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7月22日 星期一

閒讀偶抄︰2013-07-08 至 2013-07-21

        這件事,必須大加關注,讓更多人知道,歷史是不可以因政治壓力而隨意改寫的﹗如果連言論與出版自由都沒有了,香港還剩甚麼呢?紀曉風〈《香港簡史》作者哀港自由損 中華書局狡辯露六大疑點〉︰「老紀周五獨家報道,由港大歷史系教授高馬可(John M. Carroll)在 2007 年撰寫的歷史書 A Concise History of Hong Kong,近日被中華書局翻譯成中文,名為《香港簡史──從殖民地至香港特區》,但老紀發現該書在市面上竟然同時出現兩個版本。簡而言之,可分為充滿批評內地及香港政府內容的『敏感版』,以及在書展購得、書中大量敏感詞句被大幅刪去或改動的『和諧版』。有關報道出街,引來極大迴響,有網民就直指『香港連歷史真相都守不住了』。……一直未有就事件作回應的中華書局,周五黃昏終發出新聞稿,解釋《香港簡史》之所以出現不同版本是因適逢香港書展,中華書局『因應內地版權洽談需要』,另外製作一批非作銷售用途的樣書,而部分樣書因誤送至書展會場之中華書局攤位。……然而,內部消息人士就向老紀明確指出,『樣本』之說實屬子虛烏有,根本不符事實!更直指『在書店大量回收舊版(敏感)的事,肯定是真的!』……老紀必須再次指出,是次風波牽涉的是香港珍貴的表達自由,當中包括的正是言論及出版自由。

        黑壓壓的大手,就在你我頭上﹗【主場新聞】〈馬雲撐鎮壓未道歉 南早記者先向馬雲道歉兼辭職〉︰「《南華早報》日前刊出阿里巴巴前首席執行官馬雲的訪問,引述馬雲稱鄧小平 1989 年鎮壓六四,是不完美但『最正確的決定』,使馬雲備受海外華人批評。負責訪問及撰寫馬雲報道的南早記者劉怡,今天在 facebook 上發表聲明,向馬雲致歉,並辭去南早工作。南早編輯部則在深夜發表聲明,指劉怡對馬雲專訪最後定稿,擅自刪改,早前已暫停劉怡工作;南早的聲明又稱,對馬雲報導的真確性確信不疑。劉怡的聲明指,因『未能對稿件善盡「明確主題」之職責,並造成社會大眾對馬雲的極大誤讀,以及造成輿論對《南華早報》一貫客觀中立立場的疑慮,對此,本人向馬雲先生鄭重致歉,並將辭去《南華早報》的工作』。……馬雲在南早訪問中不單支持鎮壓六四,也支持中國管制網絡,更稱因為管制才使中國科網企業強大起來,這翻言論也惹來大陸網民的批評。


        陳劍青〈新界東北乃官商勾結加強版!〉︰「簡單來說,特區政府就是欺負市民無法掌握高度壟斷的土地知識,以公眾利益、『香港人的新市鎮』企圖將計劃蒙混過關。……早前有傳媒利用我們早年查證的地權資料,勾勒出粉嶺北核心地段(馬屎埔村、烏鴉落陽、石湖新村)裡私樓規劃與地產商現時擁有農地的關係。當中 8 塊私樓地裡,恒基已獨自囤積 6 塊裡的主要面積,成功在公私合營的遊戲中奪得 6 大最靚東北地皮。根據報導,另外一塊現在新世界發展的荒置屋地,已是新世界囊中物,再根據本土研究社早前的查冊紀錄庫,顯示原來剩下的一塊,事實上也落入了新世界的手中,……簡單而言,東北規劃還未經審批,私樓用地規劃的位置上已經百分百配合地產商的地權分佈。……今次『加強版』方案地產商主要所囤農地不僅免於被收地,政府甚至為他們度身,借公眾利益之名為他們現有私樓用地贈送地積比,由 2-5 倍提昇至 6 倍。……最神乎奇技的莫過於位於新世界的那個『鬼屋』,明明這已經是個零四零五年的『已發展項目』,入伙紙也出了,為何政府可以當他為『未發展地帶』,讓他可直接拆完再起? 時序上當時還是梁展文住職房屋署,背後會又是另一場『紅灣半島』政府與新世界的勾結事件?

