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2月2日 星期六

D.J.A.N.G.O. The D is silent——《黑殺令》(Django Unchained)

        從小喜愛看電影,但會因為看完一部戲而搜尋相關資料,想了解其裡裡外外的人事的,是大學一年級在宿舍看昆頓塔倫天奴(Quentin Tarantino)《危險人物》(Pulp Fiction,1994)的影碟伊始。從此我愛上了電影,而這個部落格,本來也名為  “PULP FICTION”,既為表明內容低俗,難登大雅之堂,也是為了表達我對《危險人物》的鍾愛。事隔十年,睇戲多了,電影世界闊了,昆頓塔倫天奴於我已光環不再,但只要他有新戲推出,我還是必會捧場的。這次他的新作《黑殺令》(Django Unchained,2012)未上畫已頗獲好評,更是令人引頸以待了︰
        故事講述在南北內戰爆發前兩年的美國南部,周身刀張張利但慘遭虐待的黑奴 Django(占美霍士飾)被德籍懸紅獵人 Dr. King Schultz(基斯托夫華薩飾)買下,協助追捕臭名遠播殺人如麻的 Brittle brothers——只有 Django 能認出 Brittle brothers,獵人答應事成後讓 Django 重獲自由。功成事遂,Django 更練得一身好鎗法,為尋回被賣作奴隸的黑人妻子 Broomhilda(嘉莉華盛頓飾),決定與 Dr. King Schultz 一同上路,獵捕把黑奴視作鬥狗的變態大地主 Calvin Candie(里安度狄卡比奧飾)。可是二人意外被 Calvin 心腹的黑奴領班 Stephen(森姆積遜飾)發現了行蹤,性命頓時危在旦夕,到底三人能否逃出生天,解放群奴?
        上年底奧巴馬(Barack Hussein Obama)成功連任美國總統,同年美國影壇也出品了數齣有關黑人的重要作品,最受注目的首推史提芬史匹堡(Steven Spielberg)的《林肯》(Lincoln,2012),昆頓塔倫天奴的《黑殺令》也摻一腳,但他顯然沒有甚麼述史言志的雄心,政治正確(英雄主義、牛仔精神、解放黑奴、種族平等)得來同時又極度不正確——昆頓塔倫天奴喜愛在電影中左一句  “nigger” 右一聲  “nigger”,早已是臭名昭著的事,黑人名導史派克李(Spike Lee)就屢次高調抨擊,這次《黑殺令》專挑美國「黑」歷史作私人遊樂場,片中多有侮辱、虐待黑人的情節,就更加惹人非難了。當然昆頓塔倫天奴不見得就是白人至上主義的信徒,他就只是貪口爽,愛殺戮,白人固然被他殺得血肉橫飛,黑人剝削片(Blaxploitation)更是他自小鍾愛的觀影養料,不在作品中露兩手惡趣味,對他來說才是真正的「剝削」吧——顛覆電影類型,黑人當牛仔,耍帥放嘴炮,才是他拍這部戲的真正旨趣。因此,假如說昆頓塔倫天奴這次選擇以美國南部蓄奴剝削史為敘事背景,是有意深挖美國黑幕,反思民族政治,未免是過度解讀,陳義太高了,但荷里活主流電影,確實又鮮有像《黑殺令》般,敢直接描述這段「傷害民族感情」的歲月的,儘管昆頓塔倫天奴的故事多有誇張扭曲,倒也有直率敢言之功,美國電影學會(AFI)將之列為年度十大電影之一,是有一定政治考慮的。

