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2月24日 星期二

Too shallow to be truly lonely——《迷情》(L'Avventura)


原文寫於 2007 年 8 月 26 日
  《迷情》(L'Avventura,1960)意大利電影大師安東尼奧尼(Michelangelo Antonioni)的名作,是他探究現代人彼此之疏離(alienation)、心靈之空虛(emptiness)與精神之頹靡(soulsickness)的三部曲的首部作︰
  男主角 Sandro(Gabriele Ferzetti 飾)是個玩世不恭的設計師,他和未婚妻 Anna(Lea Massari 飾)關係甚為淡薄;Anna 生活無聊,有時甚至以性來填補她內心的苦悶。一日他倆和幾個中產朋友出海游玩。陪伴 Anna 的是她最好的朋友,女主角 Claudia(Monica Vitti 飾)。雖然風和日麗,碧海藍天,Anna 依然覺得無聊,竟騙眾人海中有鯊魚取樂。後來他們上了一個孤島觀光,Anna 和未婚妻吵嘴後,便突然失蹤了。眾人尋遍全島不獲,只得離去,剩下了三個人留下島上等候,包括 Sandro 和 Claudia。在孤島上 Sandro 開始對 Claudia 表示曖昧,Claudia 因為 Anna 堅決拒絕;第二天警察到來,依然尋她不著,但似乎她並非真的失蹤,而是趁眾人不覺乘船離開了。眾人回到城市,Sandro 和 Claudia 各自找尋下落不明的 Anna,但 Sandro 對 Claudia 的追求和挑逗越來越熱烈,經過幾日穿州過省的尋人歷程,Claudia 終於和 Sandro 相好。Sandro 真的喜歡 Claudia 嗎?不見得。Claudia 被 Sandro 打動了?也不見得。他倆彷彿是兩個沒靈魂的軀殼,只能無意識地找別人來填補心靈的空虛︰女朋友不見了?可找她的朋友代替;好朋友失蹤了?他的男朋友可陪我。淫蕩?無恥?沒心腸?也許,但我認為以「可憐蟲」形容比較恰當。他倆一邊談情,一邊漫不經心地找尋 Anna。Claudia 不是沒有內疚過,但一瞬即逝,為填捕內心的空虛,她始終擺脫不了男主角。後來兩人下榻酒店,Claudia 累極先睡,Sandro 則在外喝酒。Claudia 雖然疲累,但她內心既希望,也害怕 Anna 隨時回來,焦慮不安,睡得不好。清晨時她醒來找 Sandro,卻發現 Sandro 在酒吧嫖妓。兩人都哭了,似是後悔又是懺悔;Sandro 哭成淚人,Claudia 將手搭在 Sandro 肩上,不發一言。她原諒了 Sandro 嗎?Sandro 真的悔過了?他倆想起了 Anna?他倆還沒在一起嗎?電影沒有講,這就是結局。 
  此片在當年康城影展噓聲連連,大呼悶蛋,最後終獲肯定,奪得了當年康城評委會特別獎,當時更有影評家宣稱此片可列為影史三部最佳電影之一。這三部曲無論是人物、對白、景物,構圖、配樂,全都是靜默的、空虛的、冷冰冰的,角色內心空虛孤獨,這是安東尼奧尼的世界觀。追求豐富的故事情節或深刻的人生道理的朋友可能會失望,如主角們出海游玩至孤島尋人一段佔時甚長,整部電影各段所佔的比例似不協調,而一心關注 Anna 去向的觀眾更可能感到憤怒。可是導演最關注的是角色的內心狀態和彼此的關係,他放棄一般的敘事手法,甚至放棄了說故事——電影花了近半篇幅交代 Anna 的失蹤過程,但最後幾乎沒有人記掛她的生死,連導演也沒有交代她的去向。片名 “L'Avventura”意即 “The Adventure”,但這分明是導演所開的玩笑,這場「冒險/奇遇」沒有目標,沒有結果,參與的人沒有得益,身心沒有成長;不是尋根,更不是開闢未來,這只是一場「空虛」的體驗之旅。是的,人物內心空虛,連人物所在的環境也予人蒼涼寂寥之感;構圖精巧,演員的距離和面向也有細微安排,以顯不他們的心理狀態和感情關係。本片的攝影非常出色,每個畫面也精緻得可剪出來參與攝影展。我最喜歡孤島清晨一幕,蒙妮卡維蒂(Monica Vitti)打開木屋小窗,海風吹來,小小的日輪、孤獨的遠遠的掛在畫面中右方,沒有霧,三數片雲高高飄著,可是朝暾光亮卻不耀眼,氣氛迷離而悵惘。這道小窗彷彿 Claudia 的心窗,日輪就如她的自我,存在著又似不存在,四周都被空虛填滿了,連自己都不忍凝望,轉頭便走開了。是的,這部電影似是不能理解,它只能被感受著。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