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2月25日 星期三

I'm just a guy keeping my hands in my pockets——《血灑黑地獄》(Pickup on South Street)

  馬田史高西斯(Martin Scorsese)曾說︰“If you don't like the films of Sam Fuller, then you just don't like cinema. Or at least you don't understand it.” 雖是誇讚之語,但剛看到這句話,也不禁傻氣地想︰假如我真的不喜歡森姆夫勒(Samuel Fuller)呢?幸好,在看過《血灑黑地獄》(Pickup on South Street,1953)後,我就衷心拜服這位美國電影大師了︰ 
  Skip McCoy(Richard Widmark 飾)是個「專業」扒手。一天,他在電車廂偷了白衣女子 Candy(Jean Peters 飾)的錢包,卻不知錢包內藏關乎國家機密的菲林膠卷。原來 Candy 是個被共黨利用的可憐女子,負責運送菲林膠卷,卻絲毫不知內情。錢包被盜,共黨與聯邦密探都大為著急,誓要找出 Skip,但 Skip 聰明機警,屢屢化險為夷。Candy 被幕後老闆 Joey(Richard Kiley 飾)逼去尋回錢包,輾轉找到了熟諳黑道消息的老婦 Moe(Thelma Ritter 飾),既動以情,也動以利,終於得知 Skip 的住處。Skip 見奇貨可居,畢竟流氓性格,自然不讓,更以此向 Candy 勒索巨額贖金;後來警方介入,向來受慣警察惡氣的 Skip 自更不願協助。他深知膠卷裡必有重大秘密,不肯輕易交出贓物,只想大刮一筆,但又深知危機四伏,不知如何處理。Candy 死纏不休,Skip 起初只視她為調笑對象,但同是天涯淪落人,不久即赴愛河。賊黨見狀,即決定親自出手,既打傷了 Candy,還殺死 Moe;Skip 怒不可遏,決定插手解決事件……
  黑色電影(Film Noir)的主角,不論是警長、偵探、硬漢、黑道,儘管往往因為女人或名利引誘而走上不歸路,他們總是有明確的道德底線,至死不易退讓;Richard Widmark 在本片飾演的,卻是個傲慢、無禮、鄙俗的扒手,只活在自己的黑暗世界,進警局是家常便飯,形象毫不正面。影片中 Skip 曾向 Candy 說︰“So you're a Red, who cares? Your money's as good as anybody else's.”他不介意和共黨交易,當年美國主流的反共思想,他完全漠不關心;他不願相信任何人,因為從來沒有人愛護他,警察欺騙他,黑道上更是處處騙局,是以他只相信金錢,還有自己一雙靈巧的小手。因此本片雖然頗帶反共情緒,實際上描寫的卻是低下層人物的生活和心理︰三餐不飽,還談什麼意識形態;政治間諜的勾當,本質上其實和扒手沒有分別。森姆夫勒的影片,往往喜歡描寫這類不受社會歡迎的邊緣人物,將他們置於種種意識形態的「戰場」上(如冷戰前線、種族衝突等;雖然通常是以類型片手法處理,劇情較通俗、離奇,但絕不胡扯、無聊),觀察他們為求生存而採取的態度和行為。是故他最擅長的,就是刻劃不同社會背景的人物的言行性格,他自言︰“I researched every milieu. If I were to do a movie tomorrow about a fashion designer, say, I would have to spend some time to find out what language they spoke. Because I would never be satisfied with my dialogue, I want something that gives you the color of that character right away.”本片描繪三個基層小人物(Skip、Candy 和 Moe),就非常真實,可見功力。   
  本片之所以經典,不單因為導演寫活了三個基層小人物,也在於影片對扒手行竊手法的描寫;布烈遜(Robert Bresson)的傑作《扒手》(Pickpocket,1959),就必然參考過本片的拍攝手法,特別是扒手手部動作的特寫,簡潔精準,很值得再三回味。事實上,縱使劇情和風格大不相同,兩部影片還是有不少相似之處,例如兩個扒手主角都缺乏母愛,又不懂得對心上人表達愛意,他倆同樣珍視自己這門「手藝」,不認為這是骯髒敗德的勾當,而且對「偷竊」都有異於常人的看法,更刻意離群索居,拒絕接受社會常規,結果兩人經歷過無數離奇的遭遇後,終於都因為「愛」而「重獲新生」。走馬觀花就說︰「(本片)重點刻畫 Skip 作為一個人,在故事進程中性格上的完善。『他曾是孤單的,他生活在自己的叢林裡、自己編制的繭當中,後來突然有人進入他的封閉空間,關心愛護他,甚至為他經受打擊。這些事情以前從來沒有發生過,於是他與赤色分子之間衝突,就變成了個人恩怨』。沒錯,是 Moe 和 Candy 的對他真誠的關愛,融化了他曾經冷漠孤寂的心,粉碎了他的玩世不恭,並最終促使他隻身追捕元兇!」森姆夫勒與布烈遜是截然不同的導演,前者粗獷、直率,後者簡約、冷冽,卻在這一點上走到在一起,藝術就是這麼奇妙的事情。  
  李察威麥(Richard Widmark)是著名黑色電影演員,擅長飾演玩世不恭的流氓,他參演的《黑地獄》(Night and the City,dir: Jules Dassin,1950)就是我最喜愛的黑色電影之一;珍彼得絲(Jean Peters)演藝成就平平,星途也很一般,但在本片表現可人,就如角色名字 Candy 一般甜美;Thelma Ritter 是老戲骨了,六個奧斯卡最佳女配角提名(包括本片),頂尖實力派無疑——單是這三個演員,已很有觀賞價值了。朋友們,你喜歡電影嗎?不知道?何不試試這部森姆勒的作品?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