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2月7日 星期四

電影萬歲﹗向電影致敬﹗——《希魔撞正殺人狂》(Inglourious Basterds)

        對影迷來說,在電影世界,昆頓塔倫天奴(Quentin Tarantino)就是神。這不是說他是最偉大的導演,也不是說他的電影都是完美的作品,而是在電影世界中,昆頓塔倫天奴可以呼風喚雨,隨意玩弄類型(這次就有戰爭片、西部片、黑色電影等)、引用經典(本片數得出來的引用至少數十)、篡改歷史(亂鎗掃射希特拉和戈培爾,提早結束二戰),何況他還有「造神」的能力︰他每推出一部作品,戲中角色都被影迷奉為經典人物,從 Mr. Orange 到 Jules Winnfield,由 Jackie Brown 到 The Bride,這次還將飾演 Col. Hans Landa 的 Christoph Waltz 推上康城影帝寶座。《希魔撞正殺人狂》 (Inglourious Basterds,2009)好不好看?如果你鍾愛電影,時刻想著的都是電影,相信沒有理由不喜歡吧。
  
        《希魔撞正殺人狂》片名取自 Enzo Castellari 導演的 The Inglorious Bastards(1978,國內譯為「戴罪立功」)。Enzo Castellari 是意大利著名B級片導演,擅長拍攝意式西部片與低成本戰爭片,有導演稱他為 “The Poor Man's Peckinpah”,大概也說明了他的風格。《戴罪立功》講的是二戰時五名無良美軍,被送往軍事法庭時借暴動成功逃脫,最後又糊裡糊塗協助反攻納粹殺身成仁的故事,內容胡鬧惡搞,Rodney 的網誌曾介紹過,不贅。昆頓塔倫天奴一直想重拍此片,前後構思了二十五年,不過這次他只是借用了片名(英文串法多了一個 u,a 改為 e,前者是「無心之失」,後者是昆頓故意根據自己的口音改的),劇情和原片關係不大(上年賓史迪拿(Ben Stiller)導演的《雷霆喪星》(Tropic Thunder,2008),羅拔唐尼(Robert Downey Jr.)扮黑人搞鬼,也是向《戴罪立功》致敬)。其實昆頓塔倫天奴親口承認過的參考對象,包括 J. Lee Thompson 的《六壯士》(The Guns of Navarone,1961)、Robert Aldrich《十二金剛》(The Dirty Dozen,1967)、Brian G. Hutton《血染雪山堡》(Where Eagles Dare,1968),還有 Enzo Castellari《漫天烽火戰英倫》(Eagles Over London,1969)和 Sam Peckinpah 的《英雄血》(Cross of Iron,1977),不過除非極資深的影迷,否則現在大概已沒有多少人看過吧。
        因此,雖然《希魔撞正殺人狂》的劇情借鑒了不少影片,基本還屬原創,何況昆頓塔倫天奴說出來的參考片單,向來也不能盡信。唯一可以肯定的,是他想拍一部「意大利西部片式的戰爭片」(“That will really be my spaghetti Western but with World War II iconography”),內容天馬行空,不必遵循史實(“I won't be period specific about the movie. I'm not just gonna play a lot of Édith Piaf and Andrews Sisters. I can have rap, and I can do whatever I want. It's about filling in the viscera.”)。本片第一章的農村場景,眼利的觀眾應看得出源自史上最偉大的西部片,沙治奧里昂尼(Sergio Leone)的《萬里狂沙萬里愁》(Once Upon a Time in the West,1968),背景音樂則是尊榮(John Wayne)自導自演的美式西部片《邊城英烈傳》(The Alamo,1960)的 “The Green Leaves of Summer”,而 Shosanna(Mélanie Laurent 飾)逃出屋門一刻的構圖,多多少少也有尊福特 (John Ford)那比偉大更偉大的西部片《搜索者》(The Searchers,1956)的影子。這一章名為“Once Upon a Time... Nazi Occupied France”,由此看來並非只為沿襲童話式故事開首的套路,而是大有向意大利西部片致敬之意,事實上,昆頓塔倫天奴本來是打算以此作為片名的;第二章 “Inglourious Basterds” 中 Lt. Aldo Raine(Brad Pitt 飾)盤問德國軍官,到嗜以球棒殺納粹軍人的 “The Bear Jew”(Eli Roth 飾)出現一幕,昆頓塔倫天奴將鏡頭交叉對準三人,緩緩以中鏡(Medium Shot)聚焦放大到三人的臉上特寫,表現出三人冷酷緊張的心理狀態,顯然就是沙治奧.里昂尼的看家本領。明乎此,就能領會本片的有趣之處了。
