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月5日 星期六

Do You Hear the People Sing?——《孤星淚》(Les Misérables)

        兩年前湯賀柏(Tom Hooper)導演的《皇上無話兒》(The King's Speech,2010),獲當屆奧斯卡最佳電影、最佳導演、最佳男主角與最佳原創劇本四項大獎,聲勢一時無兩,他也因此躍升為業界一線導演,片商鈔票紛至,供他創作新片。他沒有被榮譽沖昏頭腦,亂拍娛樂大片,反而挑戰難度,決意將歌劇《孤星淚》搬上大銀幕,實踐這個已被業界懸擱了二十五年的計劃。終於,經過九個月的拍攝,《孤星淚》(Les Misérables,2012)現已上畫,而且很有機會成為奧斯卡大熱︰
        在 19 世紀的法國。窮苦農民尚萬強(曉治積曼飾)因偷麵包而入獄,監禁期間屢次無視法律,於是展開長達二十年的逃亡生涯,並受到鐵面警官賈維爾(羅素高爾飾)鍥而不捨地追捕。期間尚萬強遇上女工芳婷(安妮夏菲維飾),早被男友拋棄的她為了自己和幼女珂賽特的生活,被迫出賣頭髮和身體,最後更積勞成疾去世,未能幫助芳婷,憤慨自責尚萬強決定撫養遺孤。多年後,當珂賽特(雅曼達施菲飾)長大成人,當時的巴黎更趨動盪不安。一場改變他們和法國人民命運的重大革命,正山雨欲來……
        即使以最嚴苛的角度看,似乎也很難說這部《孤星淚》不好看。我沒讀過雨果(Victor Hugo)的原著小說,沒看過膾炙人口的歌劇版本,對相關的歷史背景也無甚認識,自也無法比較當中的差異優劣,但沒有成見,也許更能欣賞這部電影的優點。是的,當安妮夏菲維(Anne Hathaway)淒楚泣唱“I Dreamed a Dream” 與及最後眾人高歌“Do You Hear the People Sing” 時,我想縱是鐵石心腸也會動容,一股熱淚忍不住在心裡流。安妮夏菲維的戲份雖然不多,但那段長約五分鐘一鏡直落的精彩表演,唱腔神態,無不貫注真情,將那個「悲慘世界」表現得刻骨銘心,有口皆碑,絕對值得一尊奧斯卡最佳女配角獎。曉治積曼(Hugh Jackman)向來演技不俗,只是沒有演過多少真正令人印象深刻的角色,這次盡顯演技與唱功,相信又俘虜了不少觀眾。雅曼達施菲(Amanda Seyfried)、艾迪烈柏尼(Eddie Redmayne)、亞倫泰特(Aaron Tveit)與初登銀幕的莎曼菲芭絲(Samantha Barks)等一眾年青演員也演得好,可是影片後段的劇情過於急進零碎,未能充分發揮而已。最差是羅素高爾(Russell Crowe),既然本片是以現場收音的歌曲為賣點,他唱功如此拙劣,演技再好名聲再高也只補救不了,何況他在影片中的表現也只平平而已。
       「波叔」沙查巴朗高漢(Sacha Baron Cohen)與海倫娜寶漢卡特(Helena Bonham Carter)演貪財夫婦,頗為搶眼,但也只是為影片加進搞笑元素,未能使故事更見深刻。初看他倆的造型,我還以為自己在看添布頓(Tim Burton)的《愛麗絲夢遊仙境》(Alice in Wonderland,2010)……

        湯賀柏指導演員確實是有心得的,可是這不代表《孤星淚》拍得好。演員出色、旋律入心、製作嚴謹,這只是偉大的歌劇片的基本條件;我們欣賞這部《孤星淚》,其實很可能只是因為欣賞這套歌劇歌頌的為愛犧牲、無私奉獻的精神,並且對照我城黑暗昏悶的政治民生,不禁如故事中的法國青年與貧苦人民一般,揚起了反暴維新的義勇之心,遂一致讚好,卻忽略了影片的諸多不足。事實上,湯賀柏的導技始終未臻一流,整部戲看得人不停搖頭,特別是前半部,他好像完全不知道攝影機應放在何方,鏡頭搖來擺去,又剪得短促細碎,沒有幾個穩定而可觀的構圖,人物走位與場景變化也無甚調度,浪費了一眾好演員與精細的道具佈景。即使這是部歌劇味甚重的電影,不講究歷史實感,但拍「悲慘世界」,假如營造不出那壓抑的氛圍、描繪不出那沉痛的苦難,又怎樣能逼出最後那首「人民之歌」?
《孤星淚》中安妮夏菲維最動人的一場戲
《聖女貞德受難記》女主角花康納蒂(Renée Jeanne Falconetti)

