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9月4日 星期三

Want to Play a Game of Hide and Clap?——《詭屋驚凶實錄》(The Conjuring)


  本來想寫《激戰》的,但開學數日,工作「驚凶」而至,唯有暫時擱筆。上星期趁開學前最後的休息時間趕了去看溫子仁(James Wan)導演新作《詭屋驚凶實錄》(The Conjuring,2013),今年鬼月上畫的電影,不少都相當出色,但就以這部最為應節,於是即晚就寫了點感想,稍加整理、發揮,願邪靈不會怪我寫得拙劣,纏繞我侵害我吧。

  其實我在數個月前看到《詭屋驚凶實錄》的預告片時,已覺得陰風陣陣,既心中發毛,又很想去看。溫子仁拍過《恐懼鬥室》(Saw,2004)與《兒凶》(Insidious,2011),都是有口碑的恐怖片,《詭屋驚凶實錄》遂予人頗大信心,再者本片取材自國際知名靈探華倫夫婦(Ed and Lorraine Warren)的「真實案件」,那就更令人期待了。華倫夫婦調查過的靈異事件,不少都已拍成影視作品,包括歷年已十次被改編成恐怖片的陰宅疑案(The Amityville Horror),名聲甚響,這次佩倫氏(the Perron family)一家的古宅靈案據稱是他倆未曾公開過的,那就更令人期待了,故影片未上畫,已獲恐怖片迷高度關注,相關訪問更是傳遍互聯網︰

  “The Conjuring IS based on a 'true story'... our story. However, the film is not based on my trilogy House of Darkness House of Light. It is, instead, based upon the case files of Ed & Lorraine Warren. ... There are liberties taken and a few discrepancies but overall, it is what it claims to be - based on a true story, believe it or not.”- Andrea Perron (in a Letter to Horror-Movies.ca, June 2013)

  邪靈之事,孰真孰假,無人可知,佩倫家長女的「供詞」自也不必盡信,但言之鑿鑿,縱不能加添恐怖氣氛,還是頗引人欲探知究竟的。事實上編劇也深知華倫夫婦的「本事」,故一開場就以他倆的另一名案引入,雖然此案與佩倫氏毫不相干,本片卻巧妙地將兩者扣連起來——相信不少觀眾,一開場就被那具恐怖的洋娃娃(The Annabelle Doll)捏住了膽子。據說這具現實中真有其物的洋娃娃有邪靈附身,曾害過不少人命,連聲稱有通靈眼的洛琳都不願多直視,一直就收藏在兩夫婦的靈異博物館中小心保管,相貌雖然不如電影中猙獰恐怖,卻是更加詭異。這第一幕沒有鮮血,也沒有人死,但強勁的配樂(注意這不是說靠聲浪嚇人)、視點的設計(不過是兩個女生數道房昑的轉換),溫子仁只用三招兩式,那陣恐怖感已驚凶襲來,而且洋娃娃已如此詭異,更襯托得其後佩倫氏遇上的邪靈更加神秘強大,確實甚是高招。


(本片無論是標題設計、服裝與道具都很有七十年代的味道)

  是的,《詭屋驚凶實錄》之好,在於溫子仁「踏實」,以六七十年代的恐怖片風格(我不想用易生誤會的 “old-school” 一詞形容)拍攝,靠的是精準的電影語言,少用 CG,不賣血腥,沒有性感美女,不玩手搖跟拍,一道半掩的房門,一塊掛牆的鏡子,已足以教人緊張不已。溫子仁慢慢透過故事告訴你值得留意、注視、恐懼的地方,然後以精確而俐落的分鏡攻進你的心坎,你未必次次都「嚇一跳」,但肯定背脊發涼難以安坐。《詭屋驚凶實錄》借用、翻新了不少經典恐怖片的橋段,從《驅魔人》(The Exorcist,dir: William Friedkin,1973)到近年的《午夜靈異錄像》(Paranormal Activity,dir: Oren Peli,2007),都可以在本片找到其「鬼影」,有些觀眾也許會覺得許多場面熟口熟面,但批評本片「驚嚇位不多」的,也許是這些年來看得太多妖魔成群血流成河的恐怖片,感官麻木了,忘了「驚嚇」和「恐怖」其實是兩回事,甚至有種「挑戰」恐怖片的好勝心態,覺得踏出戲院後說「都唔係好驚丫」才了得,其實,看恐怖片不只是為「求嚇」吧。緊張、迷離、奇幻、心虧……真正的恐怖,不單是突如其來撲面而至的尖聲衝擊,不一定是逐個逐個被穿腸破肚的變態慘況,一代驚悚懸疑片宗師希治閣(Alfred Hitchcock)所教的 “suspense” 與 “surprise” 的分別也不足以窮盡其可能性。《詭屋驚凶實錄》最有趣/可怖的地方是沒有人逃跑或放棄,大家齊齊面對,但即使十一個人緊緊靠攏,屋中邪靈依然有方法搞怪,溫子仁總是有辦法扯你到詭屋深淵。當你看到一家無辜受盡「恐襲」,自是心生憐憫,而維娜法米嘉(Vera Farmiga)飾演的洛琳,溫婉而堅定,雖與佩倫氏無血緣關係無直接利益,即使累得自己女兒也有性命危機,依然願意同為他們對抗邪魔,難道你不為他們的平安而關心與擔憂?平時看恐怖片,總有些閒角你是覺得死不足惜/非死不可/總要為劇情犧牲的,但看《詭屋驚凶實錄》,你真的不想任何一個人出事。因為關心,所以更感恐怖,從這個角度看,《詭屋驚凶實錄》即使不算上佳,但已實在值得一讚——其實從甚麼時候開始,連恐怖片也變得越來越涼薄呢?
  最後兩點︰

