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8月18日 星期日

全城熱話,奔走相告,喜見「大細鉗」飛舞——《狂舞派》

《狂舞派》(The Way We Dance,黃修平導演,2013)


  ◆《狂舞派》好看嗎?對我來說,《狂舞派》談不上一流,但實在拍得不差——香港已有多年沒出現過以跳舞為題材的青春片了,幕前幕後雖然都有不少新晉影人,沒有多少本地經驗可循,而且開宗明義談理想的勵志片又是易討好難深刻的,但幕前幕後的鬥志與活力都躍然有生氣,值得振奮,整體而言相當可喜。當然,《狂舞派》終究新嫩,其瑕疵顯而易見,但不少觀眾以《舞出真我》系列(Step Up,2006-2012)與之比較,似乎不甚公平,《狂舞派》的製作水平與舞蹈設計固然沒法與荷里活比較,但這並不是其失分的原因,事實上《狂舞派》幕前幕後已盡力在有限資源上發揮所長了,而劇情上更有些地方比《舞出真我》寫得更出色,這也是不應忽略的。

  ◆《狂舞派》好看在甚麼地方?其弊病又在於甚麼地方?《狂舞派》青春、勵志、本土,還有幕前幕後的「小人物」為理想奮鬥的故事,許多評論與訪問都有深入分析了,本文只試談個人較在意的段落。我特別喜歡的是這部戲雖然依循同類青春片的公式,但其拒絕簡單的二元對立式人物與劇情設計,儘管寫得並不完整,但確實教人看得相當舒服。阿花的父母親戚雖然不喜歡她沉醉跳舞,但從來沒有刻意打壓她發展(可惜最後父母現身為阿花打氣的一段略嫌突兀,但可以想像的是阿花與柒良雙雙回豆腐店的表現感動了兩老);BombA 宿敵 Rooftoppers 雖然不時冷嘲熱諷,一臉臭屁,但始終尊重對手,甚至賞識對方才華,更別說會做手腳謀害了(反觀朱浩偉(Jon M. Chu)導演的《舞出真我 3D》(Step Up 3D,2010),就是採取這種正邪對立的設定);香港肥皂劇常將 Disco、嫩模、Danso 一類人事與黑社會、毒品、援交、不讀書不務正業等負面印象掛勾,又或加插諸如改邪歸正/一掃頹風/親朋認同的劇情,本片拒絕這類刻板想像或煽情處理,例如 Rebecca 驕恣張揚卻不縱色低俗,雖一度迷失,但不忘理想,她由被動受虐者轉為主動受虐者到最後認清自我原地翻身(詳參湯禎兆〈《狂舞派》打破類型禁忌〉)的心路歷程並不俗套,至於 BombA 眾人雖然擔憂 GPA(顯然成績不佳)而 Dave 則要努力兼職經營舞社(只怕是走堂常客),但影片沒有予以褒貶,只呈現其處境,尊重其選擇。即使是大學學會專室淫亂事件、網絡起底/公審/欺凌惡行為、傳媒推波助瀾揭醜聞的做法,無論有多值得批判,《狂舞派》都沒有從泛道德的層面攻擊,這都是很不「公式」的處理了。

  此外,Dave 與阿花的曖昧關係,也沒變成與柒良的三角戀,避開了陳腔濫調,也是值得一讚的,至於柒良與阿花的愛情,既搞笑又浪漫,青春男女,正當如此,青春片該拍與不該拍的,《狂舞派》也許處理得未算成熟,但已很有自覺。正如 Dave 自言與 Rebecca 都是愛自己甚於愛對方的人,這種忽然自省的未熟嫩氣,其實非常「大學生」,也可以說是《狂舞派》的特色。我最喜歡蔡瀚億飾演的這個「柒良」,他這條線寫得可比其他人更完整更真,甚至比女主角顏卓靈更加入心。不少觀眾批評《狂舞派》,就是本片文宣標榜的熱血激情,在影片中都未發揮至盡,例如阿花曾說不跳舞即渾身不自在,結果失意離開 BombA,不久便轉學太極忘了跳舞,渾不是那一回事,預告片強調的斷腳危機,原來不過是小事,談不上理想折翼,之後的迎難振翅也就未夠熱血,顯得宣傳語「為了__,你可以去到幾盡?」好像成了空談。這一點我是同意的。可是在柒良身上,我們其實可看到本片另一個清醒的追求——柒良小混混出身,後來覺悟前非,改過遷善,努力經營太極學會,扶持與自己處境相近的同路人,即使被嘲笑柒、老、怪,他也只是默默耕耘,真正落區助人,同輩不認同,不慍不火繼續努力就是了。如果「去到盡」總予人有委屈、要翻身、求揚名的躁動感覺,柒良宣示的卻是內在的超越,盡己所能,已然無憾。有人認為《狂舞派》的熱血虛浮無根,但追求理想,潛心專長,也不必講遠大目標,求主流價值,不是嗎?

