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2月25日 星期三

我的小學雞回憶系列 (六)至(十)


大家還記得這遊戲嗎?假如真實世界都可這樣「數值化」,我在「容姿」、「藝術」、
「運動」、「毅力」和「人緣」方面都一定是不合格的,所以才吸引不到女生……

  我的小學雞回憶系列(六)︰
  我自己付鈔買的首張唱片,今天想起也感驚訝,竟然是廣末涼子的《ARIGATO!》(1997)。我完全忘記當時怎麼會留意廣末涼子,大概是因為中二時一位姓林的中學死黨的「啟發」,他對短髮女生的偏好竟然影響到甚少喜歡短髮女生的我。那張唱片是在筲箕灣天悅廣場(還有人記得這個幾近荒廢的商場嗎?)的某間二手唱片店買的,售價 $80,幾乎是我當時一整個月的零用錢,而且我不久即肯定自己是買貴了的。我其實沒怎麼聽過這張唱片,因為我從來不覺得廣末涼子唱歌好聽,她也確實沒甚麼可名留流行曲史的悅耳作品。我根本就回想不起我曾喜歡過廣末涼子的這一段日子。恐怖的是,我人生中第一本買的寫真集,竟然也是廣末涼子的《No Make》(1998),這本書不久就被我塞到不知何處去了,後來一個晚上我發惡夢醒來,赫然發現它就在我的床上﹗可是翌日就再找不到這本書,一直到搬屋找尋舊物也找不出來﹗也許整件事只是一場惡夢,但這是我人生中感覺最「真實」的靈異體驗﹗其實我連廣末涼子的影視作品都沒怎麼看過,唯一看得完整的只有真人版電視劇《將太的壽司》(1996),那時候她只是個配角,我看的是柏原崇、木村佳乃與雛形明子呢。我真的不明白為何會留意過廣末涼子,既不欣賞她的歌藝,也不熟悉她的演出,沒有可遠觀而不可褻玩的女神式崇拜,連低俗私密的性幻想也沒有。我對她唯一的「幻想」,就是若果拍真人版《浪客劍心》的話,找她女扮男裝飾演天劍瀨田宗次郎就好了……(2-7-2012) 

