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2月15日 星期六

當遺失愛情的男孩遇上等待愛情的女孩——《南方小羊牧場》

        奇怪,可惜,想來想去都不明白,為何侯季然導演的《南方小羊牧場》(When A Wolf Falls In Love With A Sheep,2012)在台灣和香港的票房成績竟然都如此令人所望。這肯定不是因為電影不好看,相反,這套青春愛情片拍得那麼可人,而且是由柯震東與簡嫚書這兩位有潛質也受歡迎的年輕演員擔綱,縱使不能大賣,也決不可能這樣教人大跌眼鏡。是檔期編排不當?宣傳策略有誤?無論如何,我都是不能理解的︰
        阿東(柯震東飾)是在南陽街影印店工作的年輕店員。平常的工作就是影印街上所有補習考卷。有一天,某一家補習班的考卷吸引了他的注意,因為考卷背面每天都有一則單格漫畫:「南方小羊牧場」。漫畫作者是一個迷糊愛幻想的補習班女助敎(簡嫚書飾)。她一心嚮往成為一個插畫家,卻只能窩在補習班內任職。於是,女孩把夢想託付在考卷背面,但學生們卻留意不到,毫無反應。直到某日,阿東在小羊旁邊畫了一隻大野狼,並寫上一些自以為幽默的胡言亂語,竟然意外地引起學生們的熱烈迴響,令整條補習街也捲入了這場大野狼與小綿羊的愛情追逐戰當中……究竟「影印男孩」與「補習女孩」的相遇,能否解開各自愛的危機?
        假如九把刀的《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You Are the Apple of My Eye,2011)令你從此愛上柯震東與陳妍希,我相信《南方小羊牧場》也必定會令你愛上柯震東與簡嫚書﹗一個人到底如何才能治癒情傷(本片所談的不單是愛情,也包括喪親之情甚至寵物之情)?一個人應怎樣才能擺脫過去的羈絆,學習成長,重新出發?愛情失意,可能是事業發展的契機;偶發的趣味,隨時能感動千萬萬人。捨得捨得,不捨那有得;青春真好,就是敢拋捨,但即使已滿臉鬍鬚歷盡滄桑,只要你願意像戲中人般不怕做夢,一起在天台放一隻紙飛機,耐心地由一數到一百,說不定你回過身來,就能遇上你命中的小羊。因此柯震東說︰「不要認為自己是個被拋棄的人而沮喪,在一個新的環境你永遠是值得被愛的那一個人!」簡嫚書也說:「很多時候,很多希望和愛,其實它真的一直默默的在那,只是沒被注意到而已。」侯季然這部戲雖然拍得較為跳脫卡通,不時以定格跳接與穿插動畫等惹趣手法逗人開心,卻在輕鬆歡樂之間將一段段生死離別愛情分合說得有條不紊,老中青三代人都寫進去了,竟然沒有貪多務得或流於浮俗之弊,連郭書瑤這類不以演技見稱的藝人,都演得恰到好處,實在難得。這不是說《南方小羊牧場》就是甚麼一流傑作,但以一部青春愛情片來說真的是很不錯的,是我們這個年代的電影界缺乏的心靈雞湯小品,何況片中各人純真活潑的表現,也絕對比《那些年》更加清新真實,如果你錯過首輪電影的檔期,不妨買影碟回家欣賞吧﹗
        其實我也不是要熱捧《南方小羊牧場》,但這部戲確實是值得珍視,得到它應有的關注的。今天的香港,這類寫年青人世界的「成長」故事,敢談理想、純真自然的,已是愈來愈少見。只怪我們都太功利現實,屈服於權勢,連看電視看電影都不再求美善與品味了。《南方小羊牧場》的故事發生在台北南陽街,那是全台北補習班最密集的地方,而且由於許多學生愛在放學後直接到此吃晚餐,故此餐飲食店也頗為蓬勃,導演選擇拍南陽街,既是出於當年在此補習的見聞與想像,也是想為此地留個光影紀錄,「如果五十年後沒有南陽街了……」,沒有導演這一關切之問,南陽街也不能在銀幕展現它熱鬧可愛的一面。假如今天想在香港挑一處年青人聚集生活尋理想的街道拍成電影,一時間我真想不到答案。旺角街頭?公民廣場?其實重要的不是地方,而是人吧。只要有理想的青年,哪兒都可是電影。
        這是我在 11 月 16 日看的電影。當晚我約了幾位朋友一起觀賞這部電影,看得開心聚得開心,翌日我就在社交網站說「最近兩三個月的『新』生活(其實也沒怎麼改變吧),使我不得不面對自己某些不願面對的事實,今晚看這部電影,剛好」,現在剛好過了一個月了。想不到在這短短一個月,我就又經歷了一段難以自拔的故事,從莫名其妙的開始到現在何必當初的困局,真的不足一個月,結束之快,發展之怪,使我完全不知道怎樣應對。喜歡了一個人三年,然後用了三個月時間讓自己沉澱;這次可能由始到終都是錯誤,我是應勉為其難嘗試在泥漿中尋答案,還是及早抽身並視之為教訓呢?《南方小羊牧場》當然沒有答案。電影只是藉以啟發思考,答案,仍是要自己尋找的吧。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