2014年2月2日 星期日

閒讀偶抄︰2013-12-08 至 2014-02-02

        添馬男〈老兵不死只是凋零〉︰「其實大家數數手指,五十左右嘅傳媒人,近年不少已一個一個被整、被迫、被退休。……首先是港台郁吳志森,冷藏《頭條新聞》,冇人出聲,《SCMP》郁林和立、楊建興,冇人出聲,空降一個《中國郵報》出身新加坡人當老總,然後《信報》郁游清源,將篤眼篤鼻之獨眼新聞版面河蟹化,空降郭艷明,逼走埋《蘋果》出身之資深財經人陳伯添,一樣冇人出聲。然後到商台李慧玲被調離晨早時段,陳志雲聲稱係正常節目調動安排,大家一樣唔出聲,今次粗暴調走劉進圖,證明大家沉默換來的,是更大壓迫,『綏靖』後果是政治勢力更明目張膽,猶如屯門假波事件,李明衝頂入自己龍門,已去到無法無天之地步。政治勢力並非要整死呢批香港傳媒老兵,只是要將他們調離重要及有影響力之關鍵位,將他們邊緣化,然後慢慢凋零。……此種不惜一切,將香港主流媒體公信力及招牌一舉摧毀行為,既幫不了梁振英,也會將社會進一步兩極化,連《明報》劉進圖也容不下,左風之凛冽,令人擔憂。十年前董下台前,同樣諉過於一報一刊兩支咪,商台俞琤粗暴封咗大班、毓民,後果如何?未夠一年老董下台。」(2014-01-08)

  陳到〈信左主,係咪就乜都得?〉︰「現實是,基督徒一隻手求上帝呢樣果樣,一隻手叫人『改變內心,而不需要改變環境』。這就是心口不一,雙重標準。我要求的很簡單,不是要基督徒高高在上,而是誠實,盡可能一致。退後一步想,這種『改變內心,而不需要改變環境』的信念,綑綁著很多信念,例如是『申冤在我,我必報應』,即叫人不要去尋仇,引申出不要去投訴的思維。另一個思維,是『凡事包容、忍耐』,因為凡事皆可包容,則不用改變環境了。而這也極有可能綑綁著『順服掌權者』思維,是一種洗腦術,叫你聽上頭指令,有違心者,不是懷疑,而是『改變內心,而不需要改變環境(領導)』。結果,就是製造了一批一批不反省,只認上頭不認真理的盲毛。而且,這套思想會傳染,一個叫另一個人不要想改變環境。這種退縮、被動、等運到的耶教,唯一有益,就是對傳教本身。在他們的 agenda setting 內,世界改變不了,審判也在神手裡,所以,最重要的是要傳福音。多一個人信主,少一個社會問題,因為窮人,透過禱告,心裡有平安,就不用解決窮的問題。推而廣之,這過世界只要人人信主,就根本不會有任何問題,因為只要信了主,改變心態,就甚麼也可以忍受。……喂,呢個世界係衰,我地都唔係救世主。但我地要改變世界,好單純就係因為正義感咋喎,唔得咩?人同此心,心同此理,你唔想自己受既野,你都唔想其他人受,咪就係咁簡單之嘛。」(2014-01-21)
        許志永〈為了自由.公義.愛——我的法庭陳詞〉︰「人,是政治的動物,不僅要吃飽穿暖,還要自由,要公正,要參與國家治理。你們說,全國人大是中國的最高權力機關,可又說這個最高權力機關要聽黨領導。連國家的根本政治制度都是這樣一個公開謊言,靠什麼建設誠信社會?你們說,司法公正,法院公開審理,然後安排不相干的人佔據法庭的旁聽席位,連法院都這樣的不擇手段,人民到哪裡去尋找正義的底線?於是,人與人之間到處是冰冷的面具,連老人摔倒要不要扶居然都成為一個持續的熱門話題,毒奶粉、黑磚窯,各種惡劣社會問題層出不窮,但他們對此毫不愧疚,他們覺得這社會就這樣。中國社會最大的問題是假,而最大的假是國家根本政治制度和意識形態的假,什麼是社會主義,你們說得清楚嗎?全國人大是最高國家權力機關嗎?政治的謊言無底線,十三億國民都深受其害,猜疑、失望、困惑、憤怒、無奈、抱怨,是很多人的生活常態。是的,政治和我們每個人息息相關,我們不可能遠離政治,我們只有努力去改變它。權力必須被關進制度的籠子裡,必須改變家天下黨天下的專制政治。」(2014-01-26)
        梁文道〈室利佛逝〉︰「幾年之後,偶而和一些學生聊起印尼的傳統文化,見到我的敬仰神情,他們奇怪,問我:『印尼有乜文明呀?』我便舉例:『室利佛逝就是最有名的爪哇王國,中世紀雄霸東南亞的海權帝國,影響範圍直達印度東岸和今天的斯里蘭卡。它的佛教文化興盛到了一個地步,使得晉朝的高僧要去那裏求法取經。如今藏傳佛教的奠基者之一,阿底峽尊者,便曾在印尼完成他的修行學習。還有印尼的音樂,要不是甘美朗傳了出去,二十世紀的現代音樂不可想像……』話沒說完,其中一個青年已經忍不住呵欠,『室利佛逝?乜個名咁搞笑嘅。』」(2014-01-26)

