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2月25日 星期三

What makes Woody special is that he'll never give up on you——《反斗奇兵 3》(Toy Story 3)

  說來掃興,我向來幼稚,但總缺少童真,西方的動畫長片,看得很少且認識不多。《反斗奇兵》(Toy Story,dir: John Lasseter,1995)當然是看過的,故事很好,但就是打不進心坎——雖然我喜歡不少天馬行空的電影和動畫,但「玩具當主人不在時會活起來」的點子,我覺得頗彆扭的,就像我無法細味《荒失失奇兵》(Madagascar,dir: Eric Darnell、Tom McGrath,2005)一類動畫,獅子猩猩長頸鹿可以和平共處,於我總是怪怪的。雖然報上不時會有雌虎哺小豬之類的奇聞,但我寧願相信世界大同,也無法想像獅子不吃麋肉。大抵我性格中冷漠、死板的因子,還是遠多於親切、靈活的吧。不過,這一兩年我開始敞開心胸嘗試不同類型的影片,只要朋友樂於看,我也不妨湊其熱鬧。《反斗奇兵3》(Toy Story 3,dir: Lee Unkrich,2010)絕對是今年暑假最火熱的影片了,當然要看看吧。
  迪士尼與彼思動畫製作室有口皆碑,決非倖致,即使我缺少童真,而且沒看過《反斗奇兵2》(Toy Story 2,dir: John Lasseter,1999),一開場立刻就緊緊俘虜了我的眼球,很容易就融入了胡迪等的玩具世界,再不會想到「為何只有玩具能活,家品雜物就沒有生命」之類敗興問題。當年看《反斗奇兵》的兒童和少年,今天都長成大人了,今集順理成章講安仔已經長大,要處理快要封塵的玩具,還隱隱表達傳統玩具已經過時的悲哀。任何玩具終究有被玩厭的一天,即使有家中有空間,胸中有餘情,也不過是收藏一角,不可能一生一世日夕陪伴的,可是矛盾地我們總懷緬童年時光,為已拋棄的玩具感到可惜。歌仔都有得唱︰「當天稱身的衣裳,現在已經穿不上;當天最喜愛的寶貝,現已大個不愛了」,無可奈何,然而念舊非矯情,人生本就如此,看開一點,片刻可以是永恆。
  彼思放得開,因此玩具們早就明白自己的身份和責任,雖然曾有誤會,最終也沒有埋怨安仔將他們轉送他人。當然安仔不是今天的兒童破壞王,他對玩具們還是有情有義的,故珍而重之地將玩具交給愛玩具的新主人,以歡笑跟玩具來個深情的道別。《反斗奇兵3》的主線,就是安仔與玩具之間的感情,玩具與玩具之間的友情,四海之內皆玩具兄弟的人情。勞蘇熊的經歷很可憐,但變成了惡霸,背信棄義,殘害同胞,結局就不值可憐了。至於托兒所的階級制度,我們固然可作出各種有心思的解讀,勞蘇熊之佛相魔心,玩具嬰兒成了殺戮機器、阿 Ken 因愛變節、巴斯光年被洗腦重設……這些都是可以深思的,但也不必過度詮釋,畢竟托兒所不過讓胡迪們歷險的場所,集集都有類似的場景,像這類借題發揮的文章,看看就好。始終《反斗奇兵》系列賣的就是生動緊湊、驚險趣怪的歷險喜劇,玩具逗趣,有情有義,觀眾自然讚好,即使無情如我,看到最後心底也有笑有淚呢。若真的要深挖什麼意義,彼思的作品始終太滑太順了,很好很好,但就是一眼就看得穿,論思想深度,還有3D影像的運用,整部《反斗奇兵3》還未必勝得過正片播放前的短片《日與夜》(Day & Night,dir: Teddy Newton,2010)呢。寫著寫著,不禁懷念起從前最愛的小熊公仔、龍星號、高達模型……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