        梁君彥這番說話,態度和葉劉說「冇 Golf Club 點吸引外資」有何分別?葉劉又說「平日我十分忙碌,根本沒空到該處打球,嚴格來說,我只是個每個月交會費,卻不落場的『靜態會員』」,這種生活,比起可以花二千元租場打十八個洞的非會員,又富貴、奢侈、離地了幾多?各位尊貴的議員們,你們到底知道香港人最需要的是甚麼嗎?Benson Tsang〈「塚是香港」之「平民恩物」〉︰「立法會議員梁君彥反對將粉嶺高爾夫球塲收回起樓,但佢支持政府收人家園和農地,更表示高爾夫球塲好重要,還說打高爾夫球並非有錢人專利,非會員平日花二千元也可以租場打十八洞,令人想起晉惠帝『何不食肉糜』之歴史故事,尊貴的梁議員,你望望幾多人無安居之所、三餐不繼要靠食物銀行,甚至執垃圾食,就算用最低工資要做 67 個鐘先打到十八洞。各位,幾時約埋打番塲『平民波』呀!


        不是當事人,難以明白當中的技術細節與行政程序,無法全面評論,可是我真的不知道,從甚麼時候開始,「太過誠實」會是一種罪?將疏忽說成是「誠實」,其推卸責任之心,也未免「太過誠實」地表露無遺了。黃明樂〈可惜太誠實〉︰「現代教育屬下的現代書院,有二十三名文憑試考生在中文科校本評核中抄襲網上資料,被考評局取消成績。問題的關鍵,明明是學生的不誠實。但是,該校校長說,可惜老師太誠實。……這樣的一句話,竟出自一位校長之口。校長覺得,千錯萬錯,錯在負責老師按教育局的要求,如實呈上。可能其他學校也有如此情況,不過不會把抄襲的功課拿來呈報。……是非對錯,只要錯得比別人少,也就算不上什麼。一山還有一山低,輸少當贏。……校長的心態可怖,學生自然好不到哪裏。有學生致電網絡電台,投訴老師並沒有在交代功課時,提醒他們要避免抄襲。明晒。出了任何問題,當事人都無責任。我的錯,是別人的責任。別人的錯,是社會的責任。……努力找出別人的問題去掩飾自己的問題,就是現今社會推崇的生存方式。心存僥幸,狡猾取巧,我們都不再覺得,誠實是多麼可貴的一回事。……連教育界都可以放棄做人的最基本價值,一個城市,還有什麼可恃?

        應屆「狀元」岑曉峰︰「中文係答題技巧的遊戲,你本身中文要有底子,但你面對考試要清楚遊戲規則……都係揣摩考評局想要甚麼?看多點評分準則。」唉,難道「中文科」就只能是這樣?也許「教育」、「學習」與「考試」,雖然密初相關,卻又不能混為一談。求學不是求分數,但考試是,從古代科舉到今天文憑試,多多少少還是要揣摩上意的,這就是教育的無奈之處。希望這位狀元將來能繼續探索語言與文學之妙之美吧。

        不忍心苛責同學,但這種「不便評論」的表態,正正也是許多香港人的取態。我不認同無待堂所言,不表示支持或反對,其實也不要緊,但主動了解,乃是公民責任,即使只有些不成熟的意見,知道多少說多少,不明白的就虛心去求教,多讀多想,這才是「讀好通識科」的意義吧。

        陶傑〈越改越好?〉︰「從前『港英』為讀書能力參差的下一代開設不同的太平門:李惠利、摩利臣山工業學院,教你一門手藝,授與『證書』(Certificate)。高一點的,進理工,紡織、航海通訊、測量,學一門技術,授與『文憑』(Diploma)。再高一級,是中文大學的四年學士(Bachelor),政府請政務官,卻優先聘用港大的三年學士。一切井然有序,層次分明。學士可能收入穩定,但工業學院畢業,也不必自卑,因為隨時可以當自僱的老闆,身家會比誰都多。今日你自己把各層的逃生通道封掉,卻又人人想當大學生,持有金融管理學位。世界的格局和形勢變了,你可以改變舊的制度,問題是你有沒有能力同時建立新的方法。


        【星島日報】〈宮崎駿不滿安倍擬修憲〉「(宮崎駿)批評政府和政黨首腦缺乏歷史觀,令人傻眼。他指這些人沒唸書,只會聽佞臣之言決定方針,結果一踏出國際舞台便踢到鐵板,立刻慌張地改口『基本上尊重村山談話』。首相安倍晉三曾表示,日本是否發動侵略戰爭,『侵略』的定義不同。宮崎駿說,甚麼叫『基本上』啊?『你都全盤否定了,不是嗎?』……宮崎駿指出,或許有人很想說『二次大戰前的日本並沒錯』,但日本不認錯是不行的。慰安婦是那些民族的名譽的問題,日本一定要確實地謝罪、賠償。」宮崎駿雖然是軍事狂迷,但他反對戰爭、愛好和平,是其是非其非,這就是大師﹗



