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9月16日 星期一

趣圖趣聞︰2013-08-11 至 2013-09-15


那些年最有趣的發明(到現在仍是那麼有趣﹗)
原來叮噹是在 2112 年 9 月 3 日「誕生」的﹗遲來的︰祝生日快樂﹗



        原來華姐已仙遊,難怪現在都不好吃了……小思〈華姐清湯腩〉︰「我不必講食物了,單講華姐。一位平常老人家,最初幾年,繁忙時分她還親自落單、收拾、抹枱。近幾年多常坐在店裏,支着頭跟熟客閒話幾句。有一次,我要了碗牛腩河,河粉照常滑,湯照常鮮甜,可是牛腩卻失常的韌。我不是個慣投訴的人,只好用筷子把牛腩放在嘴上拉扯一番。華姐正坐在對面,看不過眼問道:『做乜嘢?』我說好韌。沒想過她二話不說,拿雙筷子從我碗中挾了一件牛腩放進口裏吃,『係喎!』就立刻叫人換過一碗給我。還親自去查看鍋中牛腩,又與掌勺人討論了一陣。這就是華姐的態度。最近一兩年,不見華姐在店。大概退休在家吧。只是伙計換了些,湯水沒那麼鮮,我忽然有些不好的感覺。曾有一次冒昧問像老闆的人:『華姐呢?幾好嗎?』那人沒答我。最近,皇后大道西正街附近開了間『華姐清湯腩』。據說華姐已去世,店是由她孫女開的。接受飲食雜誌訪問時,孫女說要繼承祖業。我想繼承牛腩、湯水製法重要,但更重要是繼承工作態度。但願華姐後人能堅守。」(2013-08-11)

有趣文章︰〈21 種你沒聽過的奇獸

科幻小說大師阿西莫夫(Isaac Asimov)五十年前對 2014 年的世界之預測

  邁克〈一場春夢〉︰「坊間一直說香港西片譯名今不如昔,有時我也湊熱鬧加入大合唱,把無名的前朝師爺捧上天,不過公平說一句,每個時代都有教人拍案叫絕的佳作和掩鼻而行的劣作,實在不宜一竹竿打翻一船人。譬如這批比利懷特作品的中譯便有辣有唔辣,並非個個天姿國色,其中《Fedora》夾硬譯《迷情》就很壞,毫無特色過目即忘,而我們口中理所當然的《日落大道》,原來公映時譯《紅樓金粉》,也真是有欠大方——前者是後者隔了悠悠二十八年的解藥,既然一部鍍了金,另一部不妨掛上《紅樓殘粉》招牌,起碼有呼應作用。……《一二三》譯《玉女風流》,是沒有辦法中的辦法,夾在《桃色公寓》和《花街神女》之間,順手替導演抹上香艷色彩。之後還有《引狼入室》,懷特先生的名譽是水洗不清了,屈他專攻情色對票房可以提供保證,不過論級數卻和生鬼的原名《吻我吧,笨蛋》相差太遠。柯德莉夏萍主演的《下午的愛情》譯《巴黎春夢》,賣的是粉絲最受的浪漫,可是四個字湊在一起一點也不起眼,吸引力還不如唐滌生異曲同工的《花都綺夢》。」(2013-08-30)

  邁克〈山寨唐詩體〉︰「(上海華納公司四十年代的老臣子朱曾汶)表示『引進美國電影,宣傳最吃重的一項工作要算譯片名。片名與影片賣座有直接關係,因此影片方和影院方對它都十分重視。那時的影片譯名不像今天那樣根據原名直譯即可,字數再多也無妨,而是偏重四個字的,要典雅大方,有文藝味兒。』一個長期盤踞心頭的疑團終於解開了,香港優秀的四字譯名傳統,果然源自十里洋場。……朱先生舉的著名例子,《亂世佳人》、《魂斷藍橋》、《美人計》、《金石盟》、《蝴蝶夢》、《深閨疑雲》、《北非諜影》和《一夜風流》等等,不但香港悉數照譯,東南亞華人社會也亦步亦趨,看來直到一九四九年東方紅太陽升,基本上嶺南師爺們是不怎麼需要動腦筋的。所以嚴格來說,真正具香港特色的譯名,應該是五六十年代盛行的七字經,譬如《美人如玉劍如虹》、《紅粉忠魂未了情》、《仙樂飄飄處處聞》、《蠟炬成灰淚未乾》和《英雄肝膽美人心》。當中不排除有南來文人的心血,但我想粵劇電影的影響肯定更大,因為粵劇界抑揚頓挫的山寨唐詩體蔚然成風,到處都是氣質相若的個案:《三年一哭二郎橋》、《一枝紅艷露凝香》、《火網梵宮十四年》、《凰閣恩仇未了情》、《三宮六苑斬狐妃》……」(2013-08-31)

1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