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0月17日 星期四

閒讀偶抄︰2013-09-29 至 2013-10-16

  近兩個星期沒寫 BLOG 了,應是近兩三年來的第一次。除了忙碌,還是懶惰,但我其實真的很想多擠點時間寫文章的。沒時間寫,唯有抄吧,因為有些事,實在不吐不快︰

萬人齊撐!!!快發牌比香港電視!!!】專頁(現已有逾四十萬市民按 LIKE)
        不必多講,按 LIKE 再說。其實我已很久不看電視,即使發了牌給魔童,我也不會看,然而黑廂作業,包庇爛台,又豈能姑息?可惜的是十萬 LIKE 也未必有用,假如有人廣邀十萬人遊行請願,大家願意站出來支持嗎?想遠點,其實這挺可悲的,不發電視牌,即「天怒人怨」,半夜間已能集合數十萬人的聲音,但對其他更重要的政經事務,香港人總是不肯多走一步多發聲,卻不知培養公民意識,爭取自由民主,才是保障自身權利的關鍵啊。假使今天有真普選,政府又怎會不發牌?雖然按 LIKE 並不代表甚麼,但爭取普選的專頁,如果有數十萬 LIKE,看看輿論、政黨與政府的反應會怎樣?(2013-10-15)
        支不支持王維基與 HKTV 是一回事;政府朝令夕改,黑廂作業,卻是忍無可忍,不可姑息之事。行政會議保密原則不等於可拒絕交代決策之理據,前廣管局的建議為何不被接納也應公開解釋。從無上限到突然封頂,當中到底有多少個一「籃/男」子呢?(2013-10-16)

  健吾〈除了交稅,港人還願意為香港做什麼〉︰「……他們知道一個地方由極權走到民主,幾多人付出過什麼?翻看簡單的台灣史,台灣今時今日被稱為『有民主,物價又低,又有人情味』,有幾多人付出過自己的青春呢?……台灣今時今日擁有的東西,都是很多人的犧牲換來的。反觀香港,過去 20 年,大家沉迷『回歸』、『中國好香港好』,一大票用移民買了外國護照作政治保險的人又回到香港賺錢(更甚者有星期日明報的被訪者自稱『想』回來搞社運,但最終他們仍在加拿大。多謝晒),叫沒有外國護照的下一代要『捱下』、『唔好咁多怨言』、『北望神州發展』。他們對香港負過什麼責任?……現在,人人都高呼 This city is dying,再盤算移民到什麼地方。他們很愛說『移民都是為了孩子』。就像上一代舉家逃到英美加各地的香港人。對他們來說,政治運動所付出的,他們都不願給。到有些學者走出來,不惜以身犯險去爭取普選,你認為他們不知道有機會會坐牢,甚至可以坐很久很久,會毀掉他們的人生?卻又有另一班人總是在取笑他們,猜度他們,說他們來撈政治油水云云。各位家長,尤其是有兒女要報幼稚園的家長,健吾斗膽,問你們一條問題:20 年後,請問你會向你的子女,說一個怎麼樣的香港故事?」(2013-10-12)
        練乙錚很少寫得那麼悲……練乙錚〈深切反省.論蝗.陰陽失調妨礙經濟轉型〉︰「終於,大家看清楚了這齣沒有英雄的戲。權力在幕後皺了一下眉,主角沒吭半句聲,就轉身、鞠躬、退場,只餘鎂光燈照耀着留下的『認真聆聽、虛心接受、深切反省』十二個字。……是什麼不可抗力,令這位我城的最後一位堅貞的左派革命者那麽自然而然地、幾乎本能地向那早已變質的權力毫無剩餘地交出自己的人格尊嚴?這是悲劇嗎?不是了。任何一齣戲,主角沒有了尊嚴,就再無喜無悲之可言;觀眾看到的,大概只和新聞故事裏的黑社會讓某冒犯了它的大明星嚥狗屎一樣。不過,盡管如此,這種戲還是有其非本意當中的警世涵義。『樂土』淪陷之後,原來的知識分子、社會精英,無論立場如何,都不會有好下場——大家記得,便是領袖推崇備至的那位文壇大旗手如果『解放』後還活着,不是也得識趣地自動消聲、不然就要蹲到牢子裏去寫他的雜文嗎?今天偶一上演的一齣無喜無悲劇,明天將變成恆久的日常生活。今天你自願奉獻那五千元的紅豆湯,明天你還得交出你的長子繼承權。融合吧。這是天意。」(2013-10-15)

大陸為何提出要禁播/規管《喜羊羊》的內容?看,難怪唔畀播啦!(圖:Albert Cheung)

  《明報》的失誤,乃大眾之願望……不知以某狼睚眥必報的性格,將來會有何行動?

人民不會忘記。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