        本片是對電影的頌歌。在昆頓塔倫天奴的世界中,電影就是一切,因此,「看電影」可以成為殺死希特拉的契機,而不論法國人、英國人、德國人、美國人、猶太人、白人、黑人,言語中也往往不離電影(友人就笑我像片中那德軍英雄,遲早要靠講電影與女生搭訕,卻始終無人理會)。德國著名導演 G.W. Pabst、臭名昭著但天才橫溢的女導演 Leni Riefenstahl(近年漸漸有人為她平反。今年三月左岸文化出版了中譯版《蘭妮.萊芬斯坦回憶錄》,宣傳標語就是「我,只不過是幫希特拉拍了紀錄片」),是本片談論得最多的導演。在第四章“Operation Kino” 地下室酒吧的一場戲中,德軍們玩的猜謎遊戲也離不開電影,香港觀眾認識的,至少就有電影特技的里程碑,Merian C. Cooper 與 Ernest B. Schoedsack 合導的《金剛》(King Kong,1933)。同一章中 Lt. Archie Hicox(Michael Fassbender 飾,即後來在地下室酒吧被認出是英軍的,那位影評人出身的軍人)指出戈培爾希望成為的 David O. Selznick,就是荷里活的大製片家,《金剛》和《亂世佳人》(Gone with the Wind,1939)都是他的手筆。影片中戈培爾以拍出《Nation's Pride》自豪,其實這是昆頓塔倫天奴的惡搞,實則藍本是 Leni Riefenstahl 為納粹拍的宣傳影片《意志的勝利》(Triumph of the Will,1935,儘管政治不正確,此片卻是歷來電影人必看的,其電影語言之運用至今仍使人嘆為觀止,是 propaganda 中的登峰造極之作);影片末段播放的《Nation's Pride》片段,其實是導演委託 Eli Roth 拍的,而火燒電影院一幕,又頗有昆頓塔倫天奴最喜愛的電影之一,白賴仁迪龐馬(Brian De Palma)的恐怖片《兇靈》(Carrie,1976)的味道,真正百味雜陳。
        還有還有。上述的都是比較明顯的電影引用/致敬(也只是其中一部分),還有不少細節,很值得觀眾咀嚼。例如 Shosanna 整理戲院的宣傳掛牌,其實都是當時著名的電影,第二次她整理掛牌時(第一次掛的我不懂),上映的就是法國電影名匠 Henri-Georges Clouzot 的《烏鴉》(Le Corbeau,1943,此片是法國淪陷時期的大作,德國人當時禁止此片在德國上映,怕有人模仿影片攻擊蓋世太保,但法國地下軍則認為此片賣國通敵,視導演為法奸,此事對他傷害甚深)。更細微的引用/致敬,包括不少角色的名稱,如戴安.古嘉(Diane Kruger)飾演的間諜演員 Bridget von Hammersmark,其名字就源自憑費立茲朗(Fritz Lang)的科幻經典《大都會》(Metropolis,1927)而成名的女演員 Brigitte Helm,言行舉止則參照 Leni Riefenstahl 和 Marlene Dietrich(她是當時的頂級大明星,其擔綱的 Josef von Sternberg 的《藍天使》(The Blue Angel,1930),是史實中的希特拉最喜愛的電影,傳言他死前才又重看了一遍)。不搞清楚這些細節,本片就至少白看了七成了。
        有人說昆頓塔倫天奴只懂抄襲其他電影,最嚴重的指控,是指其成名作《落水狗》(Reservoir Dogs,1992,2004 年英國電影雜誌《Empire》選出近十五年最有影響力的電影,此片即排榜首)的橋段,基本全抄林嶺東的《龍虎風雲》(1987)。是對的,也是錯的。Roger Ebert 就說︰“Quentin Tarantino is sometimes criticized for including too many references (some say whole scenes) from other movies in his own work. There are legends about his days as a video store clerk, memorizing B movies from the $1.99 bin. But the borrowed, or repurposed, or inspired, or quoted movie material in his films is there not because he lacks imagination but because he has too much. He loves movies with a fervor that inspires him to absorb us not only in his films, but in the films he loves. His arms are wide and gathers us in.” 愛他的,就不知道怎樣怪他。《希魔撞正殺人狂》引用過的電影數目,在 Quentin Tarantino 的作品中可能是最多的,自不是因為缺乏才思,而是他太愛電影,急不及待要一次過和影迷們分享。事實上,他還暗地引用了自己的作品(抱歉透露一點劇情)︰第四章地下室「一鑊熟」的情節,在他編寫劇本的《浪漫風暴》(True Romance,dir: Tony Scott,1993)早就出現過,那是他和畢彼特(Brad Pitt)的首次合作,如果你看過那部電影,一定記得當年的「型佬」畢彼特是多麼「頹廢」呢。
