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2月24日 星期二

我到底做錯了什麼?他又做對了什麼?——《分手說愛你》

原文寫於 2010 年 6 月 22 日
  近期似無什麼非看不可的電影。男士們可能喜歡《打擂台》(Gallants,dir: 郭子健、鄭思傑,2010),但更多朋友對《驚動了愛情》(Remember Me,Allen Coulter,2010)、《前度》(Ex,麥曦茵,2010)和《分手說愛你》(Break Up Club,黃真真,2010)表示興趣。我本不熱衷這類電影,但也不至於抗拒,難得有半天假期,不妨挑一部看看。對導演沒認識,題材也不吸引我,唯有從演員著手篩選。先剔除《驚動了愛情》,儘管我還沒看過《吸血新世紀》(Twilight)系列,還是頗不願看羅拔柏迪臣(Robert Pattinson)。對《分手說愛你》沒興趣,我同意薛凱琪很青春可愛,但無論如何也不喜歡她。從來不迷 Twins,想來阿嬌也不是嫻雅可親的女生,淫照事件又扣了她一點分數,但她對我還是有點致命的吸引力。可惜《前度》上映時間不多,唯有選《分手》吧。
  自從手提攝錄機大行其道,Youtube 風靡全球,不少主打年青人市場的電影都以手提實錄為賣點,一部部DV搖來搖去,看似很過癮,陰魂喪屍都拍進去了,票房似有保證,但就是沒拍出多少部真正經得起考驗,使人難以忘懷的作品。事實上,不少年輕人喜好拍生活短片,刷牙洗臉都拍個不亦樂乎,但放了在網上,到底有多少人喜歡看?好些點擊率數以萬計逾的短片,例如拍小女孩浴室唱歌,小貓咪床上亂滾之類,偶爾有趣,大抵無聊,隨看隨忘,其實價值不高。即使說是為了留個記錄,純粹自娛,真有多少片段值得重看、時常重看?即使是婚禮當天所拍的真情實錄,許多夫婦禮成後一年半載也未必有時間心神重看,何況其餘。因此,手提攝錄雖然很靈活方便,可隨時隨地拍攝,搖來搖去以主觀視點敘事,又彷彿可增添現場實感,但最重要的還是有藝術的眼光、熟巧的手腕和動人的故事。倘若三者兼具,大可放棄手提攝錄了,除非劇情上有其必要,我實在想不到這樣搖來搖去,時而自拍時而拍人的錄像有多少美學價值。這次黃真真與鄭丹瑞合編合製《分手說愛你》,號稱走進年青人生活,掌握年青人戀愛心態,用心可嘉,而編導確實也拍出了一段真摯可感的青春愛情故事,即使從沒拍過拖者如我,也不無共鳴,但兩人大玩戲中戲,把自己的導演角色也加插在戲中,講他們如何設局偷拍房祖名與薛凱琪的情事,說穿了,就只是為了合理化全片手提攝錄的風格,但這種拍攝手段對於影片真正要表現的內容(電玩少男玩世不恭的態度、窮家少女力爭上游的志願、社會艱難短工難撈的淒涼、青年男女離離合合的迷惘、兩小口情投意合但不懂如何共同生活的煩惱……),其實毫不相關,既沒有必要,也沒有幫助,以仿真實錄為名,實則純粹為投年青人之所好而已。更何況,片中房祖名為一己私慾偷拍自己與薛凱琪做愛、鄧健泓為圓導演夢偷拍朋友情史、黃真真為票房偷拍他人生活,都無甚羞恥之心,直到電影完結,各人也只受到小懲大誡,所謂後悔,實不見真有徹底反省,編劇的心態,絕不可取。若說影片這種為偷拍而偷拍的態度,是為了反映當代年輕人對私隱的價值觀,這樣解釋似乎有點不負責任。