新舊版 Django 同場演戲﹗

       《黑殺令》的黑人神鎗手贊高(Django),出自意式西部片經典《游俠蕩寇誌》(Django,dir: Sergio Corbucci,1966),原作講的是獨行浪人為報殺妻大仇,大鬧墨西哥革命,殺盡三 K 黨與墨西哥土匪,到了昆頓塔倫天奴的新版,當年由法蘭高尼路(Franco Nero)飾演的贊高變成了占美霍士(Jamie Foxx)化身的逆天黑奴,以暴易暴,為的是救嬌妻於火海,傳統意式西部片的荒漠悲劇味頓化成陣陣黑色幽默,本來沉默寡言的角色也變得口水多多,總之人人都語不驚人勢不休。其實熟知昆頓塔倫天奴的,都對他口水多過茶的風格不感陌生了,這次他少玩倒亂敘事時序的把戲,故事簡單直接,近三小時的片長也許嚇退了不少觀眾,但他的電影就是有種奇妙的魔力,對白越是荒謬無聊,越是能生出一股莫名的逼力與不安感,教人半刻不敢失神,生怕錯過了甚麼啜核對白,更怕錯過了他招牌的突如其來的死光光場面。何況,昆頓塔倫天奴的電影往往雲集性格巨星,光看他們如何吹水唔抹嘴,已是一大享受,這次不單有在前作《希魔撞正殺人狂》 (Inglourious Basterds,2009)大放異彩的基斯托夫華薩(Christoph Waltz),還有里安納度狄卡比奧(Leonardo DiCaprio)與森姆積遜(Samuel L. Jackson),看四大巨星言語交鋒,當真幕幕精彩。最可惜的是狄卡比奧未能因此獲得奧斯卡最佳男配角提名,他在本片中囂張跋扈神經變態的表演,入戲到不慎傷手滿掌鮮血依然面不改容繼續拍攝(昆頓塔倫天奴保留了這場戲在影片中,細心看一定見到),絕對是他近年少見的破格演出,值得肯定,無奈他與基斯托夫華薩共逐今屆金球獎(Golden Globe Award)竟被後者贏了,不是說華薩演得不精彩,只是論出乎意料追求突破,自是狄卡比奧更勝一籌吧。

        本片最有趣的不是占美霍士與基斯托夫華薩這對黑白雙煞,而是狄卡比奧與森姆積遜這對怪異主僕。影片後段狄卡比奧曾拿出黑人老僕的頭骨提出疑問︰「為何黑人不起來反抗白人?」其實森姆積遜飾演的忠心僕人,既有權謀,也有機智,地位不單高於其餘黑人奴隸與白人僕役,有時甚至連主人狄卡比奧都得聽其指揮,但他就是甘做下人,從來不敢反抗,還要助主人鏟除贊高,毫不顧同胞感情。人類如果有所謂「奴性」,也許就是如此,適應了某種制度,即使受苦受難,也不願犧牲「穩定」尋求自由,甚至反過來保護那個剝削自己的制度,視革命者為敵我關係,不去反思自己內在的矛盾。假如昆頓塔倫天奴真有甚麼政治理念的話,這就是最精闢的一筆了。
        不過平心而論,《黑殺令》談不上是昆頓塔倫天奴的出色作品(連中文譯名都求其得很),只能說是頗為過癮而已。昆頓塔倫天奴最擅長拼貼各種電影類型,在影片中明引暗引他心愛的電影人物、情節、音樂與場面,這也成為了他與影迷之間每年一度的尋寶遊戲,《黑殺令》當然也暗藏了不少珍寶,但數量顯然不若以往多且雜,主要都集中在意式西部片與黑人剝削片範圍,相對於前作《希魔撞正殺人狂》遊走於戰爭片、西部片、剝削片、恐怖片等類型,今次是顯然不夠好玩的,故也少見雜誌花篇幅玩索隱遊戲,令人失望。昆頓塔倫天奴深諳意式西部片的鏡頭運用,但他這次擺明想走 B 片味道,拍得較為粗放,少見宏大或複雜的場面調度,明明他有能力拍出經典的鎗戰對決,但他不是來一發誇張的爆炸,就是以黑色幽默不作聲色一鎗了結,縱使依然有極出色的音樂運用,但也不足以盡興。即使是占美霍士在大屋以一敵數十的惡戰,昆頓塔倫天奴那手慢鏡頭與爆血花場面,無論是節奏與構圖,頂多只是說是學不到家的低手版杜琪峰,有型但不精彩。說到底,昆頓塔倫天奴還未至於江郎才盡,但實在已失去靈光,只求有趣,不可能再創高峰了。他說希望在六十歲時退休不再做導演,現在還有十年時間,可多拍兩三套,嗯,我相信這是他的自知之明,但無論如何,我都會繼續支持他未來十年的作品的,畢竟當今世上,也找不出多少人拍電影能像他如此隨意、率性與過癮了吧?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