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3月28日 星期四

Washington says She's a Killer...——《追擊拉登行動》(Zero Dark Thirty)

       《追擊拉登行動》(Zero Dark Thirty,dir: Kathryn Bigelow,2012)是一部取態相當奇怪的影片——一開場,導演嘉芙蓮碧格露先播出 911 慘劇當日受害者臨終前的錄音,隨即講述傑西卡崔斯坦(Jessica Chastain)飾演的中情局探員在兩年後來到巴基斯坦,協助追查拉登下落,但她首先看到的不是當地政局或民情,而是局方怎樣以酷刑逼供,起初她感到不安,但並沒向上級質疑,不久亦參與其中,展開長達十年的搜查追捕。這些寫實的虐囚片段,若說是為了抨擊喬治布殊任內的以暴易暴式單邊反恐政策,則後來美軍闖進巴基斯坦國境擊殺明顯已失反擊之力的拉登,無論是法律上與道德上也同樣難以說得過去,然而影片不單沒有批判意欲,也缺乏反對用兵者與中東地區軍民的視角。可是倘說導演是有意喚起觀眾對阿爾蓋達的憤恨與恐懼,以典型的特務英雄追捕魔頭的類型片情節,將美國在整場維時十年的行動的種種黑暗面合理化,默默認同虐囚行為,則又似乎忽略本片拍得相當冷靜平實不見煽情用意的事實。如果說導演只求客觀紀錄這場全球政治與軍事格局的追擊行動,讚其資料搜集充足,又拍得比許多紀錄片都更為詳細(甚至有批評指創作者不當獲得政府秘密檔案),然而細心檢視,這部戲的風格仍屬不折不扣的政治驚悚片,將焦點與功勞盡歸到女主角身上也是不合理的,更遑論影片敘述的「史實」事實上仍有不少錯漏之處。更有人指本片是為了助奧巴馬連任造勢,但奧巴馬不單從沒在片中「現身」,何況以影片的沉靜格調,也難以收到多大的隱性拉票效果吧。因此,無論你從甚麼角度看這部戲,它的取態都是非常奇怪的,可若說嘉芙蓮碧格露沒有甚麼真正取態,這才是最奇怪的說法吧?


        不過,暫且擱下的取態與虛實不論,這部戲就是好看。我承認這是因為自己對整場獵殺拉登的行動有所好奇,對美國中情局的情報系統與搜索手段抱有興趣,不免對其單向的敘事寬減了幾分,但這部影片確實是拍得相當充實緊湊的。嘉芙蓮碧格露貌似客觀、寫實的敘事,撇除了細膩人性的描寫,只餘下專業的精神與執迷的追尋,反而比她那意圖刻劃戰爭扭曲/摧殘軍人性情與生活的《拆彈雄心》(The Hurt Locker,2008)更加精煉,也許更加貼近她的「雄心」——其實她與前夫占士金馬倫(James Cameron)一樣,最擅長的還是描寫 men at work,是非曲直,美醜善惡,對她來說並不是最重要的事。嘉芙蓮碧格露描寫的這個情報員主角,不需要性生活,(至少在那十年間)對異性沒有興趣,堅強、冷靜、好勝、情感永不外露(相反,會做蛋糕,較為敏感陰柔的女情報員就被炸死收場),但我不認為嘉芙蓮碧格露是要藉此表達女人不比男人弱,甚至可比男人強的想法,她真正的用意是想角色「去性化」,重要的不是性別,而是崗位、權責與工作。因此,最後一切大功告成後,嘉芙蓮碧格露拍傑西卡崔斯坦獨自流淚,可是後者到底哭甚麼呢?千辛萬苦犧牲無數後終於完成任務?還是任務完成突然感到迷惘空虛?嘉芙蓮碧格露是不擅長描寫這類情感的,去性化的主角突然回復女兒心,其實沒有必要,是以我覺得這一筆實在太怪,有點狗尾感覺呢。

        雖然如此,不少人認為《ARGO 救參任務》(Argo,dir: Ben Affleck,2012)值得贏奧斯卡最佳電影,我卻始終覺得《追擊拉登行動》拍得好看得多。可是這兩部片偽寫實的政治特務片其實都有同一弱點。謝茜嘉翠絲頓飾演的 CIA 情報員何以如此肯定自己的判斷?一般特務片往往會將英雄與奸黨雙方的行動平行敘述,觀眾既能看到奸黨的部署,自然會相信英雄的判斷是有根據的,可以拋開理性任導演所設的感官或心理刺激牽著走,同時導演亦可借平行敘述之間的虛位,設置懸念,佈下謎題,使故事更加跌宕緊張。可是在這兩部戲,結局已無懸念(儘管一般影片最終也是邪不能勝正,劇情不是不可預料,但以史實為據拍的故事,連劇情的發展與終幕的形式也是相對規限且能事先掌握的),單向的敘事角度(不能隨便加進敵方的角度平行敘述),受此限制,要拍出刺激緊張的氣氛,就很考導演功力。可是《ARGO 救參任務》最後祭出的是相當陳套的 Last-Minute-Rescue,佈局既不精巧、新穎,也明顯偏離史實,難免予人技止於此之感。當然,如果真要我投票,我也是不會將最佳電影的一票投給《追擊拉登行動》的,始終這部戲是太怪太怪了。


延伸閱讀︰陳婉容〈美國反恐十年:回頭已是百年身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