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2月24日 星期一

I'm Looking for Corny in My Life——《緣份精華遊》(The Holiday)

        聖誕夜,最是睇戲好時節。每位影迷心目中都有最喜歡的聖誕電影,我的選擇,自是卡普拉(Frank Capra)偉大的《風雲人物》(It's a Wonderful Life,1946),但若問一般觀眾,特別是八十後的女生,則幾乎沒有誰不喜歡《真的戀愛了》(Love Actually,dir: Richard Curtis,2003)的,可是我還未看過這部片,難怪我從未真的戀愛了。不久前,有位女生推薦我看另一部同樣甜蜜感人的聖誕電影,這雖然不是甚麼了不起的電影,但與故事中的兩對情侶分享先苦後甜的經歷,也是挺寫意挺舒心的事。雖然,這部電影最終也改變不到我的人生,沒有成為我感情世界的轉捩點,卻至少留下了一段先甜後苦的回憶,使我知道自己有多天真愚笨。這部戲,就是《緣份精華遊》(The Holiday,dir: Nancy Meyers,2006)︰

        胡雅曼(琦溫絲莉飾)深愛多年的男人,突然說即將和另一個女人結婚;沈愛莉(金美倫戴雅絲飾)發現同居男友對自己不忠,吵鬧過後卻醒悟到自己不懂愛人。兩位素未謀面的伊人,雖然相隔六千里,卻有著相同際遇。兩人互不相識,卻在網上結緣,並決心趁假期來一個大改變,交換居所渡過聖誕節。她們都希望轉轉地方,改改運。豈料緣份真的說到便到,胡雅曼認識了沈愛莉的工作拍檔米斯(積伯克),沈愛莉偶遇胡雅曼的弟弟沈格雷(祖迪羅)。可是緣份不代表幸福,兩對新朋友都各自遇上難關,到底快樂聖誕,能否延續成美滿人生?
這個世界,有些男人就是帥氣得你只能讚服,無法不俯首稱臣,連妒忌心都徹底輸掉了的……

        蘭茜美雅絲(Nancy Meyers)是個頗出色的荷里活女編劇與監製,後來兼任導演,幾部愛情小品《偷聽女人心》(What Women Want,2000)、《玩轉男人心》(Something's Gotta Give,2003)與《複雜關係》(It's Complicated,2009)成績都相當不俗。她這幾部戲都不是青春少艾、熱情如火的一套,雖是通俗愛情片,劇情對白都不算很睿智雋永,但對成年男女的愛情世界的觀察成熟,溫馨浪漫得來又不會過於甜膩,緣來緣去看得頗為豁達,合則來不合則去,就算寫失戀之苦,也不會呼天搶地,重要的是遇對的人做對的事。琦溫絲莉(Kate Winslet)癡戀不忠男人,以為默默守護、不問回報就是愛,但最終發現對方根本不愛自己,只當自己是個慰藉對象,才明白自己過去其實走的是死胡同,與另一邊廂只顧工作不懂維繫感情的金美倫戴雅絲(Cameron Diaz)同樣不識何謂真愛,結果她倆拋開包袱,願意嘗試各種可能,心道  “Anything Can Happen”,緣份自然會來。當然,她倆之後的經歷未免太過幸運巧合,祖迪羅(Jude Law)與積伯克(Jack Black)演的都是絕世好男人,但看聖誕愛情片,又何必強求寫實呢?白色聖誕,不就是寄願的日子嗎?

  如果金美侖戴雅絲真的喜歡看積葵大地(Jacques Tati)的電影,喜歡得會在家中掛上他的電影海報,我就更加喜歡她了……

        也許我是個太悲觀自卑的人,與我一起看這部戲的女生,都說為何我不對自己好一點。《緣份精華遊》不單講愛情,也想探討人如何才能重新出發,面對別人,不再自困。當故事到了中段,金美倫戴雅絲與祖迪羅相遇以後,重心似乎就落在兩人之上,談情說愛的時候多了,琦溫絲莉那一條線篇幅相對就少了點,但其實論意義之深刻,琦溫絲莉帶老編劇走出陰霾的一段其實更為精彩,助人即自助,不肯面對他人,只是心說積極,也是沒有半點正能量的。老戲骨依拉華萊治(Eli Wallach)當年是銀幕有名的西部牛仔,如今飾演這個昔日的金牌荷里活編劇,想不到竟是如此儒雅;蘭茜美雅絲拍戲苛刻見稱,經常重拍又重拍,但想來她對依拉華萊治也不必怎樣要求了吧?
        喜愛電影的朋友們,你試過像積伯克(Jack Black)般,和另一半在影碟店玩猜電影遊戲,分享看電影的心得嗎?當然,假如你的另一半能像戲中的琦溫絲莉般,愛看披史頓史特治(Preston Sturges)的經典《鞋邊蝶》(The Lady Eve,1941),我相信一定既浪漫又好玩了,不過那是電影中的情節,在現實世界中,只要有人願意和你一起看《緣份精華遊》,那也是難得的緣份了吧……
        女性觀眾喜歡看《緣份精華遊》,不難了解,但影迷看這部戲,一定也會感到有趣,因為戲中有許多直接談到今昔經典電影的片段,我不知道當年會進戲院看這部戲的觀眾會看出多少,但看得出的,一定會會心微笑。她當然也是不會知道我這重感受的,其實我根本不了解她,她也不太了解我。睇戲的那一晚,太奇怪了。當然,安然渡過了世界末日,踏入 2013 年,可能我就已能看淡了,但也可能還有更苦的變化,誰知道呢?正如依拉華萊治戲中所言,靜待下一個  “Meet Cute”  吧。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