  是的,本片的核心——房祖名與薛凱琪的愛情故事,其實一點也不新鮮,很多橋段都熟口熟面︰一對少年男女同居熱戀,男的單純懶散,無人生目標;女的既刁蠻又可愛,雖嬌嫋而世故。兩小口不時為無聊小事大吵大鬧,轉頭即如膠似漆;閒時愛與朋友聚會玩樂,嘻嘻哈哈,酒精入腸,隨手關上廁所大門即翻雲覆雨,旁若無人。一切看似甜蜜,但後來二人漸現性格衝突,人生目標不合,女的遇上俊男才子,不禁動心。男的知道後,立時衝去跟第三者理論,劈頭就問︰「你有冇同佢上過床?」全不顧女方感受。女的自然就是說非關第三者,而是兩人的問題。關係快要破裂,一男一女都哭成淚人,又是心痛又是後悔,支持不下去但始終捨不得。結果是離是合,各位大抵心中有數。如此公式化的橋段和對白,即使沒看過十遍八遍,身邊也一定有這樣的故事。雖然如此,我還是覺得動人啊。即使我沒談過戀愛,縱然我的性格和劇中各路男女全然不像,但房祖名與薛凱琪實在演得好,兩人是老拍擋了,有火花,有默契,而且本色當行,幾乎就要誤會兩人真是情侶,性格就是如此這般,又怎會不感動呢?黃真真觀察年青人心態,也確實細膩可信,看片中各路男女的言行和態度,不禁教人會心微笑。問題是︰既有這樣真實親切的故事,何必再套「黃真真拍電影」的背景為殼(結果故事中的黃真真有沒有把電影發行?),再借一個不清不楚的分手網站推進劇情(到底是誰搞這個網站的?為什麼真能拆散一對情侶就可挽救自己的戀情?片中黃真真諸人為何不徹查這個網站?假如是騙局,卻又無暗示或說明)?打個比喻︰假如現在重拍《天水圍的日與夜》(The Way We Are,許鞍華,2008),卻加插一個電影公司的選拔面試的橋段,又隨便安個理由,在鮑起靜家中秘密安裝攝影機拍攝,不時又找人拿著DV搖來晃去跟蹤偷錄,想來鮑起靜演技再好,擷取的生活片段如何平實真誠得來又有永恆性,都難以再拍出偉大的作品。《分手說愛你》起初三四十分鐘,幾個年輕主角拿著手提攝錄機你拍拍我,我拍拍你,偶爾來個自拍,卻沒幾個畫面是可觀的,情節又無聊透頂,我看著只覺胡鬧煩厭,無名火起,幾欲離場。其實導演對此心知肚明︰後來劇情進入戲肉,畫面立即穩定起來,(相對)多用長鏡頭和客觀視點,最後還藉鄧健泓之口說明其操作與因由,不就是自承之前散亂的手搖拍攝難以好好敘事抒情嗎?
  我明白,今時今日,拍電影不搞綽頭,難以吸引年輕觀眾。其實我倒不是鄙夷通俗娛樂片,沒要求必須當文藝片來拍,但我相信,假如導演對自己和兩位演員有信心,專心經營這段情事,一定得到觀眾歡心的。114 分鐘的片長,濃縮至 90 分鐘,當可更加精煉。當年《早熟》(2 Young,爾冬陞,2005)不搞無聊,內容厚實,感情尚真,也可以破千萬票房,並且得到評論青睞。若要笑料調劑,鄧健泓和冼色麗這條線,還有不少麻甩肉麻賤格東西可以發掘。可惜,現下的《分手說愛你》雖有靈光,卻不算佳片。倘若我們信奉“Three great scenes, no bad ones” 的好電影標準,《分手說愛你》確是可選出幾場好戲的(如房薛在澳門迷途吵架、薛與才子在車廂談論理想、房負傷到機場傾訴心意),然而 bad scenes 太多了,影響了整體成就。如果《分手》能感動你,恭喜,你必定有個你愛/愛你的人,或正在/拍過一場青春的戀愛,看片中的情事,自然很有共鳴,勾起無數悲喜回憶;如果你覺得無聊,很可惜,希望黃真真下次拍得更好吧。
  (標題「我到底做錯了什麼?他又做對了什麼?」,來自片中薛凱琪提出分手時,房祖名問薛凱琪的一段話。題不對文,但這句話挺有趣的,就記下來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