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2月1日 星期六

The only person standing in your way is you——《黑天鵝》 (Black Swan)

        初戀是永遠不可磨滅的回憶,即使娜妲莉寶雯(Natalie Portman)終於憑戴倫阿羅諾夫斯基(Darren Aronofsky)導演的《黑天鵝》(Black Swan,2010)以大熱姿態奪得奧斯卡影后寶座,但我還是迷戀著當年《這個殺手不太冷》(Léon The Professional,dir: Luc Besson,1994)中叛逆而青澀的復仇少女,為她在《盜火線》(Heat,dir: Michael Mann,1995)中割脈自殘而心痛,幻想自己是得到她在《星戰前傳》系列中錯愛的黑武士,可惜一切遐想,已因她在《誘心人》(Closer,dir: Mike Nichols,2004)性感而幽怨的回眸而停息……
        妮娜(Natalie Portman 飾)是個單純沉靜、默默耕耘的芭蕾舞蹈員,自小接受嚴母的苛刻訓練與過度溺愛,人生唯一目標就是成為一位成功的職業舞者。一日,知名導演湯馬士(Vincent Cassel 飾)公開為新一季《天鵝湖》挑選新主角,消息一出,妮娜等多位舞蹈員躍躍欲試,然而導演對妮娜的美色虎視眈眈,竟漠視其他有實力的學生,高調欽點她為女主角。妮娜舞技精準,飾演白天鵝自然游刃有餘,但要同時分飾劇中對立的角色——高傲、狂莽、邪惡的黑天鵝卻是力有不逮。妮娜日以繼夜苦心練舞,但她性格純真,始終無法揣摩黑天鵝的心理,然而湯馬士對妮娜的要求甚高,不斷用難堪的激將苦操,同時隊中勁敵莉莉(Mila Kunis 飾)有意無意間挑釁,令她心力交瘁,壓力面臨爆煲。此時她漸漸發現自己開始陷入精神分裂,而且一發不可收拾……
        一如《拼命戰羊》(The Wrestler,2008)是戴倫阿羅諾斯基為米奇洛基(Mickey Rourke)度身訂造的作品,《黑天鵝》同樣是為娜妲莉寶雯度身訂造的;米奇洛基失落奧斯卡影帝寶座,妮妲莉寶雯卻成功了,可是《拼命戰羊》其實頗貼近米奇洛基的親身經歷,演來平淡自然,可一不可再,《黑天鵝》則純屬娜妲莉寶雯個人才藝表演,初看必然驚艷,然而能否永流於歷史長河,還須看導演與編劇描寫人物的造詣。可惜《黑天鵝》在這方面其實是不入流的。戴倫阿羅諾夫斯基一開場即向觀眾拋擲了一個緊張兮兮的美貌芭蕾少女,講她如何為爭取主角地位而奮鬥,她的過去和性格都是後來隨劇情推展才慢慢補上的(而且零碎而不深入),這種寫人手法自無不可,但由於影片一開始妮娜已屢見異象心懷暗鬼,則我們大可懷疑整個故事是否純屬妮娜的幻想與錯覺。當然《黑天鵝》不是《潛行凶間》(Inception,dir: Christopher Nolan,2010),沒有玩層層套夢的把戲,結局也已算是為一切解了謎,然而我要指出的是,導演以這種方式寫妮娜,其實很不踏實,觀眾在初時未能深入而真切感受她的純潔(也不一定是純潔,但至少是她未發現自己內在性格前的正常狀態),未能同步與妮娜踏進黑暗的世界,也就不會對她後來的危機有多投入。傳統的寫法,可能會先交代妮娜如何進入劇團,略講她有過什麼遭遇,認識過怎樣的人,如何天真爛漫艱苦奮鬥(或自小就被狠母折磨),然後才將一張白紙慢慢染黑,這樣可能老氣拖沓一點,感染力卻一定較強。導演不這樣做,相反一開始就以恐怖影象與震耳聲效以圖懾人,以低級恐怖片招數冒充心理懸疑,就不過是譁眾取寵的伎倆了。
