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4月23日 星期二

太湊巧的邂逅,會不會是場戲;不管妳真與假,仍然夢妳想妳——《意亂情迷》

圖片來源︰suling 網誌【彼此不要羨慕


        陶傑最近在《壹週刊》的專欄提到李志超,這位怪才藝術家原來患上了腹膜癌,久居倫敦,病情反覆,為了與好朋友打氣,楊凡今天將李志超有份演出的舊作私藏《意亂情迷》(Double Fixation,1987)借出,免費在 JP 銅鑼灣戲院(陶傑仍稱之為明珠戲院)放映一場,我有同事拿到戲票,既然有空,我雖不認識李志超先生,自也樂於參與。我從沒看過楊凡導演的電影,一直對他興趣不大,不過陶傑說這部戲「是香港最早的無厘頭電影」,又有「李志超怪雞型難忘演出」與「完全唔同 Look 的白姐姐」,何況還有最吸引的大美人鍾楚紅擔綱,雖然我早料到這部戲不會是甚麼佳作,多少也是有點期待的。不過,今天最令我驚喜的,竟然不是影片本身,而是到場參與的嘉賓,當中楊凡與陶傑早就到場招待朋友,張敏儀等名人也有現身,而白姐姐更以戲中的造型蒞臨,登時成為全場焦點﹗雖然白姐姐只在影片開首客串了數分鐘,但她那妖姣的聲線,誇張的表情,真的令人念念不忘﹗

左起︰楊凡、陶傑、白姐姐﹗

        楊凡在《意亂情迷》開首表明這是「獻給希治閣」的作品。是的,這部戲有不少明顯來自希治閣的元素,例如中文片名就與希翁名作《意亂情迷》(Spellbound,1945)相同,而本片的關鍵情節,更是幾乎照搬我畢生最愛的電影——《迷魂記》(Vertigo,1958),其有關迷戀、慾望、記憶、欺騙、死亡的題旨,也明顯有承襲《迷魂記》的痕跡,楊凡還刻意到三藩市取景,相信在致敬之餘,他在拍戲期間也滿足了回味經典之癮。不過,歷來模仿《迷魂記》的導演不少,將原作的懸疑迷情拍成喜劇的亦有,如梅布祿士(Mel Brooks)的趣劇《緊張大師》(High Anxiety,1977),但肯定沒人拍得像楊凡那麼 camp,那麼怪。這部戲的劇情其實是不值一提的,處處是疑漏,幕幕皆無聊,就連那貫串全片的光球疑團,最終都引不起觀眾多少興趣,大抵楊凡是想笑謔希翁的麥高芬(MacGuffin)概念,故高調帶起,結尾卻輕輕拋下,然而假如一個麥高芬不能成功帶起懸疑,麥高芬也就不是麥高芬了。事實上,楊凡雖愛希翁,但始終學不到希翁多少技藝,至少,希翁最厲害的懸疑(suspense)手段,到了楊凡之手卻只變成驚嚇(surprise),兇手在暗角彈出的三流手段(兼附以尖響配樂),希翁自是不屑為之。當然,這也可以看出《迷魂記》故事之難拍,假如步調氣氛不對,懸疑迷情即成漏洞百出的笑片;今天《迷魂記》被視為史上最偉大的電影,從其失敗的仿作也可看出其道理。楊凡拍《意亂情迷》,當然沒有挑戰經典的雄心,他試圖顛覆類型,古靈精怪的設定也見其勇氣,可是他初試「無厘頭」,顛覆只流於自娛的層次,並未能達到表現新內容探索新形式的效果,滑向了喜劇的路數。這部戲有些場面無疑是挺有趣的,隔了二十五年看就更過癮,但如果一套「無厘頭」喜劇無法令人捧腹不斷,就很容易淪為恥笑了。

        這不是說《意亂情迷》是部完全失敗的影片。雖然我只看過楊凡這部戲和其他作品的片段,未能深入研究,但我認為他重視的(及擅長的),始終不在於故事,甚至不是導演風格。楊凡和王家衛都喜歡思憶、懷舊,兩人的視野都是主觀、片段的,但楊凡似乎沒有王家衛那麼強烈的愁緒,而且他的浪漫,總是帶著濃厚的色慾(包括顏色與情色),而且相當奇情,縱使是回憶,也是很「現世」的。楊凡很重視美術、服裝與燈光,但他導演功力不高,剪接技巧與影機運動都只屬平平,即使是構圖,確實偶爾有些教人難以忘懷的畫面,但整部電影看起來,終究談不上一流。當然,那時候的鍾楚紅美艷不可方物,青春、野性、嬌俏、成熟、冷艷、熱情,怎樣演都難不到她,怎樣演都能征服所有觀眾。她在纜車站前的回眸,誰能不意亂情迷?不過說實話,片末王小鳳追殺鍾楚紅至大廈天台,站在柯達(Kodak)霓虹燈廣告下的冷酷回眸,無論顏色和構圖,都令我更有深刻印象呢,哈哈哈。

今天的戲票﹗

        ◆鍾楚紅在本片中飾演兩個「身份」,一名 Cherie,取自她的英文本名,這不是她首次在影片中用回本名,譚家明導演的《雪兒》(Cherie,1984),鍾楚紅的角色就是 Cherie。《雪兒》其實是一部比《意亂情迷》更無聊的影片,但譚家明的導技明顯比楊凡高明得多了。鍾楚紅在本片另一個身份名叫 Jacqueline,而《迷魂記》女主角的其中一個身份則叫 Madeleine,發音略有相似。

        ◆希望李志超先生早日康復﹗


本片主題曲︰羅大佑作曲,林振強填詞,張學友主唱的《迷情》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