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6月22日 星期六

閒讀偶抄︰2013-06-15 至 2013-06-21

        鍾拜雅(Joan Baez)聲援土耳其人民。從六十年代唱到今天,她始終為弱勢社群高歌,這首 “Imagine”,現在還有多少人唱得出味道?

        土耳其與香港的當權者都必須讀這一段——《經濟學人》文章 Zombie democracy︰“The issue is how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supporters and opponents is managed. In part this is a matter of rules and institutions to constrain a leader’s power and to allow the aggrieved to find redress. These should include a robust account of citizens’ basic rights, independent courts to enforce them and free media to monitor them.... The basic idea of a democracy is that the voters should pick a government, which rules as it chooses until they see fit to chuck it out. But although voting is an important democratic right, it is not the only one. And winning an election does not entitle a leader to disregard all checks on his power. The majoritarian world view espoused by Mr Erdogan and leaders of his ilk is a kind of zombie democracy. It has the outward shape of the real thing, but it lacks the heart.”

        堅定的意志,企硬的公民,the sound of silence——【主場新聞】「土耳其當地時間週一夜晚,編舞家 Erdem Gunduz 獨自站在伊斯坦堡 Taksim 廣場中心,面向國父紀念文化中心牆外的國父肖像,安靜地佇立了數小時;漸有圍觀者加入,最終有 300 人與 Gunduz 一道,不說話,不呼喊,在警方禁止民眾聚集的廣場上靜靜地站著,一起進行無聲的個人抗議行動。警察於凌晨 2 點以『阻塞交通』為由驅散這群靜立的人,並拘捕了 10 名不肯離去的示威者,但這個抗爭方式已傳遍全國;安卡拉、伊茲密均城市陸續出現這樣的『企硬公民』,響應 Gunduz 的行動。安卡拉的響應者更選擇了一名示威者被殺之地,牽手靜立抗議。

        安裕〈生於七月四日〉︰「也是出身中情局的斯諾登案出來之後,在美國掀起『愛國』和『叛國』的爭論。有認為斯諾登恪守美國憲法第一修正案的『言論自由』,以一己之身犯險把國家做的壞事捅出來;更有把這與七十年代《五角大樓文件》相提並論,越戰打得如火如荼,有人把國防部內部評估越戰文件公諸於世,《紐約時報》還因為刊登這份報告與聯邦政府打官司一直打到最高法院,最後是《紐約時報》得勝,寫下人民知情權比國家利益大的豐碑。根據這一理解,斯諾登今次爆料是類近《五角大樓文件》,是秉持美國立國精神的表現,是『愛國』的一種體現。但也有說斯諾登把國家機密都公開了,置國家安全於不顧,令美國陷於情報機構崩壞的危機,毫無疑問是『叛國』行為,應即繩之於法。……美國今次民調突顯的『愛國』及『叛國』之分,閱讀時必須留意其中意涵與定義。『愛國』一方,從目前的情况來說是認為斯諾登爆出內幕是愛護美國的做法,『叛國』的一方不言自明,當然是認為斯諾登背叛美國。表面上意義各據一邊,然而再細讀下去,美國民間的所謂『愛國』及『叛國』其實正是二而一的美國國族主義,事件核心的美國當局不應入侵民間或他國電腦系統在這次爭論並無觸及,爭論的僅是皮相之談的『應該告知民眾』的粗淺命題,並無對美國政府明目張膽的盜竊行為予以小則批評重則譴責。究其主因,是爭論雙方始終無法踰越『中央情報局』這一層面,相罵大半天,還未敢一箭中紅心,這不是論者的水平低下,而是『愛國』這一大纛始終壓在頭上不敢造次。

        余愚〈回羅范:別在我進不了的餐廳門外教訓我餐桌禮儀〉︰「我認為羅范椒芬文章中的言論於我如同高浩正批評進化論,當中有不少思考謬誤及陷阱,而且周邊持同一想法者不在少數,所以有必要回應一下,供大家思考。……羅指出不要迷信『一人一票』的選舉制度就能夠解決所有社會問題,其實成功的或完善的民主制度還需要很多軟件的配合。……羅最大的謬誤在於混淆了民主背後的兩層意義。……香港當今的許多社會問題不能夠得到妥善解決的正正是因為利益團體的訴求在扭曲的政治環境下(如小圈子特首選舉及立法會功能組別)無法公開公平地進入政策擬議過程。事實上,這些年來有許多社會議題連在立法會進一步討論的機會也沒有。結果,這些訴求無法在建制內表達及解決,唯一方法便只能訴諸街頭,政府若再不聞不問,則民怨日深。借此可以回應羅開首的評論:民主政治並非能夠解決所有社會問題,但它可以在協商參與過程中吸納民意,爭取民眾信任,從而獲得理解及支持。……所以我們的問題不是因為社會『泛政治化』,而是社會上的日益醒覺增多的多元訴求不能妥善納入建制而產生的反作用力。君不見台灣在八九十年代國民黨一黨獨大時期議會的混亂場面如今安在?……最後我們來談談所謂缺乏政治人才、民眾不夠投入的說法。周保松教授在〈為民主辯〉一文早指出此種說法的謬誤之處:『……民主的能力只能在民主的生活中孕育和發展……如果一個社會變得日趨公正民主,活在其中的人,自然會傾向培養出相應的正義感和民主意識。以不民主社會導致的「不良素質」為由來反對民主,是倒果為因。』

