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2月24日 星期二

忍無可忍,球場一枝棒,懶理你係大佬,話之你係阿公! ——《棒下不留情》(Boiling Point)

原文寫於 2008 年 10 月 26 日

  重閱舊網誌,原來我已寫了五部北野武的電影,可是自成一個專題了。最近看了《棒下不留情》(Boiling Point,1990),勾起了續寫北野武的念頭,不過重看之前的網誌,自覺沒有什麼新的見解,因此以下三篇介紹都只會簡單談談感想,不長篇大論了。此片原名《3-4X10 月》,「意思是指一場打到三比四就完場的棒球賽,因為原定十月上畫,所以再加上十月作尾。後來,電影改為九月上畫,戲名意思也改為『十月三日至十月四日發生的事』。」此乃北野武的早期作品,獲選當年《電影旬報》十大佳片之一︰
忍無可忍,病貓都會發惡! 

球場一枝棒,一鳴驚人! 
無名火起三千丈,亂棒亂扑; 
懶理你係大佬,話之你係阿公﹗

  本片是北野武在 1990 年繼處女作《小心惡警》後自編自導的第二部。劇本改編自流行漫畫,講述棒球隊的一位無用鬼被隊友排擠,被黑社會欺侮,在窮途末路之時,豁出去作致命一擊。本片難以歸類,包含了動作片、愛情、青春片、歷險片、黑色喜劇亦至科幻片的元素,當然還有北野武最拿手的暴力場面。片中被逼反撲的主角雅樹,貫徹了北野武眾多犯罪電影中沉默寡言、愛用拳頭說話的反英雄形象;片中映像簡潔俐落、極少對白、佈局鮮明的獨特電影手法,均成了日後「北野武作品」的標記。

  影碟文案已很精要地描述了本片的特色,我沒什麼補充的,只是覺得首四句太誇張了,事實上導演向來擅長偶發的、荒誕的暴力場面,動作少、留白多,很少「亂捧亂扑」的混戰,而本片的暴力場面,更是只能以「莫名其妙」來形容。本片主角雅樹,是典型的日本弱氣青年,被逼到絕路,殺傷力卻往往難以預料。據我不正式的觀察,日本電影實在很喜歡描寫半呆子、半智障的角色,不知道是因為日本特別多這類悲情小人物,還是與日本伶人傳統中的小丑角色有關?本片的劇情,其實頗為鬆散,尤其是到中段雅樹遇上北野武等人之後,更像是一段段奇想的湊合,荒謬疏離,主線並不明顯,倒是有不少情節和他後來的電影很相像,想考究北野武電影的朋友不應放過本片了。有評論指中後段的劇情不過是雅樹的想像,想像中他以瘋狂的殺戳抒發現實的不滿,但事實上他根本改變不了這個唯力是視的暴力世界,故最後的一幕暗示一切都沒發生過,結尾即是開首。這個解釋不一定是對的,因為結尾的雅樹未必一定等於開首的雅樹,他可能沒死,也可能只是導演的一個象徵︰一個雅樹死了,還有千千萬萬備受欺壓的雅樹。不過無論論者怎樣解釋,影片不論有何喻意,我也不太喜歡,皆因片中北野武演的黑幫小頭目太「不知所謂」了,強迫朋友切手指,雞姦強姦亂殺人,即使看慣暴力電影,也無法接受這種不明所以的「玩笑」呢。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