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2月24日 星期二

觀影小記︰《牢獄餘生》(I am a Fugitive from a Chain Gang)

《牢獄餘生》(I am a Fugitive from a Chain Gang,dir: Mervyn LeRoy,1932)
Horace's Rating︰8/10(Recommended)
  本片改編自真人真事,對準當時美國佐治亞州(Georgia)尚未廢除的鎖鏈囚犯制度(所謂 Chain Gang,指被鐵鍊鎖著雙腳,每日到荒山或鐵路作苦力,受盡虐待和折磨的囚犯)進行批評,敘事明快爽直,內容深刻真實,不僅票房大收,也獲得評論一致盛讚,佐治亞州當局尷尬得控告華納兄弟電影公司誹謗,卻為華納贏得維護公義的美名。當時荷里活敢正面而直接批判社會現況的影片不多,本片乃是可敬的先聲,並因此得到奧斯卡三個獎項題名,雖然盡數落空,卻為後世視為經典,在 1991 年入選美國國家電影名冊(National Film Registry)。保羅穆尼(Paul Muni)表現可信有力,他演一個曾參與第一次世界大戰的熱血青年,退役後不甘流水作業的工廠生活,希望可以其建築專長,修橋補路建設國家,不顧親人反對,走遍全國找機會,卻到處碰灰,潦倒期間更蒙冤入獄,過了數月悽慘鎖鏈囚犯生涯後,終於成功越獄。其後他改名換姓,成功實踐抱負,社會地位日升,人所敬重,可是後來與自始便勒索他的妻子鬧翻,更被揭露身份。州政府抓住他,遊說他只要自願入獄九十天,即可抹銷前過,他同意了,豈料當局出爾反爾,諸多留難,絕望的他唯有再次越獄。曾為國家建造不少橋樑的他,為逃避追兵,也只得炸毀木橋,最後還淪為真正的罪犯,當中批判的意味極為刺骨明顯。傅柯(Michel Foucault)也曾以鎖鏈囚犯制度為例探討過犯罪、監獄與權力的生成,有興趣可參考何春蕤對其《規訓與懲罰》(Discipline and Punish)的介紹。本片對後來的監獄片(Prison film)和黑色電影(Film Noir)都有極深遠的影響。還可一提的是,本片是布紐爾(Luis Buñuel)最愛的七部電影之一。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