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2月24日 星期二

死亡是自由的奏鳴曲?——《奏鳴曲》(Sonatine)

原文寫於 2008 年 2 月 5 日
  《奏鳴曲》(Sonatine1993)久石讓說這是他最愛的北野武電影;王家衛打從此片開始注意導演身份的北野武;昆頓塔倫天奴(Quentin Tarantino)看後大讚,極力向西方影迷推介;舒琪和湯禎兆認為此片比成就更高的《花火》更 raw 更自然。我喜歡,我同意,儘管《花火》對我心靈的震撼更大(我看《花火》是兩年前的事了),但更愛最近才看的《奏鳴曲》。北野武電影的主題和風格,在這部電影中已發展成熟,喜歡北野武的,必然喜歡這部作品。直接抄錄鐳射影視「日本映畫百年史」的介紹︰
  ……村川(北野武飾)是名出了名心狠手辣的黑幫頭目,但在腥風血雨的江湖中打滾了這麼多年,也禁不住有退休的念頭,但大老闆北島卻派了他一項任務,要他與手下到沖繩,協助中山組對付新興的阿南組。村川其實不想去,但囿於幫規,唯有答應。但甫抵達即中伏,村川帶去的大部份手下均被殲滅。村川與幾名心腹逃到海邊,等候東京命令。為了打發無聊的日子,這幾名雙手染滿血腥的大男人,在灼熱的陽光與蔚藍的的天空下,突然像個小孩般,玩著表面幼稚但其實暗藏殺機的遊戲。最後,村川從北島的親信高橋口中,發現原來北島旨在削弱他的勢力,中山組與阿南組的爭拗不過是雞毛蒜皮的事情。村川殺死了高橋,與唯一未死的手下良二(勝村政信飾)直搗北島與阿南組結盟的現場,大開殺戒。村川僥倖全身而退,但在開車的回程中,卻舉槍朝著自己的腦袋……
  (以下會透露結局)上次說北野武導演的主要手段是「削」,其實他另一特點是「顛覆」。黑幫爭權,自是腥風血雨,殺戮連場,北野武偏要來點與別不同的。依然是黑暗暴力的世界,依然是留白極多的情節,依然是暗淡冷藍的色調。開始不久,主角們即被「放.逐」到權力外圍,強敵環伺,前路茫茫。還以為接下來便是瘋狂鎗戰,北野武卻選擇逃——逃到藍天碧海,擁抱清風幼沙,和手下們玩著稚氣無聊而凶險萬分的遊戲︰俄羅斯輪盤、真人版紙板相撲、燒煙花互相射擊、深宵引手下墮進自己挖的地洞陷阱……男人的遊戲,從來脫不了競技以至廝殺的元素,更何況是這群視死如歸的惡人。村川一黨草根、沒學養、唯力是視、直率魯莽,對大老闆服從但不尊敬,只講江湖道義不懂合縱連橫。村川一黨是不合時宜者,像周潤發在《喋血雙雄》說的︰「這個世界變了,我們都不再適合這個江湖,因為我們太念舊了」,他們歎息傳統日本舞蹈將要失傳,始終死抱舊式日本黑幫的觀念,雖然稱兄道弟,但階級觀念仍是極重,老大說一,小的不敢說二;他們從沒想過掙脫這個框框,也不知何去何從。事實上,村川雖然有個人魅力,卻無甚領導才能,連鎗法也拙劣得很,一反黑幫片主角鎗法如神的定律。他們是注定被江湖淘汰的。結局村川單人匹馬,直闖大老闆大本營,以一敵百,可是我們看不到《英雄本色》般的火爆鎗戰,甚至連鎗戰的過程也看不到,又是北野武式的留白,對黑幫電影的顛覆,卻比無數同類電影精彩多了。
  片中最關鍵的對白,是村川與女主角(國舞亞矢飾,北野武的女角,向來單純甚至性格蒼白,本片也不例外,但已相對頗有「生氣」的了)的一段對話——
  女︰能淡定開鎗殺人,真不簡單。能淡定地殺人,亦即能淡定面對死亡。我最喜歡你這樣勇敢的人。
  男︰我勇敢的話,就不用帶鎗了。
  女︰但你能冷靜地開鎗。
  男︰我是因為害怕才開鎗。
  女︰但你不怕死啊。
  男︰太怕死的話,就會變得想死的了。
  (英文版的翻譯頗有不同,在此存照)
  Miyuki: You're tough. I love tough guys.
  Aniki Murakawa: I wouldn't carry a gun if I were tough.
  Miyuki: You can shoot without a second thought.
  Aniki Murakawa: I shoot fast because I get scared fast.
  Miyuki: But you're not afraid of dying, are you?
  Aniki Murakawa: When you're scared all the time, you reach a point when you wish you were dead.
  是的,村川殺人淡然隨便,但他從來不以對等手段殺人。對方動口,他用拳頭;對方動手,他舉鎗口;對方動手鎗,他使機關鎗﹗村川絕對是因為害怕才開鎗的。可是為何他在殺盡大老闆一黨後仍要尋死?他不是不知道這個女人在等他的。或許,村川從一開始打算退休的時候,便害怕根本不可能真的退休,並且預料到這個結局。到最後,兄弟死光了,他守了數十年的黑幫價值崩潰了,社會沒有他的出路,未來也只有無止的尋仇,「太怕死的話,就會變得想死的了」。這是男人的絕路,也許很笨,自以為很灑脫很浪漫,害苦了愛自己的人,但就如村川一夥在沙灘上玩的無聊遊戲,不是當時人是絕對不會明白的。不是鼓勵自毀,可是也不必苛責。村川最好的時光已在沙灘上流逝了。這是一個徹頭徹尾的悲劇——是的,他是因為害怕才開鎗的,但他也實在活得太累了,死才是他最自由的選擇。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