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2月25日 星期三

Do you believe in something far greater than yourself?——《驚殺大陰謀》(The Conspirator)

  在神州大地,當韓三平與黃建新號召全球華人影星共創大業,以更大聲勢再建偉業之際;在自由彼岸,羅拔烈福(Robert Redford)則默默地為新建立的美國電影公司(The American Film Company)拍成了《驚殺大陰謀》(The Conspirator,2010)。兩部電影都是歷史劇,都與叱吒一時的領袖有關,然而兩者是如此不同,正正反映了兩地政治與文化之差異,絕對值得深思︰
  1865 年 4 月,美國第 16 任總統林肯(Abraham Lincoln)在華盛頓遇刺身亡,震驚全國。事件發生後,七男一女被捕,被控合謀殺害總統、副總統和國務卿。案中唯一的女被告,是 42 歲的瑪莉蘇勒(Mary Surratt,由 Robin Wright 飾演),她被指提供小旅館予刺客為籌劃行動的大本營,28 歲的法迪克愛肯(James McAvoy 飾)是南北戰爭中建功的英雄,剛成為了律師,他在非自願情況下被安排出任瑪莉的辯護律師,最初他認為瑪莉的確是同謀,但在調查過程中他逐漸發現瑪莉可能只是被政府利用作棋子,引出案中唯一在逃的罪犯——亦即是她的兒子尊蘇勒(John Surratt)。究竟瑪莉有沒有參與刺殺陰謀的秘密會議?她是不是其中一名同謀者?瑪麗成為了國民的眾矢之的,在全國上下的仇恨和反對聲中,她只能依賴法迪克揭露真相,為她洗脫罪名,挽救她的性命。
  美國電影公司成立於 2008 年,其目標乃是拍攝合符美國史實的影片,不是為了所謂國民教育,而是相信真實的歷史比虛構的小說更為精彩,娛樂也可求真。當然不會沒有政治主張,但潛而默化,啟發思考,更勝蠻輸硬灌。美國電影公司第一部戲,就毫無忌諱揭露美國政府昔日的缺失,沒有自我審查,不求政治正確,雖用大明星,卻現真演技,拍法不賣弄,不煽情,以普世價值,彰顯憲法精神,殊不易也。政府為了所謂整體利益,或曰維穩,是否就可騎劫公義,破壞司法,埋沒良知?著名影評人羅渣·伊拔(Roger Ebert)說得好︰
  (The filmmakers) require us to think our own way through the case and arrive at our own opinions, and that is the value of The Conspirator. In most historical dramas, the opinions are already in and the conclusions already reached. Redford and his producers, the American Film Co. of the Ricketts family, show respect in their treatment of a little-known footnote to a well-known story. Well, was Mary Surratt a conspirator? I put the question point-blank to Redford recently, and he said he thought she must surely have known what her son was discussing with the others under her roof. But her guilt isn't the issue. The film is about the correct means of determining guilt - or innocence. If the Constitution says you can't do something, if it guarantees a due process, then it must be obeyed.
  對,重要的,不是誰有沒有罪,而是司法機關(與及政權本身)是否有開放的心胸、無懼的意志與適度的權力去實踐 a due process﹗至少,小大之獄,雖不能察,必以情,二千年前的賢君也是做得到的,但極權總是誘惑的,因此艾未未前日才獲取保候審,劉曉波卻仍然在獄。我相信《驚殺大陰謀》目前是不可能在中國上畫的,雖然影片所要暗諷的,或許是美國政府在關塔拿摩(Guantanamo)等地的所作所為,但將情景放在現今中國,也是完全適用的。占士麥艾禾最近因飾演X博士而人氣急升,但在本片才真正展現出他的紮實演技,他飾演的辯護律師,由本來不信瑪莉,到最後頂著政府的高壓、愛人的誤解、人們的冷眼,無論如何都要為「反賊」申辯,換了在大陸,大抵會成為另一個李莊。羅賓活麗萍飾演瑪莉蘇勒,演技就更超班,將她飽受政府強壓的痛苦無奈、願為兒子犧牲的堅決無悔演得不見斧鑿,很是難得。其實,羅拔烈福拍這部影片,是非常平實自制的,即使是法庭審訊的重頭戲,也不賣舌劍唇槍的一套,甚至甚少以鏡頭角度營造壓迫氣氛,只求清晰表達雙方立場,讓觀眾冷靜思考。因此,整部電影陽光明媚,但絕無耀眼金光,反而暗藏陰霾,求刺激的觀眾或許會覺得悶,但我只希望觀眾不會只看中文片名就以為這是暗殺動作片吧。香港著名電影人舒琪大讚本片結尾——影片終幕時導演以字幕告訴觀眾:占士麥艾禾飾演的辯護律師最終也無法令瑪莉得到公平審判,毅然離開法律界,輾轉當上「華盛頓日報」(The Washington Post)的首席新聞編輯。三十五年前,羅拔烈福主演的畢生最重要作品之一,就是《驚天大陰謀》(All The President's Men,Alan J. Pakula,1976),而該片中揭發美國總統尼克遜(Richard M. Nixon)濫權、破壞司法制度和憲法(即水門事件)的兩名記者,就是來自華盛頓日報。舒琪認為羅拔烈福以本片與後者遙相呼應,顯然是想表白自己一直貫徹對良知的畢生信念。這裡的良知,指的是他那份對正義的堅持、對民主的追求、對國家的監察、對強權的無畏的堅定信念。明乎此,《驚殺大陰謀》的可貴之處,就更加值得尊重與讚賞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