        昆頓塔倫天奴當然不是只懂引用電影。他的招牌家數︰章回式的敘事結構(這次他相對少玩插敘倒敘或不規則的敘事方式了)、爆米花般的血腥暴力(這次已很收斂,而且很可能是他的影片中講粗口最少的一次)、初聽起來冗長無聊卻又字字珠璣的對白(第一章的盤問與第四章的地下室舌戰,高潮迭起,光聽對白已教人捏一把汗。他寫對白的本領,荷里活導演中可能只有高安兄弟(Joel & Ethan Coen)能相提並論。這次他還挑戰四國語言,看 Christoph Waltz 一口流利的英語、德語、法語和意大利語,就叫人嘆為觀止),在本片中都發揮得淋漓盡致。最使我驚喜的,是他場面調度(mise-en-scene)的能力又更上一層樓,看第五章“Revenge of the Giant Face” 他如何運用那細小的兩層的戲院大廳擴大敘事空間,忍不住就想拍手掌︰初時導演以俯瞰鏡頭觀察整個宴會盛況,接著 Shosanna 從螢幕左方踏上樓梯,鏡頭一直跟著,然後她與 Col. Hans Landa 碰面,後者點點頭,發現畫面以外的 Bridget von Hammersmark 等人,便慢慢往螢幕右方下樓梯與她四人會面,Landa 以意大利語試探四人時鏡頭一直繞著五人旋轉……全無冷場,多麼奪目﹗這不單是因為故事寫得精彩,更重要的是演員的調配、鏡頭的長度和移動。《Variety》的 Anne Thompson 就說︰“Inglourious Basterds is great fun to watch, but the movie isn't entirely engaging. And it is definitely an art film, not a calculatedly mainstream entertainment... Tarantino throws you out of the movie with titles, chapter headings, snatches of music. You don't jump into the world of the film in a participatory way; you watch it from a distance, appreciating the references and the masterful mise-en-scene.” 有影評抨擊昆頓塔倫天奴「以納粹殘害猶太人的形式反對付納粹」,這確有不妥,但如果從衛道角度看他的影片,又有那一部是合格的呢?
        用現成的歌曲,不用原創配樂,是昆頓塔倫天奴電影的特色,可是每次由昆頓自己拼湊的 OST,卻每每是唱片界的大贏家,隨時賣得比電影本身更好。本來這次他打算破格邀請電影配樂大師 Ennio Morricone 譜曲,無奈大師未能抽身,昆頓塔倫天奴只得親身精選了廿一首歌曲(這次古典味極重,沒有多少搖滾、電子、饒舌音樂),而當中就有八首是 Ennio Morricone 的作品。我孤陋寡聞,這廿一首歌曲之中,真正看過又聽過的就只有 Gillo Pontecorvo 導演、Ennio Morricone 配樂的《阿爾及利亞之戰》(The Battle of Algiers,1966)。本片其他精妙之處,留待 DVD 推出後再研究吧,至少張曼玉的演出是必定要捧場的。本片絕對是今年必看之作,不過影評人 James Berardinelli 認為“With Inglourious Basterds, Quentin Tarantino has made his best movie since Pulp Fiction.” ;連昆頓自己也透過畢彼特之口,在本片說︰“This might just be my masterpiece”(最後一句對白),我就不太同意了。《希魔撞正殺人狂》某些場景確實極佳極妙,甚至可與經典的《危險人物》(Pulp Fiction,1994)媲美,但在《危險人物》之後,我認為最完整、最可觀、最過癮的卻是《危險關係》(Jackie Brown,1997),然而不計《玩命.飛車.殺人狂》(Death Proof,2007),《危險關係》卻是他最被低估的影片,只有法國《電影手冊》選之為年度十大佳片之一,至今識貨者不多,可惜﹗

(原文寫於 2009 年 8 月 25 日)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