        自由社會,各種意見都應得到尊重,反對佔中,當然可以,但理據宜更堅實充分。丘成桐發表以下言論時有沒有考慮周全?「揭竿起義、推翻暴政」與「公民抗命、爭取民主」的性質,顯然不同,豈能混為一談?台灣順利完成第二次和平的政黨輪替之後,立法院是否還是常有打架?台灣公民意識與民主政制的發展,他有沒有看到?即使是西方民主國家,同樣有許多文化知識不足的人民,難道他們就不配得到民主?香港的情況相比起來又差多少?這些問題,都很應該先仔細研究,才再作批評吧?【星島日報】〈丘成桐︰學者不應教學生犯法〉︰「(丘成桐)表示,雖然現在的特首梁振英及特區政府的表現不佳,但未去到北洋軍閥年代、有人出賣全民族利益的地步,認為爭取普選的討論不應過分情緒化。……他認為,討論普選辦法時應該要理性,除非政府已腐朽到不堪,壓逼人民,如北洋政府的袁世凱出賣民族,否則市民不應以身試法聲討政府,『但到今時今日,香港市民如何評價?香港政府都未去到獨裁、希特拉或蘇聯時代』,更不應因為小部分人的意願,損害大多數人的利益,『不用太 emotional,非普選不可,要逐漸達成共識。』……丘成桐又稱,台灣雖有民主,但在立法院打架打得厲害,……他更指,中國內地仍有部分農民,在文化知識上仍未有民主的想法。他指不知道香港情況是否一樣,但相信同樣情況在香港也會存在,雖然不是很多。……他相信中央都必定希望改革,只是不能操之過急,『比想像中可能緩慢點』,當中也有貪腐,但不能否認,總體中國的情況仍有前進。

        各位住在大埔的朋友,可否向大家求證此文的論點?歐陽聯發〈爭取人工龍尾灘 荒廢游泳池十年——大埔「地區游泳需求」的鬧劇〉︰「大埔地區人士一直以『大埔缺乏泳灘』為理由,支持興建龍尾人工泳灘,給人的印象是為居民爭權益,保育人士則是『阻住地球轉』。本網調查發現,大埔中心原本有一個公眾游泳設施,但因為獲極低地價批租管理該泳池的大埔體育會經營不善,重建泳池工程『爛尾』,馬會撥予重建的 3,600 萬下落不明,地皮曬太陽十年。政府部門又不積極追究,或是尋求 Plan B 方案,令大埔居民這十年來少了一個游泳去處。一直大聲疾呼為居民爭權益的『地區人士』,以及口口聲聲說為公眾利益而建龍尾泳灘的政府當局,如何向大埔居民交代這個失去游泳池的十年?

        陳到〈猴子問題背後的問題〉︰「高皓正一系列問題背後,其實來自一個邏輯推論:聖經說,人有神的形象,所以和動物與別不同,比動物高一等。亦因為人有神的形象,所以人一生的目的就是要和創造主聯繫。演化論否定了六日創造,上帝從泥土造人這些聖經的創世故事,所以會摧毀信仰,是故,演化論要死!高皓正以一系列問題挑戰演化論,他要堅持創造論。原因是,他要堅持聖經無誤,才能確立信仰,而他的聖經無誤,則要按字面解釋聖經,才算。六日就是六日,人造出來就是人,不能有其他的解釋。其實,創造論的堅持,背後就是字面解經,字面解經來自基要派。所以,要處理高皓正猴子問題,其實我們要處理的,是他背後那一套基要主義。但他又不完全是基要。大家知道,高皓正經常那著一段經文侃侃而談,把經文意思拉得老遠,由蝙蝠俠講到十架、由白雪公主講到教會。我評論他這叫『寓言解經』,即係亂吹。『寓言解經』的相反,就是按經文的意義直解,即『聖經主義』(biblicalism)。靈恩派好前者,基要派偏後者,可是兩者皆是釋經的大忌,高皓正兩者兼得,猶如左右互搏之奇技,點樣講,都係亂講。拿著不正確的釋經方法不停去解釋信仰,比不解釋更危險。……其實,我們每一個人都有自己的神學 agenda,無問題的。問題是人能不能察覺自己的 agenda,然後能虛心和人討論。說到底,高皓正需要的,其實是放下自己的『感動』,踏踏實實的去讀經。聖經要讀得正確,講來講去還不是幾個原則?上下文、按文體理解、分段找重點、掌握作者寫作目的…… 這些,是一個管理十人小組組長都要有的基本功。

