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2月25日 星期三

The dream woman in a fanvid's subconscious——《Rose Hobart》

  《Rose Hobart》(1936)與其導演所癡迷的荷里活女星 Rose Hobart,當年也曾經頗有名氣,現今雖然識者寥寥,但還是有一定觀賞價值。此片導演 Joseph Cornell(1903-1972)是美國前衛藝術家,自學成才,最有名是其雕刻作品與裝配藝術(assemblage),畢生研究如何將物件(通常是人們不起眼的材料、脆弱易碎的雜物,甚至動物屍體)以超現實的放式置於各式箱子,以引發觀賞者「詩意的聯想,建構出藝術家心中的世外桃源」。當然,他著名的還有各類實驗影片。《Rose Hobart》是他首部電影作品,但此片嚴格來說不是「拍攝」出來的︰事緣 Joseph Cornell 偶然得到一部B級叢林冒險片《East of Borneo》(1931)的拷貝,影片女主角 Rose Hobart 乃是他當年極癡迷的女星,為了「活化」這部舊片,也為了表達對伊人的愛慕,他將影片重新剪輯,將所有沒有 Rose Hobart 的鏡頭全數剪掉,然後重新編排影片的播放次序,使之成為一部全新的作品,而且還以伊人芳名命名,奇片《Rose Hobart》因此誕生。
  今天網絡發達,製作電影的成本極低,即使普通影迷,也可以將自己喜愛的影片重新剪輯,又或把自己喜愛的影星出演的片段剪成精華影片,供人膜拜,其實七十年前的 Joseph Cornell 已嘗試這樣做了。不過,假如《Rose Hobart》只是第一部 fanvid 那麼簡單,也不可能入選各國影評人的最佳 1000 部電影選單,美國國家電影保護局(National Film Preservation Board, USA)亦不必將之納入國家影片登記部了。《Rose Hobart》優美之處,乃在於它為乾枯的舊片賦予清新詩意,又極富超現實主義的精神。今天看過《East of Borneo》的人,只怕已找不出幾個來(大概也因為 Rose Hobart 其實名氣不高),據說質素極為平庸,但經導演重新剪接,將 77 分鐘的長片剪成 17 分鐘的短片,更決定把拿掉本身的對白聲軌,轉為在曼哈頓廢品交易店買回來的唱片作配樂,播放時又運用了深藍色過濾器,就使得影片有著默片時代的夜景色調,看起來彷彿如墮夢境,到了不知名的國度,暗窺伊人慵懶自梳,在幻光與夜影之間,雙眸閃爍,忽憂忽樂。
  Joseph Cornell 雖是前衛藝術家,剪接和立意都不搞突兀、尖刻的一套。儘管他重新編排了故事的排序,不同場景的轉換頗為突然,Rose Hobart 的服裝也不停變化,但表情和動作在連接點上倒是能保持連貫——Rose Hobart 的一顰一笑,就是整部短片的主題,只要她的感情連貫,步調流暢,即使是故事破碎,看起來仍像有合理的劇情線一般,非常耐人尋味。最有趣的,是 Joseph Cornell 在片中加插了數段自然景象,有場戲 Rose Hobart 就像在惘然注視月亮,卻突然發生月全蝕,月亮最後還墮中池中,非常奇幻,這都是原片沒有的。這到底是對原片的玩笑,還是有意為之以突顯女主角忐忑不安的心情?抑或,這是他當時最新的裝配藝術實驗,將 Rose Hobart 看成了他「箱子系列」的其中一個主題?
  《Rose Hobart》完成後,獲邀在紐約某畫廊播放,當時連超現實主義大師達利(Salvador Dali)也到場觀賞,豈料他看到中段竟然怒罵 Joseph Cornell 偷橋、抄襲(“My idea for a film is exactly that, and I was going to propose it to someone who would pay to have it made,” 達利又說,“I never wrote it down or told anyone, but it is as if he had stolen it.” 有一個較詩意的說法,指達利當時出口成文︰“He stole it from my subconscious!” 又或“He stole my dreams!”,實際上還是說他偷橋。到底這是事實,還是達利妒忌,那就不得而知了),大師出口,一呼百應,結果影片從此不能公映,直至六十年代才破禁重演。Joseph Cornell 還有其他實驗短片和記錄片,我還沒有看過,有機會再欣賞吧,只可惜藝術家通常不易重覆自己,否則他照辦煮碗,再拍一部《Lauren Bacall》,那就好了——羅蓮芭歌(Lauren Bacall)也是他迷戀的女星呢﹗
  Joseph Cornell 的箱子藝術︰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