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5月29日 星期三

閒讀偶抄︰2013-05-13 至 2013-05-23

        上星期六約了幾個朋友一起去香港大會堂看尚.高克多(Jean Cocteau,1889-1963)的展覽。認識這位多才多藝的詩人,自是因為他那幾部如夢如幻的電影。對他來說,藝術形式從來不是界限,今年香港「法國五月」(Le French May)展出上百件尚.高克多與同期藝術家的作品,有詩有畫有電影,當真不可錯過。可惜這次展覽的場刊索價 $450,囊中羞澀,買不起,但這場刊內容豐富,收錄了不少這次展覽沒展示的作品,包括尚.高克多的雕塑,還有他當年在香港遊覽一天的筆記,實在應該買一本收藏。【主場新聞】這篇〈如夢似幻的二十年代巴黎──Jean Cocteau〉報導尚可一讀。這展覽是免費入場的,將會在 6 月 9 日結束,喜歡藝術的朋友不要猶豫了,盡快參觀吧。尚.高克多論電影︰“It is the unique power of cinema to allow a great many people to dream the same dream together and to present illusions to us as if it were strict reality. It is, in short, an admirable vehicle for poetry. My film is nothing other than a striptease act, gradually peeling away my body to reveal my naked soul.”

Jean Cocteau, Profile on the Eiffel Tower, circa 1958, Pastel on paper, 41 x 52 cm 
© Comité Cocteau 
© Collection I. Kontaxopoulos & Alexander Prokopchuk Collection of Modern Art, Brussels


        為甚麼各地人種語言各異,卻同樣都叫「媽媽」為 “MAMA”?語言學家告訴我們,這與人類發音系統的發育過程有關,而且媽媽之所以不是 “PAPA” 或 “BABA”,乃是因為 “M” 是嬰孩啜食母乳時最容易發出的聲母。因此,“MAMA” 的意思其實是「食物」,所以當 BB 看見爸爸卻叫 “MAMA” 時,爸爸們不必吃醋,BB 只是肚餓了而已。嗯,如此類推,為甚麼嬰孩吃飯叫食 “MUMMUM”,我猜原理也是差不多……


Therese O'Neill︰Why babies in every country on Earth say 'mama'

        安裕〈「You Know」與「家是香港」〉︰「政治人物的虛妄,在於儘管以連綿不絕的單字或句子構建看似具有意思的話語,內則空無一物,美國曾有對這類人的講話量化分析,原來政治人物的說話可以高度壓縮。……『家是香港』則是這種表面是社會話語暗是政治語言的集大成,搖身一變成為制約以至控制社會的工具。……面對政治困局,建制一方這些年發展出一套雙重思考政治詭術,即通過模糊不清的言語,令到是非對錯模糊化,隨之以另一種經處理的政治語言包裝,用以控制社會對事態的看法(perception)。一年以來,香港巿民耳濡目染,看到的讀到的都是這類精心包裝的消毒語言,整個社會在文字迷宮耗得筋疲力盡,對這些不誠實的話語採取放棄態度,就在這一時間,『家是香港』來到眾人面前。港人早視這一千平方公里土地為家,何須政府推行運動教導巿民,路人皆見的是以廉價溫情來軟化社會的反彈,再配以教育系統『五四精神是尊重包容』惡意扭曲歷史,企圖馴化香港社會。……今天香港已然一分為二,是兩個對立的香港—— 是執政者和企業的香港,一個是鐵了心要走出自己的路的香港。一場工運,一場佔領中環討論,四十年來的經濟倫理重新洗牌,北京自上而下的政治權威面臨質問。這刻的香港需要一套嶄新的論述︰『什麼是香港』、『香港是誰的家』,其定義未來不會再由建制及其相關人等單邊決定,對第二種聲音的需要高唱入雲;此時此刻的香港,再一次來到歷史的門檻前。

        最新一期《教協報》的老師投稿。我不認識這位老師,但他可在學校教師發展日安排全校老師一起看《我的插班老師》(Monsieur Lazhar,dir: Philippe Falardeau,2011),真好啊,雖然談不上傑作,但這確實是部好戲,值得與同事分享,可惜作者只說「完結時,大家都若有所思,安靜地離開了」,似乎準備這活動的老師沒有提供導賞資料,事後也沒設討論環節?只看電影,有點不夠意思啊。

        我不是學者,再讀一百年書都做不成學者,但我和學者一樣死得……吧?王月生〈學院派(一)〉︰「華人社會,不少父母,都覺得男孩子教書無前途、無出息、無大志,比不上當官的或經商的。女兒嫁教書匠,說得動聽一點,是女婿有正當職業。說得難聽一點,是這個男人沒有甚麼本領。……從男學者的角度看,他們的處境也很不利,要尋找戀愛或婚姻的對象,很不容易。教書的人,通常生活刻板,社交圈子狹窄(沒有利用價值嘛!)……在情場上,男學者的學歷和知識,不但並非優勢,而且是弱點。……用來談情卻很累事,因為無法打動女人的心。……此外,讀書多的男人,一本通書看到老,習慣用同一套理論、觀點或手法,來處理工作以及私人事務。他們缺乏應變能力,也沒有江湖智慧。……對待感性的女人,先要想辦法打動她。女人想要的,不是理性分析,而是關心和愛護。男人不壞,女人不愛,是真的。因為讀書少的壞男人,懂得如何逗女人開心,他們知道女人要甚麼(甜言蜜語),說謊不眨眼。……相信我,並非每一個女人都恨嫁的,婚姻不一定是戀愛的終極目標。有些女人拍拖,是為了尋開心,又或者是為了療傷(例如:成長期間父親缺席,又或者不受寵愛)。也有些女人,喜歡佔男人便宜,然後把戰利品(例如:名牌手袋、珠寶首飾)向其他女人炫耀。……男學者的另一個常見缺點,是賣相欠佳、不修邊幅、不懂打扮。他們通常是中年公僕造型,又或者是麻甩佬、電車男風格,令女生看了倒胃。……總括而言,從女人的角度看,在戀愛和婚姻市場上,男學者的問題,是無錢無面,未見過世面,不懂討女人的歡心,重要唔靚仔(而且賣相欠佳),真係死得。

        蔣薇分享某高登論壇的討論時說︰「人工加到二萬七,夠唔夠溝女買車買樓?……但你在想溝女買車買樓前,請先想想一個更切身的問題,你的父母呢?……溝女買樓買車?諗完點養你父母先啦!計完我先發覺,原來月入二萬七,都好似貧窮線咁,唔怪得之財爺都叫自己中產啦。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