        這兩張圖片,都轉貼自沈旭輝 Facebook。鄭耀棠認為選舉沒有篩選,就有可能出現外國艷星參選這樣的結果。其實艷星參選,有何問題?也許有人認為她們參選只為宣傳,又或覺得色字當頭,有礙選舉之「莊嚴」(小圈子已不莊嚴啦),可是有志向有能力的艷星參選要職,外國不乏先例,何況即使鐵定選不上,藉參選提出政治訴求,讓選民以選票表達意見,也是「選舉」的意義之一。甘肅省政協委員彭丹也許也是河蟹份子之一,但這次真的好波﹗

        難怪鄭耀棠那麼怕「艷星」參選。沈旭輝︰「三十年代的上海灘女星藍蘋,私生活多姿多彩並以『進步』見稱,當年不少人心目中的艷星,相傳據畫家劉海粟回憶,曾當過他的人體模特兒,原作已毀,這是流傳的素描初稿。後來藍蘋經過毛主席親自篩選,成為文革旗手,別名江青。」(資料來源


        我不懂政治與財金的計算,但最近傳出李嘉誠將百佳賣盤一事,只喚起我對霍建寧這句話的回憶︰「百佳邊際利潤不足 1.5%,是食之無肉的雞肋,舖頭越來越靚,又有冷氣。兼地方整潔,經營下去猶如做善事。」也許在商業世界、現實社會,這是主流的想法,無論如何,我以教育為志業,就是無法接受這種少賺一點已當是「開善堂」的思維。開冷氣已是施捨,掃了地即為恩賜,難怪社會上有那麼多「善長仁翁」呢﹗

       【蘋果日報】〈一田非常 CEO 成功唔靠開會〉「(一田 CEO)莊偉忠認為,一間企業的致勝關鍵,並非鬥銀彈、鬥捽數,他深信運用父母自幼教落的做人道理去做生意:有禮、誠懇、互信……一樣可以成功。『好簡單,一般公司職員每日花最多時間去做乜呢?檢討啦、俾人鬧啦、互相指責啦、發自己脾氣啦、去開會討論一啲根本無人控制到嘅嘢啦……每日就花 40%、50% 精力,去搞呢啲不事生產嘅嘢,咁生產力點會高?』莊偉忠加入一田後,就是要盡量減少這些『無謂的虛耗』,消除部門間多餘的門檻,訂下公司整體策略後,信任並放權予下屬,絕少干預,從不捽數。『做老細就係要發揮下屬所長,而唔係妄想可以控制晒所有嘢,以顯示自己幾咁英明神武,帶領所有人出紅海!我的下屬才幹唔係特別高,但我哋絕不官僚、絕對有效率。你哋只用緊 40%、50% 時間做實事,我哋就用 80%、90%,咁我咪砌低你囉!』

       在香港,隨便找個 22 歲的年輕男女,問他們知否誰是 Bob Dylan,結果恐怕也好不了多少……

        Annette Witheridge Like a complete unknown: Bob Dylan frogmarched to collect ID after rookie policewoman fails to recognise scruffy music legend︰“He assumed she would at least recognise the name if not the face. But she ordered him into the back of her car and took him to his hotel to check his story. Then she radioed her older colleagues at the police station to ask if anyone knew who Bob Dylan was. 'I'm afraid we all fell about laughing,' said Craig Spencer, a senior officer in Long Branch, New Jersey. 'If it was me, I'd have been demanding his autograph, not his ID.'”

        對極了﹗「經典」,豈可亂說?最近某電視劇續集熱播,不少人覺得新不如舊,高呼上集是「經典」。問題是,那真的可稱為「經典」嗎?值得回味而已。喬靖夫︰「『經典』二字,今天漸變得氾濫廉價。任何東西過了一定歲月然後重提,就有人大喊『經典經典』,其實不過個人回憶和感情搭夠,本身既非技藝上佳之作,亦無強烈風格,更沒有創新突破及廣大影響力。上面三者沒能達到其一,難稱『經典』,最多不過『值得回味』而已。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