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2月25日 星期三

彼時彼刻,恰如此時此刻︰荒誕世界中的荒誕故事——《讓子彈飛》

  姜文舉鎗一響,子彈破空橫飛,飛得又高又遠,驚震整片神州大地。網民與評論瘋狂解讀《讓子彈飛》(Let The Bullets Fly,2010)的人物關係與故事細節,似乎眾角色一舉手一投足都有深層喻意,每一句話都是既雷人又給力的政治諷刺。可是影片真正優勝之處,並非全在於密縫在故事中的革命意涵,否則像《建國大業》(The Founding of a Republic,dir: 韓三平、黃建新,2009)這類主旋律政治宣傳片,一樣有許多「進步」思想可供索隱解讀,然而後者引起的迴響尚不及前者十一。《讓子彈飛》精彩之處,在於姜文以極凌厲密集的對白與剪接,拍出刺激過癮的三雄鬥智故事,揉合傳統戲曲與民間趣劇,有港產無厘頭又有通心粉西部,狂野誇張兼荒誕。像觀眾津津樂道的鴻門宴,篇幅不長,有朋友數過竟用了超過三百個鏡頭(主要是單人臉部特寫的切換,鮮少三人在同一畫面的鏡頭),妙語連珠如子彈亂發,一句話未完一句話又起,觀眾眼睛還沒追上,突然鮮血四濺,三雄局勢已生變化,繼續新一輪舌劍唇槍。轉眼鬥了三百回合,剛要拍掌稱快,宴後又驟起新局,節奏之直爽明快,竟至於斯。至於三雄的精湛演技,就更加好得不必多說了。即使我們不去深究故事的喻意,《讓子彈飛》這些段落仍是非常精彩,而且俯拾皆是,反過來說,倘若沒有了姜文靈活多變又好玩的表達方式,就算故事本身再有警世價值,也不會獲得讚譽如許吧。
  舉例說有「解讀」指片中「老四站在老六墓碑前說︰老六,四哥一定為你報仇。然後旁邊是縣長夫人的八字墓碑,旁邊還有大哥九筒」,正是暗指「六四天安門事件」云云。我們無法確定姜文是否真有這樣的心意,即使屬實,其「敢言」精神固然可敬可嘉,但以創作的角度來說,實在不見得有何了不起,甚至可說頗為牽強稚拙。倒是這段解讀的後段更有看頭︰「大家別忽視這裡的鏡頭表達,姜文用這樣的鏡頭語言,用一張張對著觀眾說話的好漢的臉,仿佛就是活生生的把各位屁民百姓,平凡觀眾,都當成了電影中那無權無勢、可憐的老六。而此刻,電影中的英雄好漢,痛快淋漓的對著小屁民說,『等著,給你報仇!』」其實首次看《讓子彈飛》的觀眾,未必就有多少意識到這場戲的「深意」,但姜文這個有趣的「鏡頭表達」(還有那滑稽惹笑的六字手勢墓碑),就算不是為了平反六四,依然是令人感到痛快的。這樣說,不是指看電影只講技巧不談內容,或只求過癮不問靈魂,但我們不該讓各種解讀蓋過影象與文本自身吧。
  當然,《讓子彈飛》以「鵝城」喻「我城/訛城」,諷官刺商歎愚民,借土革命觀舊革命冀新革命,不必解讀,也是顯而易見的。編導有如此勇氣與卓見,鞭鞭擊中當今的社會現象與國民心理,確甚不凡,不過姜文其實怎會直接跟觀眾談政治,他真正要表現的只是整個氣候之荒誕而已。他曾說「讀到了、看到了這個世界上,大部分情況下是荒誕的,很荒誕。不荒誕的時候比較少」,這個世界既然荒誕至極,就不得不以黑色幽默觀之,他「覺得如果有黑色幽默存在,它不是一個方法,是一個世界觀,是你怎麼看這個世界,……很多的情況它就是那麼可笑」。是的,這個世界無疑是越來越荒誕,但這荒誕觀是姜文自己的,向來高傲的他,在影片中的荒誕世界簡直無人可敵,自信而剛烈,料事如神,可憑一己之力扳倒強權,又不戀棧權力全身而退,徹頭徹尾的英雄主義。片末張牧之對黃四郎說「沒有你,才最重要」,其實,假如人人都是張牧之,又或者這個社會已不需要張牧之,才是最重要的吧。讓子彈飛吧,只不知最終可飛到多遠呢?
  延伸閱讀︰
  姜文〈世界本來就很荒誕
  沈旭輝〈從《讓子彈飛》發掘八國聯軍
  木衛二〈新一代的開山怪
  澄雨〈電影筆記︰《讓子彈飛》大雜燴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