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2月25日 星期三

我眾裡尋她,她芳蹤沓然,但我知此情非偶然。朋友,你相信緣份嗎?——《柳媚花嬌》(The Young Girls of Rochefort)

  我遨遊四海,眾裡尋她,從爪哇到威尼斯,吳哥到馬尼拉,從維納斯到蒙娜麗莎,還沒找到她,時間願意花。雖未曾親見,面容在眼前,熟悉她芳名,聲音如銀鈴。畫了她肖像,如夢中模樣;筆下那肖像,憑愛情聯想。她飄逸優雅,正熱戀年華,舉手與投足,美妙如絲竹。側看玉女真清純,撩動少男愛情夢。她步履輕盈,如兒時情景。飄過眼前,漫妙無聲;長髮如瀑布,金黃入眼簾。為求親芳澤,草木都趨前。說到她的玉手、她的明眸,我可以無止無休。她是我最愛,鏡花水月入夢來?我眾裡尋她,她芳蹤沓然。遠在天邊?近在眼前?口未能言,但我知此情非偶然。她是小蕩婦,還是玉葉金枝?出身不重要,我是藝術家。愛情價值比天高﹗

  是的,人間縱是鏡花水月,但因深信良緣入夢非偶然,決心遨遊四海,眾裡尋她,信念雖然天真,但強烈地肯定愛情價值比天高,這可算是人生的藝術了。黃愛玲翻譯的這段歌詞,恰好傳神地道出積葵丹美(Jacques Demy)導演的《柳媚花嬌》(The Young Girls of Rochefort,1967)的主旨。我敢說,中外芸芸歌舞片中,最艷麗的,最浪漫的,就是《柳媚花嬌》。是的,積葵丹美彷彿要把世上最燦爛的陽光,世上最鮮艷的顏色一次過展現在觀眾眼前,但他不是暴發花商,賣的不是浮誇,他是要帶領觀眾跳進夏日情夢,翱翔在緣份的天空,任隨情歌寄意聯想,品味鏡花水月的苦甜。為了拍攝《柳媚花嬌》,丹美要求製作指導把一萬平方米的羅港廣場漆上粉色,請來荷里活一代舞王真基利(Gene Kelly)、世界第一美人嘉芙蓮丹露(Catherine Deneuve)與胞姊法蘭哥絲多麗雅(Francoise Dorleac)共演,並由傳奇音樂家米修利格倫(Michel Legrand)編寫音樂,堪稱景隨人妙,人比花嬌,美樂響青霄︰

  劇情簡介︰夏天,法國羅港將舉行一個大型嘉年華會。金髮的迪芬和紅髮的蘇蘭芝是一對廿五歲的孿生姊妹,兩人都長得柳媚花嬌,一個授舞,一個教歌,憧憬著往巴黎發展。她倆的母親伊馮在城中開了家咖啡店。經營畫廊的紀容追求迪芬,但財大氣粗的紀容討不到她半點歡心。她在畫廊裡看到了一幀幾與她一模一樣的人像油畫,紀容說那是一個畫家夢中美眷的畫像。原來這個畫家叫麥桑斯,是名年青水手,途經羅港,還常往伊馮的咖啡店泡,但從來沒有碰上迪芬。麥桑斯只在夢中見過迪芬,迪芬也知道對方在夢中愛著自己,兩人卻總欠一面之緣。蘇蘭芝寫了一段協奏曲,央求琴行主人西蒙舉薦給他的美國舊友,著名作曲家安地.米勒。西蒙向蘇蘭芝敘述了一段往事:十年前他本與一名女子相愛,但最後離開了他……原來這女子正是伊馮。其實,伊馮這些年來一直懊悔當年的衝動和愚昧,但一切已經太遲。後來蘇蘭芝在路上巧遇來到羅港找西蒙的米勒。二人一見鍾情,卻連名字也未交換便分手了,蘇蘭芝根本不知道對方就是米勒。來到鎮上參加嘉年華會的推銷員艾迪安和標被當舞伴的女友摔掉,只好情商迪芬與蘇蘭芝客串演出。條件是嘉年華會後帶二人到巴黎。 嘉年華會空前成功。迪芬和蘇芝蘭準備上路。三段情花究竟能不結成愛果?命運到底是場惡作劇?抑是一場喜劇?
  故事是簡單兼老土,可是結局卻不落俗套,餘音嬝嬝,教人心癢難搔,要起來跳舞唱歌以抒情思。到底是有情人終成眷屬,還是多情自古空餘恨?真是隨君想像。是的,追求真愛,既考真心,更講機緣。三段戀情,有中年人忘不了的愛,有年輕人直率的熱戀,也有超越神交的天賜之緣,不論什麼年紀的觀眾,心靈也定然被導演觸動。法國人果然是最浪漫的民族,雖然常常提著愛情和緣份,卻絲毫不覺肉麻,就像片中的服裝,全是大塊大塊的粉色系列,儘管色彩斑斕,時髦花俏,然而又透露著劇中人的天真純潔,可謂含蓄奔放,兼而有之。直腸直肚的荷李活歌舞愛情片,便缺乏這份雅致了。

