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2月8日 星期日

閒讀偶抄︰2013-11-22 至 2013-12-08


年月把擁有變做失去,疲倦的雙眼依然帶著期望﹗ R.I.P...

The Washington Post︰Notable deaths of 2013

  安裕〈漫天風雨待黎明〉︰「曼德拉去世之後各取所需的解說令人莞爾,折射出來的荒誕足以再寫一部《三十年目睹怪現象》——中共對這位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去世沉痛哀悼,但中共自己的和平獎得主劉曉波此刻在遼寧坐破牢底,劉妻劉霞在天羅地網國保監視下快要逼瘋,傳媒因為懦怯不敢發表這則消息;美國現任總統奧巴馬和前任總統小布殊都會出席葬禮,可是美國能為列根年代當有良心的國家對南非經濟制裁而美國堅拒作解釋嗎;英國保守黨首相卡梅倫迅速發出唁電的同時,可有想起也是保守黨的前首相戴卓爾夫人一力反對制裁南非白人政權的做法是如何反文明。然而恰恰就是這些大國的反應,偏偏就是這些大國的『哀悼』,說明這些國家今天的狀況︰中國打壓良心犯不遺餘力,美國利之所在變成爛仔警察,英國亦步亦趨反映日不落國事事要看花旗面色。……曼德拉一路走來都是爭取自由人士的楷模,台灣施明德美國平權運動以至香港佔領中環,莫不以南非為濫觴。國情縱然有別,人心則如一轍,施明德曾判死刑美國是保守派抵制香港則為極左圍剿,然而曼德拉施明德與美國平權在『潮流在變,時代在變』的大氣候最終得臻善境。立身於人心在動大時代,沛然莫之能禦的是顛撲不破的主權在民這一道理。」(2013-12-08)
        周保松〈自由與宗教〉︰「或許有文化保守主義者會說,我們是中國人,所以必須從自己的傳統推出民主憲政,否則就會喪失我們的文化主體性和身份認同。這種說法沒有道理。因為倘若真的如此,世界上許多從政教合一社會轉型到自由民主的國家,恐怕都已失去主體性,並面臨嚴重的身份危機。實情顯然不是這樣。我們作為有道德意識和理性能力的存有,如果經過對歷史經驗的認真總結和對政治道德深思熟慮的思考,最後有意識地選擇了民主憲政作為國家未來發展的方向,這些便是我們當下的信念,也是我們當下的實踐,而非外人強加於己身。這些信念和實踐,實實在在構成我們作為中國人的身份認同和政治文化的一部份。用一種靜態的觀點去想像所有中國人共享一種永恆不變的文化本質,並相信這種本質就是真的和對的,既與歷史事實不符,也忽視了人的自主性與能動性,更誤解了人與文化的關係。」(2013-11-05)
        林行止〈父母何辜當問誰 公民抗命誰之過〉︰「有人認為中央是準備透過快將成事的研究組織,在政改上架空特區政府,扭曲、淹沒港人意願,為北京務求一切受控的鳥籠政改鳴鑼開道。那不是沒有可能的推測。人大的香港基本法委員會是權力機構,港方委員劉迺強將出任研究會的顧問,可見智庫也者並非純然民辦,而是與權力機構若即若離,取向自是不說已明。香港的政改諮詢,行政長官遲疑閃縮,北京的退休幹部統領民間學者一哄而上,香港再無河水不犯井水的煩惱,因為這裏只餘一淌渾水!特區政府,一屆比一屆難以服眾,制度傾斜,治事失準,令一班仍有政治識見的港人,認為未必能夠完全依靠《基本法》的保障,議會投票機制的機關算盡;加上議員選舉的愈來愈不乾淨,管治向來稱善的香港,愈來愈沒有秩序規矩,所以有人感到政改諮詢不能推敲出一套較為有效、較為真誠、較為接近真實民情的方法的話,即使明知衝撞基本法是觸犯規條,亦要公民抗命,而佔領中環行動就是由此開始構思。」(2013-11-28)
        馬嶽〈民主就是不確定的遊戲〉︰「民主政體中的提名門檻,某意義上像開會動議要有人和議一樣,精神應是凡有一定公眾支持的人便應可做到,目的不是要阻人參選,提名門檻不應過高或有不合理限制,不應成為公民體現參選權的限制。香港政改的討論方向,卻一直與上述的民主制度精神背道而馳:一直都在討論哪些人不可以『入閘』,如何設計制度令某類人士不能進場等,這變相是一種『拒絕某些人的參選權』的安排,和國際人權公約中的不能因政見或其他出身背景而被剝奪選舉權的精神相違。……現實是沒有民主制度會限制候選人的數目,規定只有 N 個人可以參選,第 N+1 個人就是『額滿見遺』了,因為這變成是限制某人的參選權和被選權。據說有人問過政制事務局長譚志源,世界上有什麼地方是限制候選人數目的,他的答案是『沒有』。如果這不是『不合理限制』,可以解釋為什麼世界上沒人這樣做嗎?……政治學大師祖禾斯基(Adam Przeworski)指出,民主化是一個把不確定制度化的過程(Institutionalization of uncertainty)。專制政體下,專政者大權獨攬喜怒無常,所有人都面對很大的不確定性。民主選舉的優點是沒有確定的贏家,因為在民主開放的社會中民意變幻無定,社會狀况時時變遷,但確定性來自遊戲的規則相對穩定和制度化,各人的基本權利受到保障。……在我思考這問題的過程中,免費電視發牌事件的魔魘,在我腦海中一直揮之不去。那劇本不是很熟悉嗎?有關方面就是要有一個機制,這個機制可以 5 揀 4、3 揀 2,可以不讓一些他們信不過、不喜歡的人進場。劇本還包括一個真命天子、一個根本不會贏的對手,再加上兩個應該威脅不大的對手,真正有威脅的被摒諸門外,這就叫做引入了競爭和進步了。各位觀眾,明白了沒有?」(2013-12-02)
        鄭松泰〈黎棟國歪理護施君龍 枉為保安局局長〉︰「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在不同場合多次強調,大陸政府審批單程證時會與入境處核對,並確實申請人申請來港的目的是否『家庭團眾』的資格。筆者就此說法,質問林司長和保安局局長黎楝國,既然特區政府聲稱單程證審批時,要經由入境處確認資格,為甚麼縱火殺人的施君龍能夠成功獲得批核,成為『新香港人』?2000 年,施君龍和其餘 7 名犯人於灣仔入境處縱火,威脅政府接受他們申請留港,結果造成 2 死 40 多傷的慘劇。這個事件不但震驚全港,更令人髮指。但十多年後,施君龍和另外 5 位涉案犯人,居然可以成功申請單程證,並取得香港居民資格!試問,世界上有哪一個國家或地區,會接受在當地犯上嚴重罪行的外來人口,申請成為當地公民!?但這個事件偏偏在香港這個扭曲常識,歪曲法理的『專制政權』出現!……最無稽的是,黎楝國為了維護單程證制度,扭曲法理常識,稱香港是移民城市,很多香港人的父母和祖父母都是自大陸來港,並理橫節曲指施君龍已經改過自身,他的申請亦符合家庭團聚的原則。黎局長,首先香港人的父母和祖父母並不是縱火殺人犯,你根本比喻不倫!改過自身就可以無國界移民的說法,更加是荒天下之大謬!……就是因為梁振英上台後,香港就如李嘉誠所說變成人治社會嗎?」(2013-12-01)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