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2月24日 星期二

In all it is about Fury, Violence, Betrayal and Robbery——《火拼黑地獄》(The Killing)

  史丹利.寇比力克(Stanley Kubrick)的首部正式劇情長片《殺手之吻》(Killer's Kiss,1955)揉合了黑色電影(Film Noir)和拳擊電影的元素,成績尚可,評論整體也算正面;一年後寇比力克再試黑色電影,這次卻以群盜搶劫案為主題,終於拍出首部傳世經典——《火拼黑地獄》(The Killing,1956)︰
  剛出獄的亡命之徒 Johnny(Sterling Hayden 飾)垂涎馬會的鉅額投注彩金,拉攏負責馬會派彩的出納員(George Peatty 飾)、馬會小酒吧的酒保、駐守馬場的警員、神槍手及強壯的打手,共同策劃了一場天衣無縫的劫案。雖然五人各懷鬼胎(出納員終日懷疑事成後會被出賣、其妻又把這計劃告知情夫、負責事發時生事的打手則欲將定額的報酬轉為盜款的分成),但最終也能成功盜取彩金。正當眾人集合等待 Johnny 到來分贓之際,出納員之妻 Sherry Peatty(Marie Windsor 飾)的情夫卻以為贓款可手到拿來而起殺機,眾人不知就裡,一場殺戮無可避免。貪婪,只會引起滑稽的錯誤。Johnny 和愛人 Fay(Coleen Gray 飾)到底結局如何?(參考香港影評人馬田龍的網誌)
  法國電影新浪潮(French New Wave)在 1958 年正式萌芽發片,但在五十年代中後期諸將已非常活躍——他們的革命是從書面開始的。他們在《電影手冊》各自發表了破格的影評和理論,辭鋒犀利,胸懷激烈,甚至不惜以極端低貶或褒揚的文字宣傳自己的理念;他們沉迷荷里活影片,更非常醉心黑色電影,但有時候標準頗難捉摸,如高達(Jean-Luc Godard)就曾這樣批評本片︰“This is the film of a good pupil, no more.” 如今《火拼黑地獄》已被視為最偉大的黑色電影之一,高達當年的言論就更堪咀嚼。其實,我是有一半同意的。
  “First-rate, exciting, fatalistic caper film (which recalls Jean-Pierre Melville's Bob le flambeur) was Stanley Kubrick's first major work - it is his one picture that almost everyone likes.” - Danny Peary, Guide for the Film Fanatic
  儘管本片改編自 Lionel White 的小說 Clean Break,而且打劫馬場的點子也很新穎,但本片顯然是承襲了尊侯斯頓(John Huston)《夜闌人未靜》(The Asphalt Jungle,1950)的故事和手法,例如由主角出獄、策劃劫案、精密行事到事敗逃亡的流程,而且兩部影片同樣以 Sterling Hayden 擔綱,大抵不是巧合。順帶一提,梅維爾(Jean-Pierre Melville)的《賭徒鮑伯》(Bob le flambeur,1956)固然也大受《夜闌人未靜》影響,但和本片風格絕不相同,而且我認為其藝術成就也在後者之上呢。本片創新之處,主要在於嘗試依循原著小說的非線性敘述方式——隨時插入的倒敘、同一件事情卻有不同的描述視點;還有就是技術要求極高的一鏡直落推軌鏡頭。不少人說本片影響了鬼才昆頓塔倫天奴(Quentin Tarantino)的名作《危險人物》(Pulp Ficton,1994),但論敘事的節奏、回溯的頻率,其實更似的是《落水狗》(Reservoir Dogs,1992)。其實這種新鮮手法,電影公司當年本來難以接受,但寇比力克堅持如一,後來終證明他獨具慧眼,而這種獨立行事的堅持也貫徹了他畢生的創作。大師之所以是大師,除了才華,做事堅定不移也許才是最重要的。
  至於本片的鏡頭運用,我們可參考鯊魚的影思的評論︰「Johnny 出場的形式是以一個長鏡頭推軌,平行的跟著他從倒酒然後穿過廚房、走廊然後到客廳,在畫面前景的部份是推滿了許多遮蔽物成為剪影,在攝影機運動上是充滿極度疏離的表現,而前景的剪影讓我們無法清楚得看到他,然後等他到了客廳與女友對話時,整個空間撒滿由窗戶投射進來的條狀陰影,連天花板也不例外,暗喻著他們被束縛的命運。這個象徵手法與其後當喬治在發現太太與情夫串通背叛自己時,鏡頭以特寫捕捉他臉與一旁鳥籠,籠子條形的陰影投射在他血跡斑斑的臉上,同樣是說明他被囚禁(被太太控制、利用)的命運。」這種巴洛克式的影象風格,不是人人敢用,在芸芸黑色電影中,祖爾達辛(Jules Dassin)的《黑地獄》(1950)或可相提並論。奧森威爾斯(Orson Welles)也敢用,但他和達辛的作品黑得徹底,兩人描寫的是大城市背後為人忽略的陰暗世界,其小人物不甘受命運擺佈卻掙不脫命運折磨的主旨,與這種影象風格非常貼合;本片的故事雖然精彩,寫的也是群盜與命運搏鬥的故事,但風格並不陰暗,反而陽剛味甚重,如 Johnny 就「可說具某種憤世嫉俗的味道,片中他曾言:『在同一家公司工作了十年…,淨賺些小錢,…搶十塊和一百萬都有可能坐牢』」,倒不如捨命一拼。影象風格與思想內容不統一,就未免予人炫技之感了︰
  “I shall not mention Ophuls, who would have nothing to do with the matter except that Kubrick claims his influence through irritating movements of the camera resembling those beloved of the director of Le Plaisir. But what on Ophuls corresponds to a certain vision of the world, in Kubrick is mere showing-off.”
  高達的說法,未必人人同意,我認同「炫耀」這一點,但總體來說《火拼黑地獄》仍屬高水準作品,豈止「好學生習作」,單是看寇比力克描寫各路人物的功力,縱未可預視到一代大師的誕生,也可肯定這位導演非同池中物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