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2月24日 星期二

慾海含羞花,情隔萬重山——《情隔萬重山》(L'Eclisse)

原文寫於 2007 年 8 月 28 日

  《情隔萬重山》(L'Eclisse1962)是安東奧尼(Michelangelo Antonioni)迷情三部曲的壓軸作,奪得了當年康城評委會特別獎。當年出現日蝕現象,安東尼奧尼拍攝了整個過程,打算剪入電影之中,後來放棄此念頭,但電影主旨一如其名,就是談人與人之間感情的「日蝕」。故事背景是五六十年代意大利經濟飛昇之時。女主角蒙尼卡維蒂(Monica Vitti)飾演一個文學翻譯者 Vittoria。電影開始是一段靜默,Vittoria 與男朋友Riccardo(Francisco Rabal 飾)在屋中不發一言。屋中雖然滿是藝術擺設和油畫,卻彷彿空空洞洞,兩人也似被物化了,就像是兩尊石像一般。Vittoria 提出分手,我們不知道前因,也不知道兩人的戀愛經歷,Riccardo 問她是否不再愛她,為何不再愛她,她也只說 I don't know”。苦悶孤獨的她,看不出人生有何目標,每日的生活也像沒有意義,只能與短暫的歡愉和的慣常的空虛糾纏。後來她邂逅了 Piero(Alain Delon 飾),一個股票經紀,他長得帥,有才幹,整日價營營役役,視金錢為人生首要目標。兩個截然不同的人,不久便搭上了,然而只像為了填補內心的空虛和情慾的渴望,始終若即若離。兩人後悔過愛上對方,同時也後悔愛得不夠。Piero 後來也問 Vittoria 是否不再愛她,為何不再愛她,她依然只說 I don't know”。

  Vittoria 在影中從沒得到過有充實感的快樂。她和肯雅朋友載歌載舞時得過短暫的快樂、她乘小型飛機郊遊時在空中她感到短暫的輕鬆和自由、她和 Piero 逛街有過滿臉童真的一刻、兩人親吻纏綿時也是一臉歡快,但往往一轉過頭,她又感到寂寞空虛,不願與人身心接觸。「環境」似乎是「關鍵」,Vittoria 往往是因為注意到周遭的環境才在「快樂」中定過神來的。本片有大量「空」鏡頭,常以特殊的角度拍攝建築物,又常把鏡頭專注在主角家中的擺設、不相干的途人、街道上不為人注意的部分等事物,即使有熱鬧聲沸的股票交易所,對比的也是在當中一個個到底是現代社會人與人、人與物之間疏離感使 Vittoria 抓不住心靈的實感,什麼都 “I don't know”呢;還是因為 Vittoria 現代人的空虛寂寥的本質,使得任何事物在她眼中都是空洞沒趣呢?我看不明白。本片的情節也很鬆散零碎,越到後段,時空越是模糊,這一幕男女主角都房內纏綿,突然跳接到兩人在郊外鬧不和的片段,然後又跳接到別處纏綿的鏡頭,第一次看時真使我摸不著頭腦,再看時不再強求情節的邏輯順序,但整體的意涵始終不易領會,只能粗略感受到導演欲營造的氛圍而已。
  此片最後近十分鐘是最「經典」的部分︰電影沒交代兩人感情的結果,甚至不再「拍攝」他倆,只有一幅幅羅馬市郊街頭的影像,冷冰冰的建築、孤獨的路人、兩人走過的街頭、街頭上被兩人談論過、或兩人接觸過而不會留意的瑣碎事物,還有在深夜中佇立著的街燈的光暈,彷彿「環境」才是電影的主角,而電影就是這樣完結了。導演的用意是什麼呢?依照前二作的「思路」妄圖解釋,本片主要仍是刻畫缺乏有效溝通而苦悶、孤獨的現代人,他們尋求愛情以寄託心靈,但往往不得慰藉,反而再度因無形的牆而愛情挫敗,陷入絕望與更深沉的孤獨中。可是導演在本片運用了大量符號,花了偌大的心力在「環境」之上,他的用心究竟是什麼,實在是 “I don't know”了,然而不論如何,我還是很喜歡這部戲。題外話︰阿倫狄龍和蒙尼卡維蒂不單帥氣美麗,誘人得令人窒息,而且兩人的憂鬱氣質太獨特了,看過後是再難忘記的。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