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2月25日 星期三

行來春色三分雨,睡去巫山遇驚魂——《春閨斷夢》

  費穆的《春閨斷夢》(Nightmares in Spring Chamber,1937)是一部長約 11 分鐘的短片,是《聯華交響曲》的第二段故事。《聯華交響曲》是聯華影業公司拍攝的電影,由八個故事組成,交織出一首社會的大交響曲,參與的導演都是當代名家,包括費穆、蔡楚生、孫瑜、朱石麟、司徒慧敏、譚友六、沈浮和賀孟斧,這次費穆回顧展,播放的就只費穆編劇和導演的第二段。
  故事講述兩姐妹同床而睡,做了三個惡夢。第一個夢描述野外山雨欲來,國軍正在準備武器;第二個夢中有一隻惡魔猙獰地轉著地球儀,仿彿要吞佔整個世界,後來更把一片看起來像是中國版圖的樹葉丟進火堆;第三個夢講惡魔要把兩姐妹強暴,姐姐慘遭姦污,妹妹意圖用刀把惡魔插死,姐姐也拾起手槍反抗,最終兩姐妹合力把惡魔剷除。在外的國軍此時也終於出擊抗戰。
  《春閨斷夢》很短,但頗富實驗性,現在看來挺有趣味,可當時觀者應該看得心頭不安,眉頭緊鎖吧。是不忍回顧的慘痛歷史了。幾點觀察和感想︰一、我沒有看過多少早期中國電影,看到《春閨斷夢》中的民國國旗,便勾起不少歷史的聯想;二、不明白,費穆起用兩位女演員拍此短片的用意。單用一人,成本應可更低,劇力也可更集中吧。當然,現在的效果也很好。我不知道當年陳燕燕和黎灼灼知名度有多高,可能是資方希望吸引更多觀眾提高票房,又或要滿足合約要求,才用上兩名女演員吧;三、洪警鈴扮演的惡魔,固然是影射日軍,但其裝扮卻像《吸血殭屍》(Dracula,dir: Tod Browning,1931)中的貝拉盧古西(Bela Lugosi),想來當年這類恐怖片的影響確是很大的,不過洪警鈴演來甚為卡通化,與其說很有德國表現主義的味道,不如說有點像後來日本特攝片的惡黨頭目……;四、本片講的雖然是不堪回首的歷史,但當中的性意味仍可一提,如二女輾轉床上,滿額冷汗,共忱同夢的曖昧情景,又如劇中姐姐撥好旗袍下擺,蓋上露出的雙腿,暗示已被惡魔污辱的一幕,都是當年的含蓄魅力了;五、最激動人心的,自是二女無懼喪命同抗惡魔,比國軍起來反擊更早一步,為民吶喊之聲甚為明顯,可惜可能礙於壓力,只能借「殘夢」表現,否則就更真實震撼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