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2月24日 星期二

Love alone can make the fallen angel rise——《墮落天使》(Fallen Angel)

  “Love alone can make the fallen angel rise. For only two together can enter Paradise.”愛情是聖潔的,可救墮落天使於地獄,然而愛情也可齟齬無比,能將守護天使推往深淵。男人迷戀女人的時候,前方到底是萬丈深淵還是天堂之路,即使是再頂天立地的英雄,其實也是看不透的,何況是為色慾所迷的凡人呢。我最喜愛的黑色電影(Film Noir),往往就是男人癡戀女人的故事。岳圖柏林明加(Otto Preminger)的《墮落天使》(Fallen Angel,1945)是我最近深深迷戀上的黑色電影,普里明傑傑作無數,但我最喜歡就是這部了。
  Eric(Dana Andrews 飾)本是個前途無限的廣告人,但經營不善,後來還失意賭場,變得一貧如洗,連乘公車的零錢也沒有,無奈來到一小鎮碰運氣。在鎮上他認識了 Stella(Linda Darnell 飾)——一個自私、任性、慵懶、不安本份而且風騷入骨的小妮子,當地所有男人都迷戀著她,包括調職警長 Mark(Charles Bickford 飾)與小酒館老闆 Pop(Percy Kilbride 飾)。Eric 很快搭上 Stella,瘋狂地愛上了她,但 Stella 只當逢場作戲,不把這個潦倒漢看在眼內。Eric 為娶得美人,向她提出交易︰只要他發達,Stella 就必須下嫁。Stella 同意了。不久 Eric 找到了方法︰June(Alice Faye 飾)是鎮上有名的未婚淑女,她繼承了亡父大筆遺產,卻是不諳世事,只愛文學和到教堂彈琴。Eric 決定欺騙 June 的感情,與她結婚後竊取其家財。粗獷而聰敏的 Eric 很快就贏得 June 的歡心,June 從此發現原來生活可以如此自由和快樂,而 June 的善良與純潔,也逐漸影響 Eric 的心,然而 Eric 始終對 Stella 不能自拔,可就在計劃快將成功之時……
  當年《絕代佳人》(Laura,1944)空前賣座,岳圖柏林明加平地一聲雷,二十世紀霍士(20th Century Fox)即邀請他與男主角 Dana Andrews 拍攝新作,希望延續前者之成就。雖然《墮落天使》無法再創票房紀錄,但論影片質素,此片確已達到黑色電影的最高水準,其劇情峰迴路轉,有如一個又一個漩渦,將觀眾捲進 Eric 的墮落世界。我們明知道 Eric 道德有虧,無甚志氣,為金錢,他與神棍聯手欺騙無知市民;為女人,更不惜玩弄無辜女子的感情,可是我們又不能不同情 Eric 的遭遇(黑色電影的主人公總是不肯向現實低頭的倒霉漢),何況遇上了 Stella 這樣的性感尤物(Linda Darnell 出場時坐在酒館門前脫掉高跟鞋,按摩走累了的腳掌,神態撩人極了),再有定力的男人都會失魂落魄的。無法從正途得到滿足的迷戀(obsession)與慾望(desrie),包括財富、名聲與女人,幾乎是所有黑色電影的主題——岳圖柏林明加的電影最喜愛探討人性中道德曖昧(moral ambiguity)之處,他從不輕易裁判角色的言行,擅長以流暢的鏡頭移動遊走於各個人物,讓他們平等對話,各表立場,由觀眾自行定斷。例如 Eric、Mark、Pop 三人都是 Stella 裙下之臣,愛得都近乎病態,但一念之差,下場就完全不同,當中的是非對錯,單戀的一體三面,都很耐人尋味。又如我們在片中看到 Stella 嫵媚、野蠻的一面,但她其實只是個情感空虛的軀殼;June 起初只像個保守懦弱的女人,但到了重要關頭卻又比誰都勇敢決斷。她們雖然面貌不同,但同時都呈現了四十年代女性追求獨立自主,脫離家庭婦女的形象,渴望刺激愛情與物質享受的特質,正如英國學者 Edward Buscombe 為 BFI 寫的影評指出︰“The film explores, as do so many comtemporary melodramas such as Mildred Pierce(dir: Michael Curtiz,1945)and Shadow of a Doubt(dir: Alfred Hitchcock,1943), the attraction exerted by a raffish or unreliable man who brings excitement into the lives of women seemingly trapped in small-town boredom.”
  《墮落天使》有齊黑色電影的迷人元素,被今天的觀眾遺忘,大概是因為影片後段本以謀殺謎案(murder mystery)為主軸,最後卻變成浪漫情節劇(romantic melodrama);本來是一場墮落的感情交易,最終竟可成就天堂般美好的愛情,似乎過於矯情虛假,連導演自己後來也只好假裝說 “I still cannot recall the ending!” 寧願忘記影片的成就。可是倘若你真的看過《墮落天使》,你就必然難以忘懷,特別是攝影師 Joseph LaShelle 創意非凡的佈光技巧,直將明暗對照攝影法(chiaroscuro cinematography)發揮到至矣盡矣的地步。看 Dana Andrews 與 Linda Darnell 站在陰影處調情、對質,實在太黑色電影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