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2月24日 星期二

After this our exile,我離開了我自己——《父子》

原文寫於 2007 年 7 月 19 日

  《父子》(After This Our Exile,2006)譚家明導演,郭富城、楊采妮、林熙蕾、吳景滔主演。奪得的獎項甚多,但我不認為特別好看。我看的是普通 VCD 版,不是「導演剪輯版」,雖然未窺全豹即下議論,對影片頗不公平,但下文還是只就普通版本說點感想吧。本片的故事很簡單︰在馬來西亞的小鄉鎮,一對華人夫婦一直過著艱苦的生活。楊采妮飾演的母親阿蓮,因再受不了爛賭、臭脾氣、不顧家的丈夫周長勝﹝郭富城飾﹞,拋夫棄子,投進別的有錢男人的懷抱;阿勝起初頗有悔過之意,但始終改不了諸般惡習,妻子離後,心傷意頹,又因欠下大筆賭債,失戀失業,於是帶著兒子﹝吳景滔飾﹞「著草」﹝因此英文片名叫 After This Our Exile﹞。避債期間,周長勝依舊不思長進,後來遇上妓女﹝林熙蕾飾﹞,一輪情慾交纏,周長勝甚至當起扯皮條為林熙蕾找客人。兩人鬧翻後,周長勝更「訓練」兒子當小偷,趁夜半摸進各村屋盜竊。兒子夾在三個自私的大人之間,不知道可以靠向誰,也不知道可以為這個家做什麼,痛苦難言。最終兒子失手被抓,周長勝不敢現身認罪,乘亂逃去,兒子因而被關進兒童院。後來周長勝探望兒子,傷心失望的兒子憤慨得想咬碎父親的耳朵。周長勝心如刀割,潦倒的他沉進滿載悔恨的心湖,最終不知去向。
  好的電影不必一定要談大題目,更不一定大團圓結局,一個小人物自甘墮落的過程也是個很好發揮的電影題材。《父子》要談的人情倫理,自來是港產片常涉及的題材,沒有破格突破,可是譚家明雖然拍得用心,我卻絕不認同這是某些影評吹噓的什麼「新經典」。就故事內容來說,片名雖為「父子」,但片中對父子倆之間的描寫卻頗不足夠。楊采妮的角色不算最主要的,相對卻寫得不俗。阿蓮固然值得可憐,拋夫情有可原,但棄子卻難以原諒,至少往後對兒子的不聞不問便教人痛心。兒子進了兒童院,她不可能不知道吧。阿蓮曾經勸兒子跟著自己,但兒子知道她跟了別的男人,肚中還懷了這男人的骨肉,本來心軟的兒子即羞於跟著這個背夫的母親﹝不過要注意阿蓮和阿勝是未註冊的﹞。楊采妮演這個對兒子有情但終究私慾勝過親情的角色還算不錯。郭富城呢?周長勝是「爛佬」,對老婆粗魯野蠻不消說,連扯皮條、逼兒子當小偷也敢做即可見其「爛」,可是到底他的「爛」有什麼深層次原因呢?好的故事不必事事交代得細大無遺,像周長勝為何爛賭、兩夫婦是怎樣結識、兩人關係如何由好轉壞,這些都是可以待觀眾從有限的劇情自行推想的,但周長勝越來越墮落的過程和心理轉變,與及他與兒子關係的變化,乃係故事的重心,必須仔細刻劃,可本片卻對此描寫不深。妻子逃去了,躺在沙發上頹廢地哭哭啼啼,這場看似「很文藝」的心理描寫可不足夠鋪墊後來的故事。我不期望會看到「周長勝反省振作」的「老土」故事,但以周長勝在故事的境況,既然他有興致和精力跟林熙蕾激戰連場,像他兒子說的,只要他正正經經找份工作,縱未必能改變現況,也不至淪落為賊。到底周長勝心中的想法是什麼呢?廢人也有廢人的心理,周長勝是爛人,但爛得不徹底,他不是敢去吃「大茶飯」的人;他對兒子有情,林熙蕾咒他兒子,他還是會憤怒,可是我看不到他逼兒子偷雞摸狗時的自責感。若說周長勝到最後已失去人性,但我又看不到他泯滅人性的轉折點。被債主打至重傷的一段戲算嗎?周長勝不清不楚的性格是本片的致命傷。
  至於成為本片焦點的兩場床上戲,導演想表達的是什麼呢?周長勝跟妓女「激戰」時,導演穿插了他跟妻子歡好的片段﹝而且兩場「大戰」的體位相同﹞,這是想說周長勝當時心中還有妻子嗎?還是想說周長勝和妻子的關係只建立在性慾之上?是想透過這場戲,說明周長勝口是心非,口說心繫妻子,轉頭卻搞第二個女人?抑或以上皆是?阿蓮第一次出走,被周長勝抓了回來關在房裡,當晚周長勝即與阿蓮做愛,阿蓮似是被逼、無奈,但最後又好像軟化了,阿蓮當時是怎麼想的呢?這些都是不清不楚的,不禁使人懷疑這兩場激情戲是否有必要。總括而言,《父子》算是個不錯的故事,但只有周長勝遇上妓女至兒子被關進兒童院的一段比較精彩,開首和結局都過分平淡。譚家明在用鏡、取景、剪接等都極有水準,甚至可謂精雕細琢,整體來說稱得上「瑕不掩瑜」,不過它的「瑕」甚為明顯罷了。黎明也可以是影帝了,郭富城在《 父子 》的表現自也是「影帝級」,不是在諷刺他,他演得真的不錯,只是周長勝一角性格欠完整,使我覺得他尚有發揮空間罷了。不過有評論說「單看《父子》,會覺得郭富城比劉德華梁朝偉更會演戲」﹝大意﹞,則未免有點誇張啦。題外話,郭富城和楊采妮林熙蕾兩大美人分別演床上戲而尚得保持「專業」,或許就是他最值得讚賞的地方啦﹝一笑﹞。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