  我的小學雞回憶系列(七)︰
  我的第二張唱片,是酒井法子的《ASIAN TOUR SPECIAL〜ASIAN COLLECTION 98〜》。在九十年代,沒有誰不喜歡酒井法子的吧?當年她來香港開演唱會,又為亞洲小姐選舉做表演嘉賓,非常哄動,在亞洲各地都極受歡迎,聲勢似乎比在日本更隆更盛。其實我幾乎未看過她拍的電視劇,她最有名的《星の金貨》(1995)與《同一屋簷下》(1997)都沒看過,當年即使想看,父母對日劇毫無興趣,我根本不可能控制電視機,後來看過一兩集《聖者之行進》(1998),但不覺特別好看,也就沒有追看下去。我所買的那張唱片收錄了十首歌曲,我認為是她最動聽悅耳的精選了,尤其是《碧いうさぎ》(1995)與《鏡のドレス》(1996),九十年代的金曲,不知道有多少歌迷影迷為此感動落淚了。不過我最喜歡的,卻是河村隆一為她作曲的《淚色》。我不懂形容音樂,只能說《淚色》(1997)的風格是她歷年少見的,一聽就非常河村隆一,後來河村隆一自己也曾唱過,但怎樣也不如酒井法子,只有她才能將甜美與憂鬱結合得如此完美。酒井法子近十年八年的故事,說來也只令人痛心可惜,不必提了。幻象破滅前,藝人總是人夢幻完美的;酒井法子當年確實夢幻完美得有如動漫人物,連桂正和被迷得一陣陣,創作其洞穿萬千少男心的漫畫《I"s》(1997-2000)時,就是依照他心目中酒井法子的形象創作出葦月伊織這角色的。其實酒井法子也唱過不少動畫歌曲,如我最喜愛的《飛越顛峰﹗》(Aim for the Top GunBuster,dir: 庵野秀明,1988-1989)的主題曲。不過,這一切一切,已成為一場以失敗收場的「夢冒險」了……(7-7-2012) 
  我的小學雞回憶系列(八)︰
  我與「電話」的二三事(1)。小時候常煲電話粥。應該是始於小學四年級吧,至少到中二三才減少,那幾年一有空閒,就會找同學煲粥,談兩三個小時也是閒事,母親常罵我無聊,不務正業,又說愛煲電話粥的都是女兒家,男孩子怎能煲粥云云。父母的說話,當年往往是聽不進耳的多,不過回想當年,煲粥的對象都是男生,內容非常小學雞,不外乎測驗考試、動畫漫畫、足球籃球、老師同學的八卦,確實是頗為無聊的。那時候我其中一項「專長」是記電話號碼。小學時看過一個故事,內容應該是虛構的︰據說電話發明初期,人們尚未習慣記憶電話號碼,當年有人正為背誦某人的號碼「19361」發愁,愛因斯坦知道了,對他說︰「這不困難嘛,記著 19 與 19 的平方就好。」我不認為這故事是真的,而且再也無法找到出處,不過從前人們不擅記憶數字,應該不是假的,希治閣的後期傑作《艷賊》(Marnie,1964)其中一個緊張情節,就是講述艷賊如何乘著某經理怎樣也記不住只有四個數字的夾萬密碼的機會,偷進公司做案。假如這段劇情說服力不足,希治閣也不會拍出來吧。今天我們要記得的密碼號碼,比當年既多且長,然而在電腦普及之前,倒也不是人人喜歡背號碼的,而在我熟悉的人中,大概也只有我愛記數字吧。因為喜歡煲電話粥,習慣了記電話號碼,連按電話鍵盤也比別人快——一般人是用一根手指的,我卻可用兩三根手指迅速按鍵,這當然是無足掛齒的小事,然而小時候朋友們總愛吹噓無聊的事情。因為愛煲粥,也不怕麻煩,所以中學做班會、大學搞宿生會、聚友組球會,我都是負責做聯絡人工作的,說穿了就是不幹實事,專做打雜。現在長大了,甚少煲粥,從前隨便可記數十人電話的,現在已完全倚靠電話的記憶功能,記不起多少了。有時候光想已覺心寒︰現在即使是心目中很重要的人,縱使未必會怎樣聯絡,但連電話號碼也記不住,這樣的我不是太不堪了嗎?(8-7-2012)  
  我的小學雞回憶系列(九)︰
  我與「電話」的二三事(2)。小學時讀男女校,日夕與女生為伍,當時雖不能說懂得與女生相處,始終不像現在那麼窩囊。記得我第一次致電女生,是緣於一件糗事。我小時候活潑好動,卻又笨手笨腳,常常跌破衫褲,回家被媽媽打罵。應該是小學五年級的事吧,有一次我把糾察肩帶弄斷了,心想又要回家挨罵,正不知如何是好,與我共守同一道樓梯的女同學竟說可以為我縫補,雖然要收 $20,當然還是答應了。其實我也太沒志氣,應該好好學習針黹才是,不過為了聯絡這位同學,終於也算首次打電話給女生了。後來升上中學,那是一所傳統男校,幾乎到中五也沒再跟女生有甚麼直接聯絡,自然也沒有通電話的機會。因此,中學時代印象最深的異性電話,竟然是來自虛擬世界的《心跳回憶》(Tokimeki Memorial)。這款名動一時的「追女仔」電子遊戲,中二時已有不少同學在玩,但那時候我還沒有電視遊戲機,一直只聞其名,過了一兩年,我才知道台灣推出了中文電腦版,名叫《純愛手札》(1998),終於買了翻版來玩。我承認當年的確很「宅」(也許今天仍是),當我首次「打電話」給藤崎詩織(日語配音:金月真美),聽到她的聲線時,真的甜得想把胸肺都掏了出來。不過打機從來不是我的強項,也許我根本就沒甚麼強項,玩來玩去都追不到第一女主角藤崎詩織,結果莫名其妙地跑出隱藏角色館林見晴向我表白,完全不知道發生怎麼回事,只咬得我牙癢癢的,滑鼠都快按破了。後來轉攻片桐彩子,依然失敗,再轉校園女王鏡魅羅,還是失敗,一怒之下,我決意亂玩,怒追一直女扮男裝的伊集院麗,三年的遊戲時間,每個星期「打電話」給她/他,差點以為自己在搞基,卻又竟然被我成功爆機,我心想豈有此理,無謂再玩,終於結束了近三個月的無聊打機歲月。從此以後,我連追女仔遊戲都沒再玩過了。不過我實在很喜歡這遊戲的名字,心跳回憶,是的,「現時大了,那種心跳難重演」,當然我指的不是中學時玩遊戲的時光,而是後來長大了真的去打電話的事了。(9-7-2012)  
  我的小學雞回憶系列(十)︰
  我與「電話」的二三事(完)。中學畢業後,首個我永遠難忘的電話對話,對象不是香港人,而是一個素未謀面的台灣女生。是大學時候的事了,此處無謂細述前因,不好交代怎麼與她相識,怎麼會連上關係了,網上的霧水情緣,說出來也會臉紅。當時只知對方出了電單車意外,就買了長途電話卡打去問候。那時我的普通話馬馬虎虎,但溝通還是可以的,只聽對方沒有大礙,心才定了一點。其實根本沒定,因為要打這個電話,一顆心七上八落,就如小鹿跳撞,回想起來也真癡氣。這是我首次打電話給「心儀」的女生,此後當然還有其他類似的經歷,但記憶最深的,當然是第一次。事隔數年,今天我已和這女生沒有任何聯絡,而且我後來知道原來自己受騙了,受騙的也不止我一人,不過畢竟已是過去了的事,現在已不很介懷,何況假如說我被騙了感情,那也根本不算是感情,至於金錢嘛,當年花心思速遞生日禮物,一千數百,如今看來也不在乎了。大學畢業,出社會工作,我以為自己已成長了一點,其實還是沒有。可是這些事情,不像「小學雞」的歲月,可以拿出來作談資笑助,此處也不能再講下去了。畢竟是私密的「心跳回憶」。我只記得,我心中最甜的電話,是在 2009 年 10 月 12 日;最痛心的電話,是在 2010 年 6 月 3 日。只有我的私人日記記載了這些事。那一年我寫了逾萬字的私人日記,現在我也不明白怎麼能寫得出那些文字了。「現時大了,那種心跳難重演」,也許我悲觀,但有時候我還真希望別再重演。也許……(9-7-2012)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