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2月20日 星期四

Religion is a House with Many Rooms——《少年 Pi 的奇幻漂流》 (Life of Pi)

        李安導演這部新作《少年 Pi 的奇幻漂流》(Life of Pi,2012)絕對是本年度最重要最精彩的電影之一。「你會選擇哪一個故事?」相信你身邊的朋友一定問過這道題目。選擇甚麼不是重點,背後的價值觀才是關鍵。即使選擇第一個故事,也不代表你真心相信上帝(上帝不擲骰子,人擲骰卻可能擲出最離奇的數字,是否奇蹟,其意義是由人賦予的,美好的奇蹟其實只是難得的偶然,少年不死,不見有甚麼道理可言);選第二個故事,可能才是最具宗教情懷的(經歷過最黑暗的故事,參與過最可怖的惡行,仍相信善性才是人生最可貴的價值,努力驅走陰霾活下去,還為新朋友講故事散播光明的種子,可見人性本善,而且人間自有大愛,可以包容種種不幸與邪惡。對有信仰者來說,善性乃自神性出,少年雖受難,卻不應忘掉沙灘上的腳印)。李安拍攝這個故事,雖不免帶有明顯的個人價值,但依然留有足夠空間,讓觀眾從不同角度思考,作出自己的抉擇。好的電影總是能帶動觀眾思考的。

        其實,《少年 Pi 的奇幻漂流》對於神性與人性的探討,並不特別艱深晦澀,故事當中雖有不少可供索隱解讀的地方,包括對白(少年偷喝聖水時神父說 “You must be thirsty”,其實語帶相關)、取名(老虎名字 Richard Parker 的含義)、視覺意象(吃人島的女體外型與樹上的殘留人齒等),但當中的訊息不算如何龐雜難解,何況即使觀眾完全不考慮(或不察覺)這些元素,也不影響他們思索故事的旨趣。本片的精奧之處正在於此——故事表面看起來不深,但真正值得探索的問題乃在故事以外,如何以通俗的故事引領觀眾思考,而又不失奇幻的娛樂性,著實不是易事。如果我們將本片內容高度濃縮,也許會覺得這其實那和時下流行的宗教小故事差別不大,覺得導演及原著作者賣弄狡獪小智,故意設局「誤導」觀眾,似有扭橋求巧之嫌,實質稍欠思辯深度,然而許多真正有啟發性的故事,未必都有長篇的思辯,打進心坎的力度反而更為重要,先求心靈的感動,理性自會滲進來詮釋自我的領會。若非李安功力深厚,將故事前半說得如此驚險百出而又順暢無礙,則最後那「故事選擇」是決不可能如此震撼的。白賴仁辛格(Bryan Singer)最著名的作品《非常嫌疑犯》(The Usual Suspects,1995)同樣沒有多少深度可言,結局教人如此難以忘懷,也就是這個道理而已。
        Pi: “Religion is a house with many rooms.”
        Writer: “But no room for doubt?”
        Pi: “Oh yes! On every floor. Doubt is useful, it keeps faith a living thing. After all, you cannot know the strength of your faith until it is tested.”

        這是本片中我最喜愛的對白。男主角在故事初段已說出這句話了,但要看完整部影片,才能真正感受到這句話的精彩之處。談人生,論信仰,研藝術,這句話也有它的道理在。李安的電影,全都有很值得咀嚼的佳句。
          以《阿凡達》(Avatar,2009)重登高峰的導演占士金馬倫(James Cameron)近年推動 3D 電影技術不遺餘力,但真正得到他佩服稱頌的 3D 電影,也就只有本片與及馬田史高西斯(Martin Scorsese)的《雨果的巴黎奇幻歷險》(Hugo,2011)而已。從來想像不到文藝派的李安可將 3D 技術發揮到這個層次。3D,絕對不是為求影像飛出銀幕的攝人效果,如何加強景深的層次,才是要點所在,為了成就最佳效果,3D 拍攝要求的剪接、燈光、色調等等都與一般電影大不相同,導演往往要從頭學起,要摸索掌握已然不易,遑論能融會一己創意,推陳出新。技術上的東西,我不懂分析,然而李安這次創造出來的奇幻影象,眼睛雪亮的觀眾必會讚口不絕。有人批評本片的電腦特效太過卡通化,又說一眼就看得出是在大水池拍的,無甚大海感覺之類的,顯然是受到太多電腦遊戲或大堆頭特效電影所荼毒,不識審美與創意為何物。這樣說也許太過武斷,但只需看黑風驟起貨船翻沉與風暴又至老虎將死兩段,看那湍流翻滾船身飄盪的凶險之勢、風雲變色人虎動容的造物之威,細節也許不及《阿凡達》中的外星森林繁雜豐富,但其令人坐立不安的動感,目定口呆的層次變化,顯然遠有過之。李安首部長片《推手》(Pushing Hands,1991)的主線故事全在一戶中產住宅中發展,空間不大,但他出色的場面調度,依然拍得毫不單調,連門窗柱樑都是戲;《少年 Pi 的奇幻漂流》近半篇幅都只在海中孤舟上發展,但變化同樣精彩,裡裡外外各個方位都運用上了,然而李安從不賣弄,其敘事技巧之爐火純青,往往使觀眾不覺其精雕細琢、不識其厲害之處,這可能是他在觀眾心目中的地位始終難及其他大師的原因吧。可是謙虛的李安,又怎會介懷在心?不知道默默耕耘,勇於創新的他,下次又會挑戰哪類型的作品呢?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