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6月15日 星期六

閒讀偶抄︰2013-06-07 至 2013-06-14

請花 7 分鐘,看看伊斯坦堡的近現代簡史。

        余在思〈土耳其之春:保樹立人〉︰「或許你會問,為何一個小小的公園,為何一撮人的保樹反規劃的運動,會引來如此大的社會反抗?這其實與整個新自由主義在土耳其的發展有關。對於伊斯坦堡來說,近年有所謂杜拜式的規劃建設大規劃進行,要將整個伊斯坦堡反轉。大量的發展房地產項目,將本來的社區網絡打破,令城市的土地透過重建而增值。現任總理埃爾多安稱這樣大規模的城市規劃為城市改造(urban transformation),使用的伎倆是便是指現有的舊區落後貧窮、罪案數字多、環境惡劣等,故我們改造社區,是為了使社會更加美好健康及完善。是否似曾相識呢?地理學家 David Harvey 已清楚指出,全球化資本主義發展城市化是不可分的,人民若無權參與制訂城市發展及規劃,那一切的城市『改造』必然會急速發生,令資本流動可以繼續生生不息,也令到貧富差距日益嚴重。Harvey 將城市權(Right to the City)視為人權,確實切中今天城市發展和土地規劃的要害。不論是土耳其,以至今天的香港,我們都在這新自由主義發展大旗之下被任意宰割。土耳其總理埃爾多安曾說,這次動亂是一小撮保育份子被別有用心的人駕劫了。我想他其實說得對,只是把『那別有用心的人』放錯了位而已。因為挑起事件爭端的,並非保樹立人的民眾,而是以企鵝掩蓋事實、以沙煲、平底鑊來比喻群眾反抗聲的總理及一眾既得利益者本身。


        這也許是今年記念六四的文章中,最全面、最深刻、最有反思性的一篇。我難以只摘錄一段,請讀全文吧。王超華:〈拒絕切割全景,堅持還政於民——紀念八九民運 24 周年

        古治雄〈一次沙盤推演 北京在考慮甚麼?〉︰「筆者認為,無論是佔中運動或是保土運動,均要有心理準備不可能一蹴而至,佔中只會是一個開始,而港人開始有本土意識後,也不會突然就有滿天神佛下凡消滅中共,我們都需要有長期運動的準備,以保持民主運動的元氣,獨裁不可恃,終有衰弱而對社會控制減弱的一天,我們要為那一天有所準備。……我有時會想,不公不義,其實貫穿了整個人類歷史,以前讀政治,政治學者常說笑,謂政治學爭議各種概念和理論,但當中最沒有爭議的說話就是『The world is unjust』。但生而為人,幸運地讀過聖賢書,我有幸能明白基本的是非黑白,有些事是超越成敗,不能不作,它是人類自我賦予的尊嚴和價值,這些價值我稱之為公平正義。在一個時代的高度上看,它們有時並不出現,但把人類歷史拚作一個整體來看,公平正義從未失敗過,千年以還,無數仁人志士,為這一個理想前仆後繼,『we are expanding the moral circle』,今天火炬到我們手,而我能參與這個過程,幸甚。最後,歷史充滿變數,願我愛的城市安好。

