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1月23日 星期六

那天,我愛上了一家叫 “Novel” 的酒吧——《他來的那天》(The Day He Arrives)

  近十年韓國電影在全球屢放異彩,不少導演名成利就,國際矚目,甚至駸駸然擠身世界電影大師之列。在這批優秀的電影作者(Auteur)之中,洪尚秀(Hong San Soo)是最少香港人談論的,雖然他拍攝的全是主流觀眾最愛的愛情片,但他的電影往往就只是幾對男女不停吃飯聊天、把酒談情,場景重重覆覆,情節簡單,通篇對話,其風格實與當代許多張狂肆意或冷酷晦暗的韓國導演甚為不同,當中的焦慮與空虛,幽默與無聊,未必是看慣一般商業化的愛情片的觀眾容易接受的。有些傳媒與影評人喜歡稱洪尚秀為韓國伊力盧馬(Éric Rohmer)或活地亞倫(Woody Allen),雖說標籤化後隨之而來的是主體的失落,但無可否認這是很方便的宣傳策略;我喜歡伊力盧馬,因此也對洪尚秀頗有興趣。其實我一兩年前就已讀過網友的介紹文章了,但始終未曾接觸過他的電影,今年香港夏日國際電影節(Summer HKIFF)選映他的最新作品《他來的那天》(The Day He Arrives,2011),正好是一次絕佳的機會,讓我嚐嚐韓片的風味︰
  洪尚秀又找來個不拍片的導演,再次讓好色男、愛才女好好發揮又酒又慾的本能。導演入城訪友不果,偶遇幾個陌生的學生酒桌上吹水,爛醉摸上前度的家,做了蠢事。如果不是找不到友人……不用猜疑,第二個可能性馬上揭盅。導演這次跟友人到酒吧豪飲,卻看上和前度長得一樣的老闆娘,如果和老闆娘上床,該怎的機緣暗合?奇斯洛夫斯基原來也有非常寫實版,即使洪尚秀亮出底牌,仍有餘音裊裊,他講古的本領果然愈練愈高強,問你服未?
  這段電影節的官方宣傳文字頗有點不知所云,不過本片的故事確實是可虛可實,一開首講一名年輕導演往首爾找尋同行朋友,豈料朋友暫未有空,胡里胡塗竟乘醉摸上前度情人家中纏綿,轉眼第二日終於找到朋友,兩人吃吃喝喝,兼找來朋友的美人同事與從前合作過的潦倒演員把酒談歡,在酒吧卻遇上與前度長得一模一樣的老闆娘,色心驟起,無法收拾,但又有點不知怎樣入手,結果一行人反覆回到同一間餐廳、光顧同一家酒吧,重覆遇上同一群路人、講做同一套言行,第三日、第四日……到底導演一行人經過多少天呢?可能他們經歷的都是同一天,是同一天的不同可能性,因為按照導演的敘述,他們彷彿就不記得昨天發生過甚麼事,每次來到那酒吧,口吻都像是第一次來似的,然而這個導演口甜舌滑,價值虛無,根本是信不過的,而且雖然這群人每天做的事都差不多,彼此感情按影片的播放時序倒實在產生了微妙的變化,不像是日日重新開始的。不過誰會知道真相呢?這家酒吧名為“Novel”,就暗示了在這裡事事都可子烏虛有,何況影片題為「他來的那天」,講的也許就是「那一天」,沒有第二天了吧。不過呢,說不定一切都是洪尚秀向觀眾開的玩笑,重要的不再是故事,而是人物的性格與關係吧。
  雖然《他來的那天》在敘事上玩了不少搞鬼伎倆,洪尚秀真正「關心的始終是最基本人與人之間的相處,特別是男女感情之中的冒昧和莽撞,兩性在談情時不斷重複的愚昧言行和種種讓人失笑的陳腔濫調。……上述種種在情節,場景和對白上的相似和巧合,與其說是男女角色之間的浪漫緣分,不如說是在呈現人性滑稽和可笑的一面︰人類總要重複同樣的錯誤,說出相同的話,愛上錯誤的人」,Garrick 這段見解實在精闢。本片的男主角(柳俊相飾)是個失意導演,拍過幾部小品,薄有名聲,可能是未得片商垂青,更可能是江郎才盡,於是暫時停機轉行教電影,人生不見有何目標,見到漂亮女子,滿腦子就只有性,甜言蜜語誘上床後竟即叫對方忘掉自己,甚至不要傳送手機短信,自第三者觀之,其言行實在好笑,賤格又抵死,偏偏就能到處留情。或許這是酒肉情場的常見人事,情定終生是樣板前戲,分手不見是完場結語,大家都是這樣玩,就沒甚麼莫名其妙的了。他看中的老闆娘(金寶京飾)終日不在酒吧,卻總在關鍵時刻出場,非常神秘,據說她外面有不少男人,是有點經歷的人,那麼她受導演誘惑,其實未必是上當,不過視為友誼賽,導演才是自以為可操弄感情而被感情操弄的人。至於導演的朋友(金相仲飾),性格則比較沉默,喜歡才女同行(宋善美飾)但又不敢展開攻勢,但兩人彷彿互有默契,只維持曖昧關係,感情反而最真誠最穩定。才女主動外向,對江郎導演似乎有點兒興趣,喜歡他的談吐與才藝,但又不見得真想發展甚麼關係,不過假如導演如果不是遇上老闆娘,會不會轉攻才女,實是很可猜疑的未知之數。洪尚秀描繪的這兩對男女,筆觸平實,你我身邊也許都有這樣的人,甚至我們本身就是這樣的人,在情慾之場偶然相遇,戛然而止,沒有贏家輸家,只有不著邊際的對話與直截了當的性,很無聊,但在這虛無社會,到底甚麼是真正的情趣呢?
  看洪尚秀的戲,無疑是會想到伊力盧馬或活地亞倫的,整套片就是對話對話與對話。《他來的那天》的主要人物都是電影行業中人,卻甚少談到電影,也沒有多少知識分子的格調,對談非常自然,也有不少搞笑位,如潦倒演員提到女生總愛問別人對自己有何印象,其實只要說她們同時擁有兩種相反的特質,例如「你表面上很熱情奔放,但內裡有一顆溫柔易碎的心」、「你看似很保守,其實很願意與人交心」等等,女生通常都會很驚訝說「你說得真準﹗你怎麼知道的?」從而就可俘虜女性的心。有趣地,才女聽後立即問他覺得自己怎樣,他支吾數秒後以相同原則道出看法,才女竟然真的表示驚喜……到底是女生容易以言語抬哄,還是這是女生刻意迎合騙取信任的手腕?抑或這是巴南效應(Barnum effect)的生活顯例?《他來的那天》這類對白挺好笑的,但這類對白其實都來自日常生活,在香港,葉念琛或彭浩翔等都一定寫得出來,但表現得如此平實不賣葷腥,就很講脊骨與功力了。洪尚秀指導演員的功力實在好,據說他真的會讓演員喝得半醉時才拍攝,而且愛即興創作劇本寫對白,片中人人都演得極為自然,而且他愛以長時間鏡頭在中遠距離拍攝人物對話,演員分分秒秒都要在狀態,觀眾亦可憑喜好將視點放在任何一人身上,細察其與各人的交流,喜歡看群戲的觀眾一定看得非常滿足。初看洪尚秀的電影,可能會不習慣他一些頗突兀的拉近鏡頭,不過我只看過他這部作品,也不太能考究他的說法了。最後還值得一提的是,像伊力盧馬與活地亞倫電影中的女子,這部戲的女角都非常漂亮﹗

原文寫於 2011 年 8 月 25 日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