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9月23日 星期一

一輩子至少要看一次「巴黎癲馬」,才知道女人能美到甚麼程度﹗——《永恆的癲馬》(Le Crazy Horse Paris, FOREVER CRAZY)

  星期五晚終於欣賞了法國國寶級的「巴黎癲馬」(Le Crazy Horse de Paris)歌舞表演《永恆的癲馬》(FOREVER CRAZY)。名譽六十年,這次來港公演,城中名人自是奔走相告,如陶傑就說「如果一生人只能到巴黎一次,就必須看一次《巴黎癲馬》」,又說要以「美、尊崇及讚歎的目光」欣賞,但我昨晚入場前,其實只粗粗看過維基的介紹,談不上有多少認識,真是個藝術門外漢。「巴黎癲馬」由法國前衛藝術家阿倫貝納丁(Alain Bernardin)於 1951 年創立,走的是高檔歌廳表演(Cabaret)的形式,以色彩絢爛的光影、銷魂撩人的音樂、冶艷性感的舞步,號稱「頌揚和發掘女性特有的美態——堅強、獨立與美麗」。眾癲馬女郎不單要經歷艱辛的古典舞蹈訓練,身形線條每個細節也有嚴格要求︰身高必須介乎 168 至 172 公分、體重按個別體形設上、下限各 2 公斤、身長與腿長比例約 1 比 3 至 2 比 3、乳頭之間的距離是 27 公分、肚臍至恥骨的距離是 13 公分。表演期間,她們均幾乎全裸示人,但性感到了極致,挑起的不是色慾,春色誘人卻不起低俗幻想,難怪其藝術總監阿里馬達維(Ali Mahdavi)敢自讚「一輩子至少要看一次巴黎癲馬,才知道女人能美到甚麼程度」。當然,難免會有人說這種肉體美的浪蕩想像是女性的思想牢籠,但品味這回事總是難以言詮的,「巴黎癲馬」完美的曲線、精彩的舞蹈,畢竟是結合「性」與「美」的終極饗宴,千元票價也物有所值啊﹗。


當晚買的場刊
  「巴黎癲馬」的表演極盡聲色之娛,選用的流行歌曲、電子音樂與爵士樂都很精彩,我不太懂音樂,無法形容當中妙處,可惜回家上網只能找到其中幾首樂曲,不能一一與各位分享了。這首 “Zou bisou bisou” 是其中一首我較深印象的,此曲早在 1960 年已由 Gillian Hills 熱唱過了(她演過安東尼奧尼(Michelangelo Antonioni)的《春光乍洩》(Blowup,1966)﹗),但我比較喜歡 Jessica Paré 前年翻唱的版本呢﹗喜歡看美劇的朋友應該都聽過了吧?
   

 冶艷動人至極的表演﹗

3 則留言:

  1. 之前那兩齣癲馬電影,其實我好想看的,可惜錯過了。現在買碟回家看,又覺得有點怪怪的...
    話說回來,昨晚那齣 The Trial,你感覺到「恐懼」嗎?我只能體會當中的荒謬絕倫 :s

    回覆刪除
    回覆
    1. 癲馬電影?我可沒看過呢,不知道和真正表演有何分別呢?

      我不是感到「恐懼」,nightmare 也不一定是嚇人的,荒謬的東西也包含在其中啊

      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