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2月25日 星期三

我殺了人。為錢,為女人。我拿不到錢,也得不到那女人——《殺夫報》(Double Indemnity)

原文寫於 2007 年 12 月 31 日
  I killed him for money, and for a woman. I didn't get the money. And I didn't get the woman.”深夜,洛杉磯,暗黑的街頭,一輛汽車疾馳而過,在大樓前停下,一個陰沉背影走出,與保安寒暄了兩句,走進電梯,依然只見背影,步出,踏進辦公室,頹然坐下,肩上有鎗傷。這人提起錄音機,孤獨地、無奈地、凝重地道出了以上提綱挈領的獨白——
  本片改編自 James M. Cain 的小說。資深保險經紀 Walter Neff(Fred MacMurray 飾)受到有夫之婦 Phyllis Dietrichson(Barbara Stanwyck 飾)的誘惑,合謀殺死她的丈夫以騙取保險金。Phyllis 丈夫的保單上有一條款,指明若死於火車鐵路可獲得雙倍賠償。殺局似乎天衣無縫,可是他倆的安排遭到 Walter 上司 Keyes(Edward G. Robinson 飾)的質疑,兩人之間也從情投意合漸漸變成猜忌……
  《殺夫報》(Double Indemnity,1944)是「黑色電影」(Film Noir)中的經典作品,是無數影迷的頭號至愛,也是導演彼利懷德(Billy Wilder)最出色的電影之一。對我來說,最深刻印象的,除了上述的對白,便是巴巴莉史丹域(Barbara Stanwyck)的眼神。佛勒麥梅利(Fred MacMurray)唸這句對白時,語氣似乎輕描淡寫,但這兩句簡潔的英文中實概括整個複雜離奇的故事,也包含著說不盡的悔恨和鬱結﹗金錢和女人,每個男人一生營營役役,就是為了此二者,有的人以冒險手段求取,成功了的,最後可能發現不太值得,失敗了的,不能怨天怨地怨人,說到底,也只能怨自己。“I killed him for money, and for a woman.” 這是無數雄性動物一生中想試一次的冒險;“I didn't get the money. And I didn't get the woman.” 孤獨、無奈、凝重,當中有悔恨和鬱結嗎?有的﹗說不盡的﹗可是絕不強烈,恍惚已經認命。是的,不認命,可以怎樣呢?保險公司是不賠人命,不賠女人的﹗
  Walter Neff 因為 Phyllis Dietrichson 的眼神而冒險,但也因為她的眼神而傷透了。巴巴莉史丹域在片中飾演的 Phyllis,絕對是蛇蠍美人(femme fatale)的典型︰嫵媚、誘惑、獨立、硬朗,道德界線模糊。雖然我實在不認為巴巴莉史丹域長得美,但她成熟,手段進取,當第一次遇見 Walter 時,她只穿著浴巾,可是毫不回避,這樣的有夫之婦,對壯年男性無疑有著不可言喻的吸引力。她有媚弱的一面,但不狐媚,她從不小鳥依人的嬌聲引誘 Walter,甚至沒信誓旦旦他日以身相許,但她引導,讓 Walter 自己沉溺墮落。為什麼 Walter 會愛上 Phyllis?不知道,不明白,但似乎不重要了。Phyllis 註定是誰也不能得到的。她倆的計劃有被揭破的危機(Edward G. Robinson 飾的保證公司經理沉穩老練,觀察敏銳,言辭尖刻,叫人難忘),Walter 在超級市場勸 Phyllis 收手,Phyllis 此時立即露出狠毒的眼神,說大家同坐一條船,誰也不能背棄對方,這眼神著實凌厲至極—— 
 
  Phyllis: We're both rotten.
  Walter Neff: Only you're a little more rotten.
  最毒婦人心?無毒不丈夫,但有時候,女人真的比男人更毒一點,只是一點點。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