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2月17日 星期二

趣圖趣聞︰2013-11-11 至 2013-12-17

        最近實在很累很累。身體尚可支撐,精神實在透支,每天回家,就只能發呆,完全提不起勁看電影或寫文章,何況回家還要工作,從十一月底開始,時間真的完全不夠用,麻煩小事累積起來,一個疏忽就教人頭痕。還有四個工作天。貼幾篇趣文自娛一下吧。




        功德無量﹗喜聞有心人將全套 1006 期的《兒童樂園》上載互聯網,1953 年至 1994 年的都有,「他嘗試以個人力量去承擔這項艱鉅偉大的工程。經過長時間公餘不斷耐心默默地苦幹,終於有了结果。成績就在網上。這位讀者出力、出錢,就是不出名、不牟利。為的是讓大家——舊、新、老、小讀者,都可以看到他念念不忘的《兒童樂園》」,實在令人敬佩,所以說,人間還是有樂園的﹗
        嗯,原來我也「寫錯」了快三十年啊。是我輸在起跑線,幼稚園時基礎打得不佳,還是我求學太馬虎,大學讀文字學時沒尋根究底?雖然這一橫是指事符號,表示盛器裡可以吃的東西,確實有其用意,但即使一直「寫錯」,我不打算與幼稚園生一起「與時並進」,改掉「陋習」的啦。再說,現在約定俗成的「異體」,大家早已見慣見熟,更何況中國人乃「粒食之民」,一橫寫成了一點,也合符事實啊。嗯,為免以後老師們教錯學生錯別字,建議教育局開辦「最緊要正字」班,邀請沈卓盈親自教我寫「正」字,我會考慮「改邪歸正」的,哈哈。【蘋果日報】〈「食」字點樣寫?補習天王都唔識〉(2013-11-23)
        如果可以狂妄地選一位作者當我的代言人,我會選,月巴氏﹗月巴氏〈讀書是,以手指月而月不在指。〉︰「活到這一把年紀,唔算好老但又絕對不後生;讀咗一定年月的書,累積了一堆(好似有用但又唔見好用得著的)知識,竟然開始感到:自己好多嘢都唔識。……資訊不等同知識。現在連搭巴士搭地鐵都會(被迫)睇到資訊,但睇完,其實等於冇睇——你只是『知道』一樣嘢,而不是『明白』一樣嘢。像你知道路姆西好 hit,但路姆西在某層面象徵了甚麼?……不要怕或避睇艱深的書。買了一本深嘢,不要懶神聖咁供奉喺書櫃,大可先丟埋一邊,令這本書原先俾你的神聖感減淡,然後懶不屑地,揭佢幾頁,睇吓個尾,慢慢就會覺得本嘢其實唔太深啫。他用了一個比喻去說明,就像越級挑戰去溝一個高竇女,不要先被佢個勢拋窒——或許現實中的我總是被高竇女拋窒,這方法對我不管用,我依然挑戰不了艱深的書。」總是被拋窒,所以,月巴了解我,我了解月巴……(2013-12-11)
        林書帆〈為什麼雞雞長這樣?——讀《下流科學》〉︰「這本書的立論圍繞在以逆向工程(reverse engineering)去推論我們現有的器官或行為在生物適應上有什麼價值,或者某些特性只是某個適應的副產品。比如為什麼人類性交要有抽插的動作,而不是像打針那樣插入一次就好?原來是人類獨有的陰莖構造龜頭和冠狀脊配合抽吸的動作,可以盡量把陰道中前一個競爭者的精液『舀』出來,這樣的目的似乎兩分鐘就足夠達成,因為根據適應理論,交配時間愈長愈容易引來社群中其他成員嫉妒,可能因隨之而來的打鬥受傷,快槍俠則可以在相同時間內散播較多種子。這就是為什麼『延遲射精在男性人口中比例僅低達百分之○.一五,而早洩者則高達百分之三十』,而且延遲射精的原因常常也是因為服用抗腎上腺素藥物或抗憂鬱劑,這個數據或可稍減男性朋友關於早洩的心理壓力,那為什麼現在 google 搜尋的結果絕大多數都是在教人怎麼延遲射精?依照白令(Jesse Bering)的推測,這是因為人可能是『唯一一種在性交時會對我們性伴侶產生同理心的物種。男人可能會想要在性行為中滿足他們的伴侶,而非只顧自己的歡愉』(好感人啊)。附帶一提,一般來說女性達到高潮需要男性兩倍左右的時間,而其在演化上的功能也尚不明朗,因此有學者認為它只是演化的偶然,因為陰蒂與陰莖是相同的胚胎基質發育而成。」(2013-12-09)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