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2月24日 星期二

Don't put the blame on Rita Hayworth——《蕩婦姬黛》(Gilda)

原文寫於 2009 年 4 月 30 日
  Frank Darabont 導演的《月黑高飛》(The Shawshank Redemption,1994),相信是許多影迷的至愛。這部影壇新經典,改編自史提芬京(Stephen King)短篇小說 Rita Hayworth and Shawshank Redemption,小說名聲一般,篇名的烈打希和芙 (Rita Hayworth)卻是荷里活一代性感女神,電影中添羅賓斯(Tim Robbins)掩蓋逃獄隧道的第一張海報,就是 Rita Hayworth 的肖像,而那套片中囚犯們看得入神的電影,就是希和芙的名作——《巧婦姬黛》(Gilda,dir: Charles Vidor,1946)了︰
  職業賭徒 Johnny Farrell(Glenn Ford 飾)在阿根廷混跡,後得賭場老大 Ballin 賞識(George Macready 飾),收為副手,不久更成為賭場第二號人物。Ballin 在一次旅行後帶回了新婚妻子 Gilda(Rita Hayworth 飾),可原來 Gilda 和 Johnny 曾是情侶,最終卻不歡而散,此時不期而遇,兩人既關心又痛恨,不斷冷言相對,卻又很在乎對方反應。Gilda 故作放蕩、濫情,望能激怒 Johnny,引他關注自己,Johnny 確實憤怒了,既是恨她不知自愛,也討厭她傷了 Ballin 的心,可是兩人終究禁不住心內的熊熊烈火,又走在一起。後來 Ballin 意外身故,Gilda 與 Johnny 結婚了,然而 Johnny 始終記著 Gilda 的種種不是,不單置她不顧,甚至將她禁錮,Gilda 逃走後,Johnny 還派人把接近她的男子通通殺掉。在兩人感情破裂之際,Ballin 突然出現在兩人身前……
  背景設定在二戰時期的布宜諾斯艾利斯(Buenos Aires),故事又涉及納粹陰謀,本片本有條件寫成《北非諜影》(Casablanca,1942)那樣蕩氣迴腸的戰爭文藝片,可惜導演 查里士維多(Charles Vidor)只懂套用蛇蠍美人的公式情節,全片彷彿無線賭場爭女片,劇情婆婆媽媽,拖沓無力。癡男怨女所言所為,旁人自是難以明白,不過用情狂狷,其實不奇,最重要是使觀眾信服,然而 Gilda 和 Johnny 過去到底有個過節,以致 Gilda 恨得要故作放蕩濫情以傷 Johnny 之心,觀眾竟自始至終也沒有答案,那就不易體會兩人的愛恨了。不是說要畫公仔畫出腸,但沒有任何背景資料,終究難以支撐如此偏激的心理。Johnny 後來終於娶得 Gilda 為妻,原來是他施以精神虐待的開端,這就更令人搔頭了︰當晚在 Ballin 家中一吻,兩人不是和好了嗎?電影中 Johnny 曾說︰“I hated her so I couldn't get her out of my mind for a minute”;Gilda 後來也說︰“Hate is a very exciting emotion. Haven't you noticed? Very exciting. I hate you too, Johnny. I hate you so much I think I'm going to die from it”;Ballin 說︰“Hate is the only thing that has ever warmed me”;旁觀者說︰“It's the most curious love-hate pattern I've ever had the privilege of witnessing” 這幾句話看似精警,其實不過是「又愛又恨」四字,決不足以解釋 Gilda 和 Johnny 的矛盾關係。其實,Gilda 的放蕩只是做給人看的,她從沒糟蹋自己身子,也從沒真正負了 Ballin 和 Johnny,以她的美貌,沒有男子不跪倒裙下,實可衣食無缺,可是她始終得不到 Johnny 的愛,得不到,轉成恨,那麼兩人的離離合合,愛愛恨恨,不過是一筆胡塗帳。這本來不難理解,只是導演硬要將一筆簡單胡塗帳裝點成二戰蕩女傳,那就變得牽強了。      
  「風情萬種」四字,大抵在瑪麗蓮夢露(Marilyn Monroe)之前,最當之無愧的,就是 希和芙。曾與 Cary Grant、Fred Astaire、Gene Kelly、James Cagney 等一代影星合作過,希和芙早已是荷里活的善舞女星和性感 icon,本片成就雖然一般,卻是她最有名的代表作,皆因片中她又唱又跳,以最甜美笑容,演繹最撩人的 femme fatale,表現燦爛耀眼。看過本片的,絕不可能忘記她在末段穿著一身豔麗黑晚裝,一邊跳脫手套舞,一邊唱 Put the Blame on Mame(其實希和芙在演藝生涯中幾乎都是靠幕後代唱,但她咪嘴咪得神似,觀眾看不出來。是的,想當年,咪嘴也是藝術,許多影星就是靠這種「唱功」搵食的)的情景︰美人一笑,真的可以震撼如歌詞中那句 “the earthquake in San Francisco”的,難怪她有 “The Love Goddess” 和 “The Great American Goddess”之稱。明乎此,不難明白為何《月黑高飛》的囚犯如此迷戀她了,添羅賓斯在片中死也要找到的她的海報,更曾被《Premiere》雜誌選為史上廿五幅最佳電影海報的第六名呢﹗無奈的是,希和芙原來天性腼腆羞怯,與銀幕上熱情奔放的表現截然不同,她曾抱怨︰“Men fell in love with Gilda, but woke up with Rita.”不知道她和奧森威爾斯(Orson Welles)婚姻失敗,會否也是這個原因?
  本片導演維多名氣平平,攝影師 Rudolph Mate 倒是成就卓絕,影史經典如《母心》(Stella Dallas,dir: King Vidor,1937)和《戲諜人生》(To Be or Not to Be,dir: Ernst Lubitsch,1942),就是他的作品。本片雖被歸類為黑色電影(Film Noir),卻不算特別著重運用明暗對照攝影(chiaroscuro cinematography),反而鏡頭流暢地在賭場舞廳穿插來去,不必問,一切是為了追蹤希和芙的身影。論藝術價值,本片只屬平平,不過自從《月黑高飛》升上神枱,連帶本片也多人注意了,近年屢屢被奉為 Film Noir 經典,也有好事者抽絲剝繭探討其同性戀元素,人氣算是不俗。當然,不厭其煩也要說句︰Rita Hayworth 實在是人間女神﹗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