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2月24日 星期二

盲俠北野武?笑匠座頭市?——《盲俠座頭市》(Zatoichi)

原文寫於 2008 年 10 月 30 日

  《盲俠座頭市》(Zatoichi,2003)是我第二部看的北野武電影,當時我對電影還是全無認識,聽聞本片娛樂性一流,沒有猶豫,便和朋友一同入場了。沒看過勝新太郎的《座頭市》電影系列,因此對北野武的全新演繹毫無成見,相反,看過此片後,我怕將來有機會接觸勝新太郎版時,會感到味道不對,舊不如新呢。影碟文案是這樣介紹的︰「2003 年是勝新太郎的七周年忌辰,為了悼念這位擅演一代盲俠『座頭市』的已故影星,日本名導北野武開拍新版《座頭市》,一人擔任編劇、導演及男主角,再次獲得一致認同。改編自日本同名短篇小說,《盲俠座頭市》以盲俠浪蕩江湖、警惡懲奸為主題,深受讀者愛戴和追捧,1962 年開拍電影系列,由勝新太郎擔任男主角,從此盲俠跟勝新太郎之間便成了一個等號。」至於北野武的新版本,則設定在十九世紀的日本,資本主義剛剛萌生的時候︰
  盲俠座頭市(北野武飾)是一位失明的流浪漢,「座頭」是僧侶的一種級別,「市」是人名。按摩師是他的職業,賭博是他的事業。事實上,他精通劍術,尤其以閃電般的速度與驚人的準確度聞名。為了逃避一群險惡之徒和武士高官的追殺,座頭市流浪到一個小鎮,並在那裡遇到一位武士服部源之助(淺野忠信飾)。座頭市認識了一對雙親被殺的姐妹,她們為父母報仇而假扮藝妓,座頭市受其影響決定以暴制暴,用自己的過人劍術替她們報仇;與此同時,服部源為了支付妻子藥費而為黑幫擔任保鑣。一場血腥戰鬥在所難免……
  本片可說是北野武電影中最平易近人的一部了,不單武打凌厲、情節幽默,導演常用的暗藍色調,也不再淒冷灰沉,而是一片光明溫暖,難怪可突破他從影以來最多戲院放映的紀錄,吸引了一百萬人入場收看。本片顛覆了勝新太郎版本的盲俠形象,一頭金髮,刀刀見血,但這不是為了向商業妥協,片中靜謐的基調、腥風血雨的場面、寥言的人物,依然非常北野武,除了獲得國內高度讚賞,更得到海外各大影展的認同,包括勇奪第六十屆威尼斯電影節「最佳導演銀獅獎」。Cinespot 讚本片「最充滿張力的,仍是北野武勇敢創新中的懷舊之情。忘記盲劍俠怪異的一頭金髮、忘記鋤頭舞踢踏舞,盲劍俠以一介外來者身份剷奸除惡後瀟灑離去的原型,看似跟典型美國西部片互通生氣,偏偏骨子裡留著的血液,又是極其大和民族式的。老婦與混混外甥的良善與無奈、流浪『歌舞伎姊妹花』苟且求生之餘不忘復仇所營造出的劇力萬鈞、貧困潦倒的武士為了五斗米而委身地方惡霸左右手的淒涼、甚至大魔頭父子在片尾逆轉時都滲透出一道熾熱的義理人情……這些元素(刻板角色)在日本時代劇中並不陌生,偏偏到了北野武手上,沾染了北野式宿命孤寂後,情緒感染力就能增強百倍。」是的,北野武手起刀落,配合山本耀司的服裝,鈴木慶一的配樂,實在看得人痛快擊節。
  電影末節的一場農村踢踏舞,非常有趣。北野武電影時常出現這類看似沒有意義的「集體無意識」表演,或是幾個大男人在沙灘嬉戲,或是在夜總會乾坐喝悶酒,又或像本片最後的一場集體大舞蹈,都是人人動作一致,極有節奏的。我不清楚北野武的用意,但這些表演極富張力,很能帶動電影氣氛,即使忘記了電影的情節,對這些表演仍必印象深刻。杜琪峰不時也會出現同類場面,像是《PTU》(2003)中眾警員爬樓梯佈陣調查唐樓一段,亦是人人動作一致,極有節奏,而且動作與配樂融合無間,象徵眾警員從猜忌變團結的過程,一切盡在不言中。這是唯有電影才能表達的興味,文字是表現不來的。至於北野武與淺野忠信的最終決鬥,雖然精彩,但不過癮,倒是看北野武刀刀見骨的功架,比以往子彈亂掃帥氣得多了。本片上映當年,有香港影評人指北野武版座頭市不單眼盲心不盲,最後還幽了原版座頭市一默,說北野武版其實不盲云云。不少影迷譏之諷之︰如果有看過本片最後一個鏡頭,無論如何不會作出如此荒謬的結論吧?

1 則留言:

  1. 剛看了七俠四義,座頭市末段的農民舞,原來是向黑澤明致敬!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