        etc-tera〈暫且放過高皓正〉︰「我認為更重要的問題是:一、為甚麼他對演化的了解少得可憐;以及二、為何他仍如此『勇敢』質疑演化論?……先解答第一個問題。不少網民都質疑他為何哲學系畢業仍能犯如此大錯,我想這正是香港科學教育的缺失所致。演化論是科學史上其中一個最成功的理論,但香港的初中科學課程對此並無任何介紹。學生如要接觸『演化』這個生物學中極其重要的概念,得留待高中時選修生物科、綜合科學或組合科學(生物部份),而且還可能『學習』了以『其他解釋』包裝的神創論或智慧設計論。……至於為何高皓正(明明對演化無知)仍如此『勇敢』質疑演化論,也不獨是他的問題。……假如某甲在教會(或教會學校)聽道時聽到這些質疑,課堂上未曾聽過演化論,又不會上網搜尋一下,那麼某甲的演化知識主要來源,就是這批質疑或反對演化的教徒了。我不清楚高皓正是從甚麼途徑接觸演化論,但我懷疑他可能都是這樣『學習』的。而且,他恐怕不只一次如此『講道』,假如受過多次邀請『講道』後都沒有甚麼質疑(也許聽眾都是上述的某甲),自然更有自信了。當然,不懂裝懂,對自己不熟悉之事大書特書,不獨是某派教徒,甚至非教徒專利。唯有以此警惕自己,在此順道呼籲有志推廣科學之士,多寫幾篇科普文章介紹演化論。畢竟今次只是高皓正,謬誤太多,容易對付,總不能留到他們提倡智慧設計時才由零開始講解。

        其實,很多教徒,都是很有智慧,很有見識的,奈何一兩個博出位的偽善者,一群不講理的盲信徒,就破壞了許多人的觀感。王偉雄〈活在 Bubble 裏的基督徒〉︰「高皓正對進化論的謬見之所以引人注目,主要是因為他是個公眾人物(或更因為他是個藝人),還高調地自暴其短;事實上,基要派和大部份福音派基督徒都是反對進化論的,而且跟高皓正一樣,沒弄清楚進化論的內容,誤解重重,卻又自以為是,對自己的無知完全無知。……創造論是否與進化論不相容,這已是一個問題;就算兩者真的不相容,要批評進化論,也不能無的放矢,而要針對進化論的具體內容,否則,不如索性武斷地說『進化論無論如何是錯的』便算了,不要裝出理性討論的樣子。……很多基要派和福音派信徒就是 living in a bubble,與現實世界的某些科學知識隔絕,例如進化論,只聽牧師和傳道人講,看書也只看『同道人』寫的,重重複複都是那些同樣的曲解,在那個 bubble 裏互相強化信念,不但不知道自己無知,還認為已掌握了進化論的『致命弱點』。……那信仰的 bubble 隔絕的,不只科學知識。基要派基督徒都相信《聖經》是神默示的,由始至終都是神的話語,是絕對無誤的真理,一字不能改易;他們之這樣相信,是因為他們的信仰 bubble 還隔絕了《聖經》歷史的知識,像 Bart Ehrman 在 Misquoting Jesus 裏討論的《聖經》傳抄問題,牧師和傳道人是不會講的。」王偉雄提到的這本書,我讀過中文翻譯版(巴特.葉爾曼(Bart D. Ehrman)著,黃恩鄰譯︰《製造耶穌:史上 NO.1 暢銷書的傳抄、更動與錯用》(Misquoting Jesus: The Story Behind Who Changed the Bible and Why)),內容充實,考證嚴密,是真的非常值得各位教徒與非教徒一讀呢。
        撒拉夫〈大溪地的快樂足球〉︰「下半場 9 分鐘,華希路亞左路開出內彎角球,伏兵遠柱的泰奧完全壓贏對手,頭搥破網,為落後 3 球的大溪地『破蛋』。這一刻,全場球迷 一同爆發,高聲呼喊,大溪地球員擁作一團,還一起做出『撐船』的動作慶祝,教練在場邊開心到彈起,興奮程度與歐聯決賽洛賓完場前射入致勝球後,沒有兩樣。入球功臣泰奧的真正身份?貨車司機是也。……大溪地教練賽後激動說,以往只能在家中看世界盃直播,如今卻竟然成為這個舞台的主角,與世界級勁旅同場比試。球員說,往常在國內比賽頂多只有幾百位觀眾,因此他們在備戰前,要在練習場上播放嘈喧巴閉的歡呼聲『適應』一下。這一天比賽期間,據聞大溪地總統宣布暫停內閣會議,與閣員一起睇波。也許那個時候,整個大溪地的大街小巷,彷佛都停住了。

