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2月24日 星期二

似是晦澀難懂,其實夫子自道——《北野武遇上北野武》(Takeshis')

原文寫於 2008 年 2 月 11 日
  ……北野武這位日本影壇教父的作品向來精神分裂,時而溫情搞笑,時而血腥暴力,倒不如就讓北野武來個名正言順的人格分裂。在本片中一人分飾兩角,做回自己呈現日常拍戲生涯之餘,也分化身成恨做明星的便利店收銀員。風牛馬不相及的兩個北野武,在人生的交叉點上偶然遇上,有相聚有分離,自我毀滅自我解構,頑皮得來不失自省。冷面笑匠鐵血硬漢兩種形象共冶一爐,食回老本行之餘不忘自嘲反諷,叫你不得不寫個服字……
  《北野武遇上北野武》(Takeshis',2005)沒有完整故事,來龍去脈也不清晰,我看後也實在不明所以。不是強求解釋,不過北野武「夫子自道」兼「自我顛覆」的用意,頗為明顯。全片源自他構思多年的概念︰一個平凡人的幻想創構了一個想像的世界,在想像世界中的平凡人的幻想,又創構了另一個想像的世界,永無止息,而主角就在現實世界和層層想像世界中遊走經歷。我們不妨把電影中的兩個北野武合而為一,將全片看成是他的幻想——他幻想中的平凡的自己和他一直建構的電影世界中的自己。在此片中他不停重現和惡搞自己過往電影中的場景,其實是一次自我檢閱,也是一次自我超越;他諷刺了自己電影的弊病,但又似乎樂此不疲,沒能跳出自己的框框(或幻想)。這樣解釋,或較符合他一貫對類型電影的顛覆態度。本片刻意不討喜,太個人化了,意義也不深刻,不是北野武迷,不看也未必是損失。北野武的近作,似乎都不易入口呢。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