        【評台.公共對談當陳雲振振有詞地點出《城邦論》的原創性和在現實政治中的威力時,碧樺依卻直言他的目的只是在反共,在種族融和與多元文化上,陳雲其實沒有甚麼話可以多講。她反問,只反共可以帶來甚麼:「反共後又如何?這樣的民主化是否是真正的民主?我認為普世價值和人權很重要,因為這是死線,不能越界,如果這些也守不住,所有的社會運動都會瓦解,因為大家根本不知道終極的價值是甚麼。例如反共、反雙非和奶粉,政府一步一步退讓,逐個擊破,這些小恩小惠要幾多他俾幾多,但一國兩制就遲早玩完,最後要爭取的民主制度和保障人權,他都不會答應你。但到時你的支持者都已經好滿意,不會出來爭取,因為想要的本土先行他們已經得到。這就是整個運動的失敗之處,大家根本不知道終極價值是甚麼。只有爭取民主和人權才能跟國際接軌,而不是和中國接軌。你經常擺在口邊的現實政治,到底有多現實?政治人物根本做不到你期望的事。你覺得雙非和限奶令贏了一仗,但其實這只是政策的小恩小惠,背後的價值沒有改變,一樣要開放邊境。」主持(林緻茵、何雪瑩):「就剛才碧華依的說法我想到一些例子。一些網上親子論壇,所有網民都支持梁振英反雙非和限奶令,但他們不會投入民主運動,這是一批香港人的情況。他們就是欠缺碧華依口中的普世價值。」碧樺依還認為陳雲一直談的都是本土利益,而這些利益,無論是雙非限奶令都好,正好是香港人能觸及的利益:「這些利益根本不能轉化成普世價值,也不能深化,例如,不會有人說限奶令的意義在於『有民主我們才能真正保護自己的利益』。這些本土利益才是真正不能落地,只會維持在限奶的層次。當我家小朋友有奶粉飲就覺得滿足,無人再參與公共討論,因為他們最擔心的事情已經解決,不會將心思放在爭取民主。如果他們有這種想法,就肯定不是世界公民,只是極度本土的公民。」

        文德彬〈回應「陳雲 VS 碧華依」對話〉︰「惟讀畢對話後,發現陳雲和碧樺依有如自說自話,實際火花欠奉,碧樺依的回應有點文不對題。……(美國約翰霍普金斯大學社會系副教授孔誥峰)指,在現實世界中,普世價值必須透過政權來實踐,受政權管治或統治的住民社群才可受普世價值薰陶,普世價值不能單獨存在於世。這呼應陳雲在對話中稱,普世價值本身是空泛的概念。孔又稱,本土利益不能自動轉化成普世價值,但如果本土利益獲引導來確立成本土意識,促使政權本土化(即以住民利益為依歸,從而獲管治權或統治權合法性(legitimacy)),便有助普世價值在該社群伸張和散播。孔強調,現在的香港特區政府漸漸以外來強勢群體(中國大陸投資者、旅客、專才)的利益為依歸,不再服務本土利益,而如果有人要求現在的香港特區政府(孔稱港共政權)為多數本土居民伸張普世價值,跳過政權(再)本土化這一步,只會是緣木求魚。……嚴格來說,碧樺依在對話中不是毫無道理,但她提及有關普世價值的終極目標,已經是真正的本土化香港政權建立後,才要考慮的事(推行結合普世價值的政策,與國際看齊)。如果碧樺依希望達到心目中的理想,香港便必須經歷政權(再)本土化,然後執政的民選政府一是屬強勢,一是聯合在野黨派推行她心目中的政策。以現時的政局來說,政改方案仍未啟動諮詢程序,政權能否(再)本土化亦成疑問,更不要談更困難的目標。這只能說她空有理想,但未有考慮現實的政治情況。

       【主場報道】「呂秉權在《壹週刊》訪問中指出,採訪 2004 年七一遊行時,上司收到特首辦來電,要求把『董建華下台』的聲音剪走,再用群眾的噓聲遮掩……呂秉權又向《壹週刊》提到,2005 年中共前總書記趙紫陽逝世,他當時到河南滑縣的趙氏老家採訪,期間中聯辦致電無綫新聞部的高層,結果本來有兩隊採訪隊正跟進趙紫陽逝世的報道,其中一隊被撤走,餘下的記者不用再報道趙的新聞,直至正式舉殯為止,令呂秉權感到失望……《壹週刊》指經歷這兩役後,呂秉權離開無綫,2005 年轉職到有線電視:『我相信每個自我審查的人,八九年都曾流過淚。我估他們的良知仍在,但可能太高壓,管理層干預、中聯辦的人又同你講嘢……講得白一點,有些職位,是要得到大陸的祝福先做到。』……今天,呂秉權也因另一事件,批評無綫打擊新聞部尊嚴和專業。他與中大新聞與傳播學院高級講師陳惜姿等人組成的大專新聞教育工作者聯席,在社運人士古思堯和社民連成員馬雲祺侮辱區旗案今早被判後,發表聲明,指控方早前罕有傳召當日在場採訪的無綫記者何永康作供,是不尋常、不必要和不合理的;聲明又對無綫電視管理層沒有全力支援員工,表示震驚和強烈遺憾。