  曾志豪〈只請處女老師〉︰「學校要求老師在校園內外都要做到基督徒的榜樣,要『性純潔』;若論『性純潔』,則學校更應要求老師簽下約章,反對婚前性行為,如果未婚,要處女才可做老師,違者炒魷。你又說我歧視?喂喂喂,教義講到明,『你們當順着聖靈而行,就不放縱肉體的情慾。』未婚而非處女,婚前性行為,違反教義,炒魷炒魷。學校只把基督徒標準縮窄聚焦在性議題,似乎《聖經》等於《性經》,為何學校不提倡基督徒教師要『行公義、好憐憫、存謙卑的心』?為何不要求老師,如果對社會不公義之事袖手旁觀,便要炒魷呢?」(2014-01-27)
       史兄〈澳牛的黃昏〉︰「你有冇食過澳牛光速餐、星座蕃茄面、新記芝士面或者九記牛腩?……其實,我覺得四大奇菜最堅持嘅,係嗰一種視客人為乞兒嘅待客之道,當中以九記及澳牛尤甚。……我一直認為,澳牛最能代表香港。它從不人云亦云,相信及堅持自己認為是對的。澳牛不完美,但它有效率、高質素,再配以頂級惡劣的服務,簡直係一個絕佳嘅 package。……有個星期三,終於可以早放工去澳牛。……伙記九秒九送個炒蛋嚟,我一嘢就放咗半件入口。仆街。鞋嘅、凍嘅。……食住最後一啖又鞋又凍嘅炒蛋,居然諗起香港嘅前途。對於香港的未來,我是這樣看的:一國兩制必會取消,香港終必滅亡,成為內地一個普通的城市。……他們的目的,是矮化香港人。他們要在香港人腦中殖入一種思想、一種念頭:香港其實沒有甚麼了不起。透過矮化香港人,中共的目標是要將香港及香港人的獨特性徹底摧毀。……當我回過神來,環顧四周,澳牛已漸漸多客。我一口啖飲完杯凍檬茶,諗住埋單離開。臨走嘅時候,澳牛有個伙記用非常誠懇嘅態度同我講:『多謝晒。』我完全唔相信自己耳朵。……連澳牛伙記也要講多謝,世界或者已經轉變。變得係好,係壞,我唔知;我淨係知道我唔中意呢個轉變。這一輩的人,大多不懂,也不會豪言壯語:我們的時代根本沒有存在過,還沒有開始就已經終結了,咀巴還打甚麼咀炮?……我看到澳牛的黃昏。我看到香港的黃昏。」(2014-01-27)
        寫得多大方得體﹗趙式芝〈給父親的信〉︰「我應該為您的舉動負上一些責任。或許是我給了您一些錯誤的訊息,讓您誤以為我的感情,還存在着一些其他選擇空間。曾經我不止和一個男孩戀愛過,有過短暫、快樂的時光,但新鮮感過後,他們並沒有帶給我心靈上的滿足,反而讓我感到沮喪和想逃離,只想重獲自由,至於為什麼會是這樣,我也解釋不清楚。對於那些曾經被我傷害過的人,我只能說抱歉。遇到楊如芯後,一切便截然不同。但她是一位女性。楊如芯能給我安心和舒適,與她在一起,我們彼此都徹底放鬆,做真實的自己。我知道很難讓您明白,女人和女人之間怎麼會有浪漫和愛情?請恕女兒不能好好地說明。一切就這樣自然而然發生了,經過多年相處,我們仍然彼此相愛。您不懂我和楊如芯一起有多幸福,這讓我感到遺憾。我們父女之間有着各自不同的愛情觀,彼此並不需要得到對方的認同或者批准,這是我個人的想法。因為您也有着您自己精采的感情生活。……如果因為我的表達不當,讓您錯誤地理解為,香港沒有條件足夠好的男性,才導致我成為一名女同性戀者的話,在此我向您道歉。世界上確實有許多好男人,只是他們並不適合我。爸爸,女兒性取向的問題,並不是您的錯誤或責任,請不要怪罪自己,別人也不應該怪罪您。我不會勉強您和 Sean 成為朋友,但同時我也不希望她因為我的緣故,而承受一些不必要的非議,只願您待她如一個有尊嚴的普通人。」(2014-01-29)

