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月2日 星期三

觀影小記︰《皇上無話兒》(The King's Speech)

《皇上無話兒》(The King's Speech,dir: Tom Hooper,2010)
Horace’s Rating︰7/10(Worth a Look)

        湯姆霍珀(Tom Hooper)導演的《皇上無話兒》(The King's Speech,2010)是今年奧斯卡電影頒獎典禮的大贏家,連奪最佳電影、最佳導演、最佳男主角與最佳原創劇本四項大獎,昨天終於在香港上畫,恰好有空,立即前去欣賞。近年香港片商經常將奧斯卡大熱電影的映期提前延後,一般觀眾又未必會注意有優先場,引得人牙癢癢的;看奧斯卡時沒看過競逐獎項的電影,真不過癮。不過看過影片後,便不會因為這點而感到可惜了︰《皇上無話兒》的故事和拍法實在四平八穩得太沒驚喜了,起承轉合都在意料之中,哥連費夫(Colin Firth)、謝菲路殊(Geoffrey Rush)和海倫娜寶咸卡達(Helena Bonham Carter)當然演得好,但也不算出色得使人難以忘懷,整體(包括其他實力演員、編劇、服裝、佈景、資料搜集等)表現確然一流,但即使近年荷里活的電影水平如何屢受批評,每年仍然可以交出至少數部這樣的作品,本片比起來就更不見特別了。
        本片的劇情當然與史實有異,例如佐治六世(King George VI)早在二十年代末已找萊利洛嘉(Lionel Logue)治療,而非影片中提到的三十年代,而且佐治六世不久就逐漸康復並經常發表演說;君臣之間雖然友情甚深,但萊利洛嘉從來不敢親暱得稱呼英皇為伯特。至於佐治六世與其皇室成員,還有鮑德溫(Stanley Baldwin)和邱吉爾(Winston Churchill)等當代政壇大人物之間的關係,實際上也更錯綜複雜,可惜本片皆著墨不多,最吸引觀眾注意的,還是佳皮亞斯(Guy Pearce)飾演的皇兄愛德華八世(King Edward VIII)與辛普森夫人(Wallis Simpson)的一段奇情吧。時代背景方面,本片也沒有很深入的刻劃,像英國早期對德國的綏靖政策,就只輕輕帶過,而納粹入侵的恐怖陰霾,導演也沒有置於最前的位置。本來這可以寫成是激發佐治六世堅決治癒口吃的動機,說他是為救國而奮鬥,但影片更著重於他內心的掙扎,更落力描寫他自小就面對的種種非人壓力,剖析他不願成皇稱帝的自卑心結,因此本片深情有餘,妙趣不足(不少宣傳皆謂影片「妙趣橫生」,萊利洛嘉的療法如何「搞鬼多計」,其實都不怎麼幽默風趣),而且影片的壓軸雖是戰時演講,卻是緊張多於激昂,拘謹而不豪邁;台灣的譯名《王者之聲:宣戰時刻》不差,遠比港譯合宜,但也稍嫌不夠傳神。

        今屆競逐奧斯卡最佳電影的十部作品,我只看了七部,還未能作出總結,但單憑直覺而論,本片極有可能比其餘九部都要平庸,但毫無疑問這是犯錯最少,而又最易得人心的一部吧?湯姆霍珀這最佳導演,未免贏得太幸運了。

真實的佐治六世的演說︰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