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1月23日 星期六

How big are you for your dream?——《追夢戰隊》(The Dreamers)

  上年香港國際電影節,我看的第一部作品,是 Riri Riza 執導的《天虹戰隊小學》(The Rainbow Troops,2008),那是我第一次看印尼電影,第一次在戲院見到導演,感覺至今新鮮。該片確實是不俗,後來還獲得上屆由香港舉辦的亞洲電影大獎的最佳電影與最佳剪接提名,今年第二部曲《追夢戰隊》(The Dreamers,Riri Riza,2009。印尼片名 Sang Pemimpi),自是不可錯過︰
  上集《天虹戰隊小學》傳揚的是「人人也應有接受教育的權利」的宏念,第二部曲《追夢戰隊》則讚頌「為了圓夢,一追再追,追趕生命裡一分一秒,不管是否可笑」的精神。上集伊高(Ikal)還是小學生,天真爛漫,讀貧窮村校,面殺校危機,幸好有菩薩心腸的好老師循循善誘,即使生活艱苦,同學資質參差,終究憑堅定志向和純真童心捱過來了。這集伊高升上中學,學校不再在殺校之列,有年青用心的老師,有外嚴內慈的校長,本來前途稍見曙光,可惜他家境愈加窮困(父親做了廿年礦工也不能升職,後來收到升職信,卻原來空歡喜一場,而且身體也越來越差),時局愈加動蕩(國營礦業 PN Timah 在八十年代初關門大吉,無數工人失業,父親也是其中之一。影片也隱隱透露當年政局變化,華人勢力逐漸擴張,三兄弟做苦力的,正是華人公司),只能與兄弟阿喜(Arai)和占邦(Jimbron)半工半讀,苦力、外賣、推銷,多苦的都幹,繼續為理想而戰。這三兄弟的理想是宏大的,老師教他們目光不能只留在印尼,要放眼世界——到雅加達讀大學,然後去歐洲開眼界,赴法國欣賞文學藝術哲學,接著到非洲探險……換了是香港學生,可能會問︰「老師你去過了嗎?自己也做不了,有何資格叫我們去?那麼難,又怎麼能做到?我現在好食好住,去什麼去?」
  伊高、阿喜和占邦從來都沒有問。雖然不過十六七歲,但早已明白「只要有夢想,凡事可成真」這俗語其實中間欠了一句「不要問成敗,默默去耕耘」,因為老師教他們應該考慮不是“how big is your dream, but how big you are for the dream”。法國夢那麼遙遠,過程又如此艱辛,伊高當然動搖過、迷惑過,但有師友鼓勵,最終還是回到正軌,攜手追夢。特別是阿喜,他是三兄弟的領袖,凡事勇往直前,無懼無悔,他帶伊高和占邦闖蕩江湖,曾帶二人探索艷情影片的奧秘,不時又做逃學威龍,但別人經濟有困難時,他會主動將辛苦儲起來的出國本錢全送出來,而知道口吃的占邦想騎馬哄情人一笑,又暗暗為好友打點一切——他像小魔鬼又像小天使,這也是「夢想」的本質,「夢想」會不住考驗你,有時會帶你到歧路,但柳暗花明又一村,達觀面對,一路風光總是美好的。
  本片採倒敘結構,一開始伊高已是大學畢業生,老不甘願的困在郵局工作,而阿喜更與他鬧翻了,已有一段日子不知所蹤,於是伊高就對觀眾講述昔日三兄弟的故事,找出二人分別的緣由。觀眾大概也預知伊高和阿喜最終會重遇和初,重踏尋夢之旅,因此真正關心的,乃是當中的曲曲折折與悲喜起跌。其實,一如無數同類勵志劇,當中情節都不算新奇,但導演敘事詳略得宜,不徐不疾,人物有血有肉,實在使人投入感動。與《天虹戰隊小學》相比,本片不及其清新靈動、純真自然,但敘事之流暢,劇本之紮實,倒是猶有過之。導演結合言志與娛樂的功力,又進了一步,例如阿喜為討情人歡心,竟跟騎呢鄉村歌手歌藝,最終以情歌打動芳心一段,雖然老土搞笑,但著實討喜,可惜在香港不易買到原聲唱片呢。如果誰找到本片與《天虹戰隊小學》的唱片,請務必告訴我。
  Riri Riza 大概很喜歡香港,所以這次參加香港國際電影節,他也再次到朗豪坊戲院跟觀眾會面。這是我第二次見到他了,雖然不敬,但我確實覺得他長得很像某無線演員。導演很謙虛。席間他提到這兩部影片都在印尼較不知名的小島拍攝,因此可拍攝到當地最真實最基層的風土人情。我同意,事實上這兩部影片最吸引我的,正是印尼漁村與鄉郊的風貌。不忍見其窮其舊,但喜見其真其樂。可是導演說因為影片大熱,這小島現在常有傳媒和遊客到訪,不少居民都發起明星夢了。這也是難以避免的事吧。本片改編自 Andrea Hirata 的四部曲小說,不少觀眾希望他開拍第三集,導演說應該會拍的,但他最想的,還是繼續嘗試自家創作。目前他最想開拍的,乃是以印尼建國前的歷史為題材的影片,主題是現代人經常遺忘了的——“Hope”。這,就是 Riri Riza 的夢吧。

原文寫於 2010 年 3 月 29 日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