  一代舞王真基利當時已 55 歲,可是舉手投足仍是一派紳士風度,緣份來到,興奮得手舞足蹈,輕快似他不朽的《萬花嬉春》(Singin' in the Rain,dir: Gene Kelly & Stanley Donen,1952),即使佔戲不重,仍可舞動全場。其實片中幾個主要男角,像佐治查格里斯(George Chakiris)、米修柏哥里(Michel Piccoli)與金髮美男積葵貝連(Jacques Perrin),都是歐美兩地的影帝級人馬,各有魅力,但論到舞功,自是真基利最有感染力。嘉芙蓮丹露不必說了,既青春又高貴,點一根香煙也能顛倒眾生。親姊姊法蘭哥絲多麗雅最可憐,她是嘉芙蓮丹露的胞姊,主演過杜魯福(Francois Truffaut)的《柔膚》(The Soft Skin,1964),可惜她在本片同年在尼斯遇上車禍死亡,終年才 25 歲。多麗雅和妹妹丹露在戲中一冷一熱,多麗雅較開心外向,丹露則內斂冷艷,丹美邀得兩姊妹合作演出,成為佳話,無奈此後便陰陽永隔。以下是兩姊妹最被傳頌的一段歌舞︰

  我們是孖女,雙子星下凡,一對姊妹花,見慣男兒家。媽媽獨力撐,辛勤甚艱難,為了我們開眼界,終日賣薯條,芳華虛度了。從未見過父親面。褪下了雲裳,一點沒兩樣。我們的玉背,最叫人銷魂,長一美人痣,如父臉上痕。我們是孖女,雙子星下凡,愛輕快調子,喜佻皮文字。青春是無敵,等待愛來覓。當熱血奔騰,當芳心蕩漾,我們不怕高聲叫,心靈浪漫身嬌俏。熱愛藝術,樣樣奇妙。夢中情人在何方?小小缺點亦何妨?我們是孖女,雙子星下凡,兩足踏地上,心野飄遠洋。教琴生涯甚無味,只有走音,沒有繽紛,鄉鎮生活太單調,我的夢想在巴黎;教舞生涯亦刻板,我的夢想也在巴黎,為何終日教旋轉,當我想的是大劇院?我們是孖女,雙子星下凡,兩顆心,四隻眼,歌舞無涯﹗
  本片空前成功,米修利格倫功不可沒。他寫的兩首情歌,均傳頌一時,一首是我貼在本篇版頭,水手麥桑斯的情歌 You Must Believe in Spring,一首便是上面的 A Pair of Twins,雖然全片幾乎人人都是幕後代唱的。其實我更喜歡片中的那首鋼琴協奏曲,浪漫動人,一聽便覺心醉︰真基利和多麗雅的偶遇雖似有點刻意,但有此曲襯托,誰也不得不相信一見鍾情的魔力,到片末兩人一舞定情,琴室純白明淨,舞步如蝶蹁躚,更將此曲昇華為愛神的綸音。這是四十年前的浪漫,現在已拍不出來了。不相信緣份的人,是不會喜歡《柳媚花嬌》的,可是正因為有《柳媚花嬌》,才會令人感歎︰世上還是有緣份這回事的。朋友,你相信緣份嗎?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