  因此,本片中的大專生在行人隧道口練舞,街舞者要在狹窄的工廈展身手,我看到的並不是許多評論者高舉的「本土」,影片甚至沒有批判政府怎樣冷待藝術發展,沒有高調提出開闢更多場地之類的訴求,反正年青人嘛,總是會以自己的方法做自己喜愛的事。《狂舞派》沒有青春片易犯的「金句教育」的弊病,沒有指指點點的長輩(指引者黃貫中也從不多言),幾乎所有勵志之語,都是由柒良口中道出的(例如那句「即使是天生大細鉗,也要做最厲害的那一隻」),有他的趣怪腔調包裝(可惜的是本片的事後配音奇差,這是本片一大敗筆),加上他「過來人」的身份,再陳套的金句也變得有趣、真實起來。雖然如此,《狂舞派》圍繞著柒良的劇情總是太過漫畫化(例如開場時阿花以獨白以想像交代故事背景與人物關係,畫面熱鬧,其實很呆板),劇情過渡也總有點鬆散的感覺,黃修平在控制節奏方面真要下點苦功了。

  ◆為甚麼香港文化界如此義無反顧地讚美、推薦《狂舞派》?鄧小樺〈《狂舞派》的本土 Empowerment〉的說法是代表︰「為什麼這麼多人想幫助《狂舞派》?可能是因為看到電影全由不見經傳的新演員(街舞者)擔綱,導演黃修平又是獨立片的導演,直覺它在票房上可能比較弱勢──而電影卻又在主流和邊緣之間走了一條漂亮的平衡路線,演員個個神采飛揚,故事在許多觀眾心中激起奇蹟般的激勵效應。有時想幫助它,因為覺得它的勝利好像就是自己的勝利。……首映約會當日,好幾人跟我說,若不是我說到『性命推薦』這麼嚴重,不熟悉街舞文化的他們未必會入場……所以,幫助,不是因為它弱,而是因為,它反過來 empower 了我們。」我完全認同《狂舞派》支持者的鼓勵與盼望,香港文化人奔走相告的團結也令人感動,事實上,假如沒有他們的聲音,《狂舞派》決計不可能有目前的票房與口碑,反證其確實值得幫助,不過這當中有兩點仍是應該思考的︰

  一、在鋪天蓋地的宣傳與網路上的狂熱洗版中,有多少人的意見是得到全面、如實地反映的?舉例說,電影預告、海報與網絡文宣節錄了許多評論者的片言隻語,他們發表意見時的場合、整段評論的前文後理,似乎都未得到應有的重視。有人批評某些評論者讚口不絕,推薦再三,彷彿本片是甚麼頂尖傑作,觀影後發現有落差,質疑評論者盲目讚好,他們其實看不到這些評論者提及到的本片的不足之處,並非一味誇賞。也有評論者雖然支持本片,但其實對其整體成績有所保留,但宣傳方只節錄其三言兩語,難免令人誤會其完整意思。結果近日有評論者要在 Facebook「利申」,澄清自己完整的看法。這是非常可惜的事。

  二、從《歲月神偷》(2010)到《打擂台》(2010),從《低俗喜劇》(2012)到《一代宗師》(2013),近年的香港影壇,似乎每年都有一窩蜂討論一兩部電影的趨勢,「本土」、「憶舊」、「主體」是當中的關鍵詞。有些評論引起極大爭議(甚至投訴),亦有評論者單就一部電影的專欄文章結集已可出書。這確是很有趣的現象。這幾部電影無疑各有精彩的地方,在當時的社會時事脈絡中有其重要之處,但各自都有非常明顯的瑕疵,經歲月洗禮之後,似乎都難以談得上是一流甚至是經典之作。眾聲喧嘩之下,同年其他電影,難免相對上受到忽略,例如不久前杜琪峰的《毒戰》,雖然有不少評論者指出其破格、重要之處,但聲音不足,在香港的票房就不算特別理想,一般觀眾還存有頗大誤解,實在可惜。這樣說,不是要批評論者對以上作品的關注,更不是說這些作品不值得重視。可是這次《狂舞派》的宣傳攻勢,頗令不少人開始反思這幾波評論熱潮的趨向。香港的電影評論(特別是針對本土電影的),是否足夠廣闊、全面?評論者看重的,到底是影片背後的政經時事,還是電影本身(當然兩者不應切割)?

最後一句總結︰支持《狂舞派》,支持更多更深入更全面的評論﹗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