        完全同意,《明報》那篇〈給愛國愛港的人︰愛的可能〉真的很嘔心,特別是作者阿離形容陳淨心「忽綻出一個少女的微笑」、「談着鄉下澄海時展露的安慰淺笑」,大佬,隔夜飯都倒胃嘔出來了,再加上陳淨心自言「上次去嶺南,有幾百個學生嚟咗,要一睹我嘅風采」,真係唔知好氣還是好笑。陳可樂〈陳淨心的啟示〉︰「為甚麼香港人對陳淨心如此手足無措?因為她從不跟你講包容、多元,她來去自如之餘又得建制撐腰縱容。這在香港人港式自由主義之中,是不是要包容的一種意見?……意見與意見之間,並不是平等的,而是有權力的恆常介入。陳淨心的出現,觸及到一個現實——港式自由主義是假的。她提醒了權力之不平等,而我們一直活在一個自欺欺人的世界嘗試假戲真做。以往我們自以為文明、理性、國際化等等,是建立在龐大的主流暴力及無數破碎的夢上。真正支撐這城市的核心價值,其實是『冇價值』或者『乜都好啦』或者『work 就得啦』。 我們所理解的『多元』,其實是『由得佢』,『唔理』,我行我素。對於有強烈意見者的聲音,弱勢者的遊行,We hear, but we don't listen. 這樣的一個城市,面對陳淨心當然是全無招架之力的。……也許在香港犬儒得太久,以為只有示威者會『搞事』,但其實在外國,保守主義一樣『好抽得』。可預見日後會有更多類似這樣的組織,這是避也避不了。你一退、你一讓,寒蟬效應就會來了。

        轉自沈旭輝 Facebook︰朋友傳來這份 1989 年 6 月 20 日《The Glasgow Herald》剪報,介紹一個英國智庫建議在 1997 年後,在蘇格蘭重建一個獨立行政區「新香港」,讓希望離開「舊香港」的港人重新開始建立屬於香港的一切,那樣既可以保留香港特色,又無需挑戰中國,雖然未能實行,但概念不妨重溫。

        轉自潘小濤 Facebook︰「打人了,臨時工;强姦了,臨時工;着火了,臨時工;爆炸了,臨時工;強拆了,臨時工;出人命了,臨時工;塌橋了,臨時工;樓倒了,臨時工;紙包子,臨時工……難怪,強國的橋是臨時的,路是臨時的,樓是臨時的,官太也是臨時的,就連政府也是臨時的!

        讀這則新聞,先是暗自悲嘆,又復失聲大笑——買樓,對我來說自是遙遙無期,但這「教師村」,哈哈哈,算是甚麼鬼建議啊?在香港,教師遠遠談不上高收入但也決不是基層,如果要建「教師村」,是否還應建「護士村」、「律師村」?再說,這建議香港女教師協會是有份搜集資料的,這豈非擺明是「姑婆屋」村?哪有這麼笨的建議啊?【太陽報】「香港女教師協會及香港教育政策關注社於上月訪問七百六十一名中小學教師,近半數受訪教師表示擁有私樓,但逾兩成人沒有持有物業,當中一成多人每月花一萬元以上租屋。關注社主席張民炳說,新入職教師的月薪約兩萬四千元,既不符合申請公屋,又沒有買私樓的資格:『六成受訪教師認為,本港的工資永遠追不上樓價,希望政府能幫助這群中產人士置業。』……促請政府,長遠研究發展『教師村』,可在學校集中的地區,如慈雲山、北區、元朗及東涌等發展。同時,政府可透過調整稅率或檢討壓抑樓價政策,協助教師置業。