        撒拉夫〈大溪地的快樂足球〉︰「這支國家隊的球員背景,跟在摩士公園跟隊的雜牌軍,可能相差無幾。……他們下一場對手,是西班牙。對的,是連贏三項國際大賽冠軍、世界排名第一的西班牙。試想想,你在現場幾萬人面前起腳射門,擋出皮球的是卡斯拿斯;與你爭頂角球的,是沙治奧拉莫斯和碧基;在你身旁打 one-two 再『通坑渠』的,是馬達辛迪卡蘇拿和恩尼斯達;你要出腳阻止射門的,是大衞施華費托韋拿蘇達度;完場後你得到夾雜汗味的球衣,是沙維柏度費比加斯佐迪艾巴。對於一個木匠、教師、會計員、麵包師傅、貨車司機、失業者來說,這些原本只能在高橋陽一筆下出現的情景,竟然都成為現實。你的足球夢裡,還可以遇到比這更捧的事情麼?這天起,大溪地除了令我們想起官恩娜,也許還有快樂足球四個字。」結果——【主場報道】〈吞十蛋贏掌聲 大溪地雖敗猶榮〉︰「今早凌晨於巴西里約熱奈盧舉行的洲際國家盃 B 組賽事,用副選陣容出擊的世界冠軍西班牙,以十比零大勝大洋洲代表大溪地。獲選為這場賽事最佳球員的托利斯,賽後也讚賞大溪地球員的比賽態度,指他們為賽場上的好榜樣:『他們是球賽上的好榜樣,全場 100% 盡力踢球,熱情比賽,表現出公平精神。』……現場 7 萬多名球迷,也十分支持大溪地的快樂足球,球員每次控球和嘗試阻截西班牙進攻,球迷均吶喊助威,絕不因兩隊的實力差距而把這支熱血球隊看輕。教練伊泰達說,他們當然不預計會勝出,但能得到現場的巴西球迷支持,已是最大的勝仗。他賽前曾預計會失 20 球,賽果已比預期理想。

        小雞雞的科學。【泛科學】Gene Ng〈鳥兒消失的小雞雞〉︰「中文也好,英文也好,都用『鳥』(bird)來稱呼『那話兒』,有時候也有人用『小雞雞』,可是有趣的是,97% 的鳥類是沒有『鳥』的,而雞也沒有『小雞雞』,這顯得有些屌詭,也深深困惑著演化生物學家。可是,並非所有鳥都沒有『鳥』,雞雖然沒有『小雞雞』,可是雞的好朋友-—鴨子卻是有小雞雞的,而且還是螺旋狀的,長度甚至可達鴨的一半身長。大多數公鳥只有泄殖腔,牠們和母鳥交配的方式,就是對準雙方的泄殖腔再射精,科學家稱之為『泄殖腔之吻』(the cloacal kiss)。……科學家還不知道全因,僅猜測那有可能是因為 Bmp4 基因在鳥類也參與了其他重要特徵,如羽毛和喙的發育,而小雞雞的消失是副作用;也有可能是因為少了小雞雞,就不易傳染性病;還有可能是,沒了小雞雞,鳥類可以減輕體重而有利飛翔。筆者在動物科學系任教的合作者曾表示,對於公鴨來說,螺旋狀超屌的小雞雞並非好事,因為在和母鴨交配時,其他吃醋的公鴨會過去啄咬正在交配的公鴨的小雞雞,甚至把它一整個咔嚓掉。這樣的高種鴨陣亡率對畜產業是個頭痛的問題。

