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2月24日 星期二

冷冷枕邊再無伴侶,如何令我能入睡——《殺手蝴蝶夢》

原文寫於 2007 年 12 月 28 日
  《殺手蝴蝶夢》(My Heart Is That Eternal Rose,1989)「人似風身邊飄去,沒勁身軀已累;冷冷枕邊再無伴侶,如何令我能入睡……」我看電影,有時候要求很簡單,只要有一兩幕值得玩味,即使整體水準一般,也能令我死心塌地。這天看譚家明這部套舊片,一開始便聽到梅艷芳纏綿幽怨的《裝飾的眼淚》,立時便觸動了我的神經。譚家明導演、陳冠中、曾謹昌編導,杜可風、鍾志文攝影,加上王祖賢、鍾鎮濤、梁朝偉、陳惠敏、關海山、劉家輝、吳孟達等人演出,幕前幕後的陣容都是信心保證。論故事,本片沒有脫出江湖情愛暴力而浪漫的陳腔濫調,但美術一流,演員表現動人,比《最後勝利》好看多了︰
  ……張立(王祖賢飾)的父親(關海山飾)本是黑道中人,但早已退出江湖,在泳池旁開酒吧過活。馬列(鍾鎮濤飾)是張父酒吧的員工兼司機,和阿立情投意合,相戀已久。一次張父被逼替黑幫老大從內地偷運兒子來港,卻陰差陽錯把目標人物殺了,和馬列同被黑幫追殺。阿立為救老父,賣身給黑幫老大神爺(陳惠敏飾)作情婦,馬列則逃到菲律賓避難,阿立為斷絕馬列思念,忍痛寫信隱瞞事實,並說不會去菲律賓和馬列生活。六年後,阿立已由當年清純羞澀的少女,變成成熟嫵媚的夜店紅人。阿祥(梁朝偉飾)是神爺的司機,對阿立痴心暗戀,但自知身份卑微,不敢僭越。無巧不成話,神爺請了成為了職業殺手的馬列回港行刺污點證人,馬列與阿立重遇,兩人感慨萬千,阿立決定離開神爺與列遠走高飛,卻被神爺追殺,阿祥為了夢中情人,背叛神爺協助兩人逃走,三人患難與共,然而彼此的感情也因而越來越複雜。後來神爺捉走了阿祥老母,要脅阿祥帶阿立回來,阿祥為救老母,更不想夾在兩人之間拖拖拉拉,公然在馬列面前向阿立表白,推兩人上船逃走,獨自回去見神爺。馬列和阿立不願辜負阿祥的情義,決定回去與神爺來個了斷……
  (張立?馬列?真不知道這些名字是否另有暗示。倒是神爺曾說︰「我係神,這個世界我玩曬」,顯然編劇在設計角色名字時是下過心思的。馬列是阿立生父司機,阿祥則是神爺和阿立的司機,列去祥來,兩人都愛上了阿立,也是頗有意思的角色設計。)
  這類江湖情愛片,新鮮感不大,劇情固然不合理,動作場面也不刺激,但譚家明專注於藝術效果,把一段煽情而不婆媽的三角戀以一幕幕精心設計的影象呈現,配上梅艷芳《裝飾的眼淚》和 Beyond 《喜歡你》,雖然遠遠談不上經典,卻實在值得回味。不知道是否因為從未談過戀愛,只會默默暗戀,而暗戀上的又往往名花有主,因此對梁朝偉的角色極有共鳴(梁朝偉憑此角奪得第九屆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男配角),也容易被這種為情犧牲的情節感動。
  從不認為《倩女幽魂》中的王祖賢有多美,只覺得她骨架太粗,臉蛋有點扁,法令紋頗深,看起來太淒苦了,不是我喜歡的類型,但她在本片前段清純,後段冷艷,美得人人動心,眼中真像藏了六年淒楚可憐的故事,難怪阿列阿祥都為了她死心塌地。看完本片,我整晚心裏只縈繞著梅艷芳的歌聲︰沉痛的追憶思緒,令我再想也累;昨晚的他悄然別去,道別也不話一句……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