        哈哈哈,這篇文章是對數日前那篇在網上相當哄動的文章〈最難嫁掉的女生類型:長相不差、條件不錯、人好相處〉的回應,雖然最後也是老生常談,但作者行文生鬼,再附上一些有趣的研究與數據,讀起來還是挺有趣的。如果不想看全文,那只看這段「結論」好了︰「不過,在一切的阻撓與複雜前,我們還是有件事情可以做——問問自己:『我真的知道自己要的是什麼嗎?我想遇見怎樣的人?我要怎麼樣的一段關係?』,你可以試著列出十個擇偶條件,然後回顧你過去的感情,或許就可以看清:為什麼一直以來,你都遇不到對的人?有時候長期單身不是沒人要,也不是目標太高,而是錯把吸引自己的人,當成適合自己的人。畢竟每個人都想跟更好的人在一起,但最後只能跟『願意跟你在一起』的人,在一起。」這段說話對許多人來說應該已看得很透了,對我來說還是有很多東西需要思考和學習呢。

        其餘八項我能明白,但「凌晨 2 時吃速食」和「吵架時沉默」有多不成熟啊?我想我應該是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非常幼稚的。【自由時報電子報】「電視節目公司 Nickelodeon UK 委託調查公司進行性別成熟年齡差異……調查指出,男性被認為不成熟的十大指標分別為,覺得打嗝或放屁有趣、凌晨 2 時吃速食、愛打電動、喜歡開快車或跟路人賽車、只把粗話當玩笑、開車大聲放音樂、喜歡惡作劇、陪孩子玩遊戲或打球也想贏、吵架時沉默、連簡單的菜都不會做。接受調查的兩性受訪者均同意,女性比男性早熟約 10 年,男性大多要到 43 歲或以後才會成熟。

大自然,永遠是最美的︰2013 National Geographic Traveler Photo Contest

        保育電影,毋忘記憶﹗Valentina Riccardi︰The importance of preserving, restoring and promoting film heritage︰“Today, over 90% of films around the world made before 1929 are lost forever. In many regions such as Southeast Asia, heritage films can be at risk: unstable political situations, lack of film archives and training in preservation, climate conditions (humidity and heat control) as well as lack of awareness are among the most common reasons.”

        這可能是最近兩岸三地最多人關注的新聞之一。【蘋果日報】〈AV 女優麻美由真 自爆患卵巢癌〉據說她已接受了手術治療,將卵巢與子宮全部切除,就連胃下方的膜狀部份都切除了。演藝女星患癌的新聞,是近來哄動的話題,希望大家關注身體健康,不藥而癒啦。

        施永青〈老二要懂得韜光養晦〉︰「因此,靈長類的老二都懂得韜光養晦,就是千萬不可讓老大看到自己的陰莖是會勃起的。平時見到老大就低頭,老大有所不悅,就向天仰臥,打開胸腹接受懲罰。」看到這樣的類比論證,真的不得不勃然起敬,心悅誠服……

        怎麼最近幾則新聞和專欄文章是如此的重口味……【蘋果日報】「商人陳振聰涉嫌偽造已故華懋主席龔如心遺囑案,庭上宣讀陳振聰的供詞,提及他與龔如心的『第一次』。陳指 1992 年初認識龔如心,不久便上門為她作全身按摩,龔更試過脫掉乳罩。陳說,其後他與龔做愛,但因床長椅太硬,加上椅前有一尊佛像,令雙方不安,遂移師睡房繼續。他指龔當時已五十五歲,但竟然仍十分吸引。龔又曾勸他對妻子好一點,甚至斥資改善他的生活。陳指妻子亦曾懷疑他與龔有染,他向妻子辯稱只是替龔按摩。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