        各位準備好「食蟲」了嗎?【泛科學】macrophage〈Mr. Crowley 的蟋蟀巧克力能量棒〉「荷蘭 Wageningen 大學的 Marcel Dicke 教授長年提倡以昆蟲為食物的概念,也在荷蘭辦了很多活動來推廣昆蟲入菜的觀念。……今年聯合國與 Wageningen 大學合作發表了一份快要兩百頁的報告 Edible insects Future prospects for food and feed security,指出了以昆蟲為新糧食來源的歷史與展望。……有哪些蟲可以當食物?根據這份報告,全球有超過 1900 種昆蟲曾被當成食物食用。其中甲蟲佔 31%,毛蟲佔 18%,蜂/黃蜂/蟻佔了14%,蚱蜢蝗蟲蟋蟀佔 13%,另外還有蟬,白蟻,蜻蜓,蠅等等,包羅萬象。報告裡說不少昆蟲富含蛋白質及不飽和脂肪酸,鈣,鐵,鋅含量也比較高,似乎是個不錯的食材。如果要以營養成份來比,昆蟲的表現真是不輸豬牛魚。以救地球來看,昆蟲的能量轉換遠比豬牛羊來得好,哺乳類大約能把植物裡能量的 5% 變成自己的肉,但是昆蟲的效率可以高達 40%。Oonincx 等人在 2010 年的一份研究報告指出靠昆蟲來生產蛋白質可以大量減少溫室氣體的排放量。他們的研究裡拿了五種可食用昆蟲來跟豬牛比較,看看維持這些動物生活以及每生產一公斤肉品時會產生多少溫室氣體及污染環境的含氮廢物。結果昆蟲的數據遠低於豬牛。……荷蘭已經有食品公司與大學合作開發量產昆蟲的技術,除了供應飼料用,也已經有專門供應餐廳的生產線了。

        沒有看過《求愛大作戰》,但爭議 Karl Hui 的言論,在網上不難看到,其火紅程度,甚至比這節目更為熱烈。粗略看過不少人對他的「評頭品足」,真可謂千奇百怪,甚麼用詞都跑出來了,對此我無意批評甚麼,至少第一次看到他的相片,不禁也會嚇了一跳,但這事件倒令人反思,到底自己性別定型的意識有多強烈?歧視、仇視當然不對,但性別定型本身有沒有對錯?怎樣的社會文化會產生這樣的性別定型?以美醜為擋箭牌散播侮辱言論,固然不對,但我們是否真的能完全擺脫性別定型而去討論一個人(及其言行、裝扮)的美醜?在解放性別定型與尊重兩性差異之間,到底存在多大的性別想像空間?這些問題,看來都得繼續思考、學習。以下這篇楊梓燁的〈如何得知自己是否在性別定型〉,可作為自我檢討的一個出發點吧。

        基本上同意這篇文章的論調,但我想說的是,我很討厭陳奕迅那首《超人的主題曲》,「奴隸獸,奴隸獸,東一隻,西一隻,東一腳,西一腳,給批鬥,抱著頭退後,十秒便失手」——這是甚麼垃圾歌詞?甚麼是「奴隸獸」?別侮辱超人特攝片中的怪獸﹗當中可大有學問﹗「批鬥」?填詞的究竟知不知道甚麼人才說批鬥的?韋健〈今時今日嘅兒歌真係……〉︰「好多大人都會問,點解而家尐細路仔比起以前嘅更加稚嫩呢?我覺得除咗有傭工湊大之外,亦可能係長期聽咗 CCTVB 嘅腦殘兒歌所致。而點解會有『麵麵麵麵麵……』等等腦殘兒歌出現,之唔係班高層都係無可救藥囉。兒歌是香港香港人兒時的集體回憶。一首好的或者令人難忘的兒歌,都是跟普通流行歌曲一樣要講究音律和歌詞。與香港樂壇一樣,以前的兒歌真的很動聽,很具代表性,很家傳戶曉。只不過,這一切已經變成往事矣,今時今日的兒童歌壇和香港流行樂壇也是一潭死水。新一代的兒童,他們一是選擇去聽外國歌曲,一是就繼續接受腦殘式兒歌的洗禮。……所以我奉勸全香港細路仔,如果唔想令到自己變得腦殘,就應該盡快遠離呢尐低質素嘅兒歌……
        這才是《超人迪加》(Ultraman Tiga,1996-1997)的主題曲﹗V6 主唱的《TAKE ME HIGHER》﹗打死我也是不接受陳奕迅那首《超人的主題曲》的﹗不過今天記得 V6 的朋友,還有多少?想當年 V6 最靚仔成員長野博主演《超人迪加》,女主角吉本多香美美貌秀氣,原來乃是初代超人(Ultraman,1966)男主角黑部進之女;男才女貌,是多麼的哄動啊﹗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