  我想趙式芝應該是先以英語書寫,然後再譯成中文的吧。這封信寫得更勇敢、更有情﹗“As your daughter, I would want nothing more than to make you happy. But in terms of relationships, your expectations of me and the reality of who I am, are not coherent.... My regret is that you have no idea how happy I am with my life, and there are aspects of my life that you don’t share. I suppose we don’t need each other’s approval for our romantic relationships, and I am sure your relationships are really fantastic too. However, I do love my partner Sean, who does a good job of looking after me, ensuring I am fed, bathed and warm enough every day, and generally cheering me up to be a happy, jolly girl. She is a large part of my life, and I am a better person because of her.... I understand it is difficult for you to understand, let alone accept this truth. I’ve spent a lot of time figuring out who I am, what is important in my life, who I love and how best to live life, as an expression of all these questions. I am proud of my life, and I would not choose to live it any other way.... There are plenty of good men, they are just not for me.”
        港語學︰「我哋已去信教育局,詢問有關廣東話係唔係法定語言嘅事——教育局局長吳克儉先生: 我哋留意到 貴局網頁〈語文學習支援〉一欄嗰度,寫話廣東話係『一種不是法定語言的中國方言』,此句有明顯錯誤。一、貴局誤以為廣東話係『中國方言』。喺語言學上大家視粵語為語言(語言分類代號 ISO 639-3 yue),廣東話係粵語嘅標準語。定性為『方言』有矮化粵語之嫌;二、認為廣東話並非法定語言,同大眾認知與及實際情況有出入。香港嘅法定語言包括中文及英文,其中『中文』一詞乃係統稱,並未特指口語應該用邊一種語言。然而『中文』喺香港境內,一向特指『廣東話』,而非『漢語普通話』或其他語言。政府發言、法官宣讀判詞等場合,用嘅都係廣東話。政府不論內外,口語交流皆以廣東話進行。點解廣東話唔係香港嘅法定語言?事態嚴重,希望 貴局 1)即時澄清呢個係 貴局嘅理解,定係政府嘅共識;2)承認呢個係一個嚴重嘅錯誤;3)向公眾道歉,還香港人一個交代! 港語學(普通話教授中文關注組)」(2014-02-01)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