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2月23日 星期一

You're about as romantic as a pair of handcuffs——《警匪爭雄戰》(The Big Heat)

  《警匪爭雄戰》(The Big Heat,1953)無疑是費立茲朗(Fritz Lang)的傑作。本片很容易被看成是一部精緻但俗套的警匪電影,實則可算是費立茲朗最灰暗最顛覆的黑色電影(Film Noir)。不知何故,在香港總是難以找到他轉到荷里活發展後的作品,其實他這段時期精品不少,絕對可與默片時代的傑作一較長短︰
  警官離奇自殺,悍探 Dave Bannion(Glenn Ford 飾)奉命調查。疑點重重,卻苦無進展,Bannion 逐個徹查警官的情婦,終於找到一酒吧女郎,她宣稱警官絕非自殺,而是被自盡的。Bannion 一心查案,豈料此時上司叫他不要再管此案,Bannion 當然不肯,還直接找最有嫌疑的黑幫老大 Lagana 宣戰——當時警員貪污舞弊,無日無之,黑幫勢力之大,竟可干預政壇,無人敢捋虎鬚。冷傲勇悍 Bannion 決心申張正義,卻不知黑暗之手已然伸至,一個汽車炸彈,就將他最愛的嬌妻(Jocelyn Brando 飾)炸得粉碎。家破人亡,又被警方停職,Bannion 怒不可遏,誓要獨自對付這個腐敗的世界。不久他找到 Lagana 的左右手 Vince Stone(Lee Marvin 飾),決定向他下手,而受盡 Stone 虐待的性感女伴 Debby Marsh(Gloria Grahame 飾)「不幸」成為破案關鍵……
  (性感嫵媚的 Gloria Grahame 與硬漢 Glenn Ford。當時 Gloria Grahame 才剛與 Nicholas Ray 離婚。Glenn Ford 在片中的老婆 Jocelyn Brando 是 Marlon Brando 的長姊,演活了片中的賢妻良母)
  費立茲朗的世界,邪惡無處不在,《蕩婦離魂記》(Scarlet Street,1945)是典型例子。本片描寫的警匪世界,幾乎全無好人︰警官貪污兼搞婚外情,警官妻也與黑幫同流;警局上級包庇黑道,黑幫肆意殺人越貨;Lagana 陰險奸詐,Vince Stone 粗野暴力,Debby Marsh 無知又貪小便宜……相比起來,Bannion 堅定果敢,不畏強權,每日放工乖乖回家,妻子則為他煮好晚餐,默默等他回來,即使丈夫回來只啃了半塊麵包,又被警局來電召去查案,她也全無怨言,仍是體貼地為丈夫打點,請他努力和保重。英雄維持公義,家庭美滿,一切美好得仿如童話。後來愛妻被殺,悍探誓要復仇,浴血周旋過後,終於將黑幫一網成擒,典型的荷里活警匪片結局。黑白分明,邪不能勝正,可是這真是費立茲朗要表現的嗎?
  其實本片要控訴的,不是罪行滔天的惡勢力,而是這個被男性意識主導的黑暗社會。Bannion 雖然代表正義,但他只顧查案,忽略了保護身邊的人,片中至少有四名女性的死,都可說與他有關。如果他處事精細一點,那酒郎女郎就不會被殺人滅口;倘若他不是意氣用事,挑釁黑幫,妻子也根本不會被炸死。Debby 曾經請 Bannion 談談亡妻,Bannion 竟這樣介紹︰「二十七歲,淺色頭髮,灰色眼睛……」Debby 說︰「這是警察式的描述。她喜歡做飯嗎?喜歡驚喜嗎?什麼事情會讓她發笑?」Bannion 卻回道︰「對不起,我不想談論她。」顯然 Bannion 不懂得怎愛一個女人,可謂對影片前半段所刻劃的溫暖家庭形象的一個諷刺。警官到處留情,Bannion 不懂惜妻;Debby 稍不聽話,Stone 甚至將熱咖啡潑在她臉上令她毀容(本片最震撼的一幕)︰本片的女性,無不受到不同程度的欺壓,可是她們大部分都是心性善良的,即使與黑幫廝混的,也多少有值得可憐之處。正邪或許兩立,可黑白其實不分明。Bannion 破了大案,結局寫他接到新案,又再負劍出發(表面上又是典型處理)。或許他真能肅清該區罪案,但這個社會隱藏了太多黑暗,甚至他自己也為身邊人帶來黑暗而不自知,救人卻成害人。英雄主義的骨子是悲觀主義。Fritz Lang 的世界,往往是悲觀的。走馬觀花寫過一篇很深入的分析,有興趣的不妨一讀。
  (年輕的 Lee Marvin 和在片中毀了容的 Gloria Grahame。Lee Marvin 後生時樣樣衰衰,難怪只能做小混混)
  說費立茲朗顛覆,就在於此。影評人 Grant Tracey 嘗說︰“Whereas many noirs contain the tradition of the femme-fatale, the deadly spiderwoman who destroys her man and his family and career, The Big Heat inverts this narrative paradigm, making Ford (Det. Bannion) the indirect agent of fatal destruction. All four women he meets—from clip joint singer, Lucy Chapman to gun moll Debby—are destroyed.” 本片啟發了後來不少警探故事,奇連伊士活(Clint Eastwood)和米路吉遜(Mel Gibson)等不解溫柔的辣手神探,就從中吸取了養份,但這些影片往往太重感官刺激,只有控訴社會的盛怒,卻透不到人間真正的黑暗,達不到費立茲朗的高度呢。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