       《黑天鵝》最譁眾取寵的,是毫無必要地混進誇張的性壓抑元素。影片中妮娜自稱只交過一兩個男朋友,而且不太認真,但被淫導演(好個雲遜卡素﹗)強吻挑逗,要求她回家作自慰練習後,突然春潮勃發,某晚落夜場嗑春藥,竟爾精神分裂,幻想與疑敵疑友的美娜古妮絲同床大戰,期間美娜古妮絲的模樣還變成了自己,完全莫名其妙。雖說雲遜卡素要求妮娜必須解放自己,才能說服觀眾王子會受到黑天鵝致命的性魅力引誘,這樣談到性壓抑是說得通的,但由純情芭蕾妹一下子跳到火辣性慾強(還可能有點同性戀/自戀/自虐傾向)就太沒道理了,先不說我們根本不知道妮娜的性壓抑是怎麼來的(母親灌輸男人不忠論?前度男友影響?我們甚至連妮娜平日的社交生活也不清楚﹗即使有嚴母規管作業繁重,也會有私密朋友吧),重要的是我們不清楚她到底有多性壓抑,如何能接受這種過火演繹。我不願懷疑戴倫阿羅諾夫斯基是想以自慰床戲為賣點(本來可拍得令我等好色之徒看得更加噴火),但譁眾取寵,立心不良,倒是可以斷言。至於《黑天鵝》的主線,即小舞孃如何掙扎奮鬥冀成舞聖(當中的種種壓力就不必細述了),與及藝術最高境界的探索(最終必然正邪相薄陰陽融和非死非生滅地升天……),也因導演只專注經營戲劇衝突,思想上就不見深刻了。
        因此,不少觀眾和評論都形容本片混合了《紅菱艷》(The Red Shoes,dir: Emeric Pressburger & Michael Powell,1948)、《冷血驚魂》(Repulsion,dir: Roman Polanski,1965)和《鋼琴教師》(The Piano Teacher,dir: Michael Haneke,2001) 的元素,卻又認為整體水平遠有不如,就是批評戴倫阿羅諾夫斯基避重就輕,力有不逮之故。我還沒看過後兩部經典,《紅菱艷》則是上年在香港國際電影節看的,其精彩處自是《黑天鵝》無法企及的,不論是故事內容、人物塑造、場面調度都差之遠矣。《黑天鵝》勝得過的,唯娜妲莉寶雯的演技而已。邁克評道︰「當然它和《紅菱艷》完全不同層次,嚴格來說甚至不是關於芭蕾的影片,不過既然將故事植進舞壇,起碼應該尊重行規吧?首先,《天鵝湖》正印花旦黑白兼跳,從來不是什麼值得大做文章的新聞,根本是慣例;其次,除非規模小得小貓三四隻,舞團排年度大舞,不會單選一個女主角獨挑大樑,必定同時訓練兩三個,既作臨時受傷的後備,也培養輪流上陣的乙組丙組。而練膾炙人口的古典舞,就算是新編通常也由資深前輩教路,手把手將累積的智慧傳給下一代,怎會像戲裏那樣靠編舞者親自上場,還要一面上下其手一面講解故事?」越不越不喜歡邁克的文字,但這次他倒寫得不錯。當然,看《黑天鵝》,最後妮娜化身黑天鵝,終於踏入完美的藝術境界,這場舞蹈編排雖非頂尖,但導演的跟拍鏡頭卻甚有魔力,配上克林特.曼塞爾(Clint Mansell)取材自柴可夫斯基(Tchaikovsky)《天鵝湖》(Swan Lake)的配樂,還是頗為震撼的。
        還值得一提的是︰雖說是角色要求,昔日的一代玉女雲露娜維達(Winona Ryder)在本片確實老了,幾乎認不出是她,歲月果然催人(另,她在醫院自殘一幕,到底是真實還是幻覺?)……

《黑天鵝》香港預告片︰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