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2月25日 星期三

天下功夫,源出少林;十三棍僧,勇救唐王——《少林寺》

原文寫於 2010 年 8 月 20 日
  據說陳木勝和劉德華將會重拍李連杰成名作《少林寺》(The Shaolin Temple,dir: 張鑫炎,1982),不是簡單地倒模重拍,而是會重寫劇本,連時代背景都完全不同。這當然不壞,因為原版《少林寺》取材自「十三棍僧救唐王」的故事,畢竟只是後人浪漫的想像,少林寺的千古武林神話,其實多屬小說家言。少林寺曾助唐軍裡應外合擒得王仁則是真,因功獲賞而榜上有名的確有十三名僧人,但那是「助唐王」,李世民當時已是唐軍主帥,沒理由深入敵陣而為僧人所「救」的(何況當時李世民尚未登基,只叫「秦王」),再者少林寺與唐軍聯手,本不是什麼「義舉」,而是與切身利益有關。唐開元裴漼撰《皇唐嵩嶽少林寺碑》,提到王世充「窺覦法境」、「將圖梵宮」,並已將少林寺屬地柏谷塢充據為「轘州」,大大影響少林收入,甚至有被吞併之虞,少林寺為求自保,自是投向李世民了。現存於嵩山少林寺的太宗文皇帝御書碑,上刻李世民《告柏谷塢少林寺上座書》,是少林寺極珍視的史蹟,書中云「法師等並能深悟機變,早識妙因,克建嘉猷,同歸福地,擒彼凶孽,廓茲淨土」,所謂「深悟機變,早識妙因」,實已揭示少林寺當年的政治動機。事實上,少林寺習武不假,但目前所傳棍法,可考者最早來自元明時期,說隋唐年間的武僧為棍僧,多少是民間故事口耳相傳,將明代武術移嫁隋唐。到晚清少林寺在白衣殿繪「救唐王」壁畫時,「十三棍僧救唐王」故事已深入民心,新派武俠小說家只是承襲「傳統」而已。
  當然,拍電影,武俠小說總是比歷史真相有趣的,張鑫炎的《少林寺》雖借「十三棍僧救唐王」的故事發揮,談歷史的地方甚少,整部電影幾乎就是一場功夫展覽,逾半篇幅都是武打。片中雖以當時新星李連杰為賣點,實則「十三棍僧」和王仁則黨羽都有單獨表演功夫的機會,當中如于海、計春華、于承惠等,都是國內武術精英,全部真人上陣,打戲往往一鏡到底,而為求最佳效果,導演時常重拍動作片段,當中艱辛可想而知,然最終成績自也驕人,乃係中國武打片的里程碑。事實上,若說《少林寺》的成功挽救了嵩山少林寺,實不為過,拍攝《少林寺》之時,該地還是一片荒蕪,廟宇凋零,只住有十來名僧人,現在的少林寺建築,絕大部分是此後才興建的。不過,說到影片質素,若以香港的武打片為基準,《少林寺》的功夫雖然紮實剛勁,始終不如李小龍般迅捷威猛,也沒有甄子丹的格鬥意識,縱使仍屬第一流的表演,看慣看熟的觀眾未必再感新奇,倒是片中不論是嵩山實景還是人工廠景,都美得使人心醉,今時今日上嵩山,一定看不到如此綠草如茵,銀河飛流的自然景致。李連杰的少年故事,不必在此多述了,其功夫之妙,也不是我等外行人能道的,喜歡他,是因為他那身宗師氣派,演戲較許多武打明星自然,像本片演個時而羞澀時而莽撞的正氣小子,就非常可愛可信。女主角丁嵐說不出的秀美,當年能嬌能武,今天是商界中人了。當年的中國電影,不免要滲透反暴政求統一的意識,《少林寺》不算很說教,新版將定於民國初年軍閥割據的年代,講少林眾僧於劫難中為保護平民百姓甘於犧牲的故事,是否會述及石友三等焚燒少林,變得一味強調民族大義,就拭目以待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