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2月24日 星期二

凝視米開朗基羅/安東尼奧尼的凝視——《米開朗基羅的凝視》(The Gaze of Michelangelo)

  近讀卡里埃爾(Jean-Claude Carrière)與艾柯(Umberto Eco)的對談錄《別想擺脫書》(N'espérez pas vous débarrasser des livres),這兩位當代歐洲學識最淵博的作家學者,不單醉心文學,對電影也很熟悉,特別是卡里埃爾,他是西班牙電影大師布紐爾(Luis Buñuel)導演生涯後期的御用編劇,非常關注電影藝術的傳承與發展。對談中兩人提到安東尼奧尼(Michelangelo Antonioni)最後的作品《米開朗基羅的凝視》(The Gaze of Michelangelo,2004),觀點頗有趣,不妨摘錄於此,順道簡略介紹這部長約 15 分鐘的短片︰
  卡里埃爾︰安東尼奧尼一直讓我心存敬佩。你看過他最後的電影短片《米開朗基羅的凝視》嗎?這是有史以來最美的一部電影﹗安東尼奧尼在 2000 年拍攝了這個不到十五分鐘的短片,片中沒有任何對白,他有生以來第一回把自己拍進電影。我們看見,他獨自一人走進羅馬的聖伯多祿鎖鏈堂(San Pietro in Vincoli)。他緩緩走向教皇尤里烏斯二世(Pope Julius II)的墳墓,整部電影就是一個沒有對白的對話,是安東尼奧尼和米開朗基羅的摩西像(Michelangelo's Moses statue)的相互凝視。我們一直在探討的問題,也就是我們這個時代所獨有的自我展示和言論發表的瘋狂、毫無來由的騷動,全被否決在影片的沉默和導演本人的凝視之中。他是來告別的。他再也不會回來,他心裡明白。他來做最後一次拜訪,他自己即將離去,而那難以捉摸的傑作將永久留下。他彷彿是最後一次來向它提問。他彷彿是試著來窺探一個言語無法穿越的謎。安東尼奧尼在走出教堂以前凝視摩西像,那目光是如此悲愴﹗
  艾柯︰我覺得,最近這幾年我們似乎過分遺忘了安東尼奧尼。相比之下,費里尼(Federico Fellini)自從去世以來威望越來越高。
  《米開朗基羅的凝視》是否有史以來最美的電影,見仁見智,但倘若你是安東尼奧尼的影迷,那就絕對不應錯過這部安氏的最後宣言。片名的「米開朗基羅」是相關語,既是導演自己的名字,也暗指片中摩西像的作者,文藝復興大師米開朗基羅。兩位藝術大師的凝視,超脫塵俗、穿越時代,沒有言語,卻又盡在不言中。安東尼奧尼當時已失去語言能力,老邁瘦弱的軀體站在威嚴肅穆的摩西像面前,仰望聖人,眼神中似乎滿載疑問與感嘆,復又堅定無比,在視角的轉動與明暗的變化中默默交流。鏡頭緩緩流動,隨著安氏雙手撫摸,帶出了雕像的肌理與觸感;特寫往返切換,又宛如以目光輕雕細鑿,重新形塑物像的神意。八大藝術中,雕塑與電影本來距離較遠,本片卻將兩者緊密連接在一起,讓兩者互相對話。安東尼奧尼離開教堂時到底在想什麼?請各位細看影片,隨君想像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