        當然湯賀柏是聰明的,一唱到重要的歌曲,就追蹤著幾位好演員的臉孔,不時一鏡直落,直接呈現人與曲的原始力量,成功攻陷觀眾的心,但一部好電影是可不能單靠幾首好歌支撐的。香港電影評論學會的鄭政恆說安妮夏菲維那五分鐘獨唱片段可能參考了德萊葉(Carl Theodor Dreyer)的傑作《聖女貞德受難記》(The Passion of Joan of Arc,1928)的大特寫拍法,未免是穿鑿附會,拋書包而已。德萊葉的大特寫,角度多樣,逼視內心,湯賀柏卻莫名其妙地常常將臉部特寫置於畫面右方,佈置單調,又怎可與大師相提並論。事實上,這部《孤星淚》與其說是史詩式歌劇,不如說是音樂錄像(Music Video)式雜錦,可以肯定,將來這部《孤星淚》就只有這幾段歌曲會留在觀眾心中,不會有令人想整部重看又重看的力量。當然,這部戲越到後段,高潮迭起,首首好歌,文戲過場漸少,看起來就相對可觀了——試想想,假如珂賽特(Cosette)、馬呂斯(Marius)與愛波寧(Éponine)的三角戀情如非簡單以幾段歌曲夾敘夾唱,湯賀柏只怕會拍得更婆媽悶人﹗
        可惜,湯賀柏之後的表現,繼續是令人失望的。他喜歡歷史題材,但又不善於拍攝宏大場面,一如《皇上無話兒》,他不是避開了重大的歷史事件,就是不懂著力經營,草草帶過。影響本片故事至鉅的歷史事件「1832 年巴黎共和黨人起義」,他就拍得不緊張也不激昂,倡議自由平等的熱血青年借拉馬克將軍(General Lamarque)的葬禮起義,行伍中莊嚴肅穆與劍拔弩張之態,湯賀柏是完全表現不出來的。這不單是調兵遣將、設計場面的問題,更是他不識有鬆有弛地掌控敘事節奏之弊。如上所言,本片就只是一段段歌曲的集錦,歌與歌之間缺乏適當的停頓、過渡,自然襯托不出人物、歌曲與歷史微妙的關係。因此,有人說後段的劇情推進得太快,無疑說中了問題所在,但反過來說,這也恰好掩護了導演的缺點,別讓他停下來,一曲接一曲,他的戲就不會太難看了。
在 1995 年的歌劇版本,十七位各國尚萬強(Jean Valjean)主演以各國語言合唱  “Do you hear the people sing?”﹗我只想不到,原來在日本是由鹿賀丈史演尚萬強的﹗他不是《鐵人料理》那表情猥瑣的主持、《古畑任三郎》(1994)中的殺人兇手、「牙刷超人」(Ultraman Zearth,1994)中的宇宙怪人嗎?哈哈哈﹗原來他是四季劇團的著名演員,演過無數經典角色﹗我真是有眼不識泰山了﹗


        結果我這樣說似乎還是苛刻了點。其實我是真心推薦這部戲的。在這悲慘世界,就是要有這樣的戲激勵人心。梁文道昨日的專欄文章〈正義從不缺席〉說︰「我第一次知道《孤星淚》,就是因為〈Do you hear the people sing〉這首歌。八九那年,一個朋友帶來唱片,要我們聽聽看天安門廣場上學生們正在合唱的歌。沒想到它竟是一首英文歌;但那裏頭的每一句話我們都不陌生,簡直就是為我們而寫,為那個時代而寫。自從那年開始,我看過兩次《孤星淚》的現場演出,每一次都會在它結尾的時候流淚。並非為了一眾劇中人物的命運之哀苦,而是為了這首歌的第二次響起。這一回,它的歌詞變了,不再只是憤怒人民的呼召,還多了一層對未來正義的肯定,漂渺虛幻,但又堅信不移。更重要的,是這一回演唱它的演員多半已成亡魂,彷彿再生,又似在來世,純靠一股信念維繫公義之不朽。對於觀眾來講,這是最經典的悲劇,靈魂之洗滌與昇華。對於我們這些現實上的敗者而言,這是一個美好到幾乎不真實的許諾:『正義只是遲到,但它從不缺席』。」是的,這部《孤星淚》電影,我看到最後,還是不禁幾乎流下淚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