  一、電影中華倫夫婦提到根本沒有邪靈附物這回事,邪靈只是假借某物,令人以為有鬼怪作祟,以其「恐懼」為食,最後目的是擊潰其心智,佔據其體。這「理論」不算新鮮,卻比不少鬼片「科學」多了。邪靈真的只為百年前的「怨氣」「報仇」?當然沒那麼「簡單」吧。

  二、我總覺得維娜法米嘉有種關詠荷式的美態,真想林超賢嘗試找張家輝與關詠荷合作拍一套港版《詭屋驚凶實錄》(名為「鬼戰」?),講他倆驅除魔道,肯定大收旺場,可惜張家輝與關詠荷說過不會再合作了。今天的香港很難拍出像樣的驅魔片了,林正英仙遊,還有誰能當正氣捉鬼大師?司徒某君?想出事咩﹗再說,最近經常搶佔香港政治、教育新聞版面的某些婦女及其團體,其面目言行實在比 The Annabelle Doll 更可怖,現實如此,難怪虛構的鬼片不能嚇倒人了。

15 則留言:

  1. 人愈來愈涼薄,所以電影也都如此。
    我喜歡電影中關於家庭的描寫,這齣比起其他那些一味靠嚇的影片,無疑踏實和有內容得多。(Hide and clap 那段,真係嚇到彈起!)

    回覆刪除
    回覆
    1. 整部片的恐怖感到開始驅魔「大戰」後直線下降,但之前真係近年少見的密集、濃烈……其實我也不算很「驚」,但真的很緊張﹗

      刪除
  2. 仲係味敢去睇,但有人約。不怕睇時驚,怕的是睇完後一個人在家時驚。

    回覆刪除
    回覆
    1. 我「身經百戰」了,還好,倒是自己一個人去東南亞旅行時,深夜會不敢關燈睡,哈哈,終究還是膽小呢……

      刪除
    2. 你跟坐在我後面的同事一樣,在酒店不敢關燈睡,跟我打令一樣.最近一次旅行,他就因此給我薄責幾句. 想起好笑喎.

      刪除
    3. 哈哈,一個人我才會這樣啦,與朋友旅行就不用了 :p

      刪除
  3. 回覆
    1. 驗證碼?甚麼來的?還未摸熟這兒…… :(

      刪除
    2. 我也剛發現我的網誌設有留言字詞驗證(即要留言的朋友要先輸入驗證碼才可留言)。要到[設定]>[文章和留言]內,在[顯示字詞驗證]處選[否]。
      btw, 你的舊文章是怎樣搬來這裡呢?

      刪除
    3. 原來如此﹗ 已解除驗證碼了~

      搬家嘛…… 笨方法,一篇篇 highlight 全文 copy & paste 過來……

      刪除
  4. 真佩服你好大膽~~我怕怕。

    回覆刪除
  5. 驟眼看, The Conjuring 裡的 “The Annabelle Doll” 與 Saw 裡的 “Billy the Puppet” 在感覺上及 “氣質” 上, 真的有幾分相似啊 …. XDDD

    回覆刪除
    回覆
    1. Annabelle Doll「長大後」的模樣 XD

      刪除
  6. 女主角沒有關詠荷也不要緊,林超賢其實可以找陳法拉來演啊,反正奇幻夜已有鬼片演出經驗,衝上雲霄2更證明陳法拉絕對carry到鬼故中既詭異不安感,加埋胡杏兒做冤魂 (Zoe!?),Triangel 絕對應列入博物館之中,與The Annabelle Doll的嚇破膽能力不相伯仲!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