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2月6日 星期四

2012 年 9 月觀影小記


        轉眼間到了十二月,上學期終於過了大半,學校不少大型活動都已完成或暫告一段落,可以稍事喘息。回想剛開學的九月,到底發生過甚麼事,記憶竟然已頗為模糊。也許人長大了,心境漸變得不易波動,而且就個人而言,一切都還是老樣子,家庭、事業、朋友、愛情,在這幾個月都沒有甚麼大變化。何況,今年香港政事昏亂,民怨沸騰,荒謬的謊言層出不窮,卑鄙的手段教人髮指,活在此時此地,若非漠不關心的,個人的悲喜榮辱,也就顯得不那麼重要吧?

        記憶中九月的工作量不算極多,但我竟然只看了七部戲。其中幾部還是斷斷續續才看完的。雖說一切都沒有大變化,最近幾個月我確是活得不算快活。踏入廿八歲,才強烈地感到自己不能再像以往般渾渾噩噩過活,要有更具體的人生目標,有更實在的儲蓄計劃,可是惰性難移,想做又不肯做,結果時刻都像明知欠交功課會被懲罰卻又始終不願做的小學生般,比以往更加無所事事死氣沉沉。昏悶得連電影都不想看,看了也提不起勁寫。假如這個網誌因為談電影而有一丁點價值的話,不再寫電影,很快就連一丁點價值都消失了。無論是現實世界還是虛擬世界,這種存在感的危機正一步步侵蝕著我。我真是個自私自我卻又很倚賴他人以維持自我的爛人。
        還是談談電影吧。九月只看了一部新片,就是史泰龍(Sylvester Stallone)編劇與領軍的有火之作《轟天猛將 2》。當時我已很想談談這部戲的了,但一直擱筆,最後更是不了了之;現在沒有當時的感觸,只能略寫幾句,寫不出整篇文章了。其實當時讀到月巴氏在【am730】寫的〈當擇善固執 需要肌肉時〉,我就更覺得自己不必寫了,我想寫的,月巴氏都已經寫出來了。月巴氏的專欄爽直麻甩、愛恨分明、好用口語,都與我的行文風格大為不同,然而他的專欄所關注的人事、堅持的價值,以至字裡行間的世俗思想、男人情懷,倒又大有契合之處。後來我在 Facebook 加了他為「朋友」,雖然只限於偶爾互 like 的層次,談不上有何交情,但多讀他的文字,對他漸漸也有點認識了。這當然是題外話,但看電影可交友,決非虛言,也許我與正在讀這段文字的你,將來也有機會在戲院相遇呢。

        關於《轟天猛將 2》,我現在想說的已不多,說實話這部戲拍得不過爾爾,在八十年代,隨便找一部二三流動作片都可能更好看,然而史泰龍等人在片中戮力守衛的打不死硬漢子精神,今天竟已是難得一見,是以即使影片內容與技法都平平無奇,看著總是教人振奮的。只需看片末的機場大鎗戰,布斯韋利士(Bruce Willis)與阿諾舒華辛力加(Arnold Schwarzenegger)亂鎗狂轟的氣勢,決不是今天那些臉容蒼白的吸血鬼男星或以電腦特效畫出來的超級英雄能夠媲美的,而他們許多或互諷或自嘲的對白,沒有人所景仰的江湖地位,沒有流行一時的經典作品,沒有不畏訕笑的廣闊胸襟,也是不可能說得如此粗獷自然,又能引人莞爾的。當然,假如稍為年輕的觀眾,就未必懂得其過癮之處了,我甚至見過有觀眾因為聽見戲中的仿「獨行俠」配樂,就以為那位神出鬼沒的獨狼是奇連伊士活(Clint Eastwood),不過我相信這觀眾是連奇連伊士活是誰也不認識的,只是知道從前曾有一位叫「獨行俠」的電影角色而已。其實,即使不熟電影,只要看過李小龍自導自演的《猛龍過江》(1972)的,都會記得這獨狼就是戲中與李小龍在羅馬鬥獸場決鬥的前世界空手道大賽冠軍羅禮士(Chuck Norris)吧﹗儘管羅禮士早已非一線明星,但若不認識他們,看《轟天猛將》時自必會少了許多樂趣。知道龍格爾(Dolph Lundgren)真的讀過化學工程的觀眾大抵不多,看不出那個地洞爆破的笑點不奇怪;能在大銀幕再見尚格雲頓(Jean-Claude Van Damme)起飛腿而不感動的,肯定不是正宗動作片迷吧?
《後窗》選段,請細看其大膽的佈景

        九月是「大佈景師陳其銳、陳景森父子相輝展」進行得如火如荼的時候,可惜我只在生日當天看了《後窗》。當年喜劇演員伊秋水辭世,華南影劇界為他的遺屬籌措生活費,發起全港伶、星合作義拍的善舉,為安排一個能同時容下數十位明星的故事與場景,編導們決定改編希治閣(Alfred Hitchcock)同名傑作(Rear Window,1954),僅六個月就拍成這部《後窗》。雖然故事大綱、佈局以至佈景設計皆取自希翁原作,但粵語片《後窗》淡化了希翁對偷窺行為的道德詰問,故事也不再悲觀,反而加插了數段妙趣橫生的本土小故事,有人唱大戲,有人唱粵曲還有人求神問卜,非常生鬼有趣,可視為當年市民生活風貌的一個紀錄。陳氏父子與梁海山在華達片場戶外範圍搭建起幾可亂真的三層公寓,走廊、樓梯以至室內間格一應俱全,導演只需用一個遠鏡便可將數十位伶星於各道門戶中的生活小節包攬盡現,規模之大、野心之高皆為粵語片史上罕見。當日映後黃仁逵專程來到擔任嘉賓講者分享他對影片的看法,也頗開觀眾眼界。

        至於留在家看的,竟全數都是古裝華語片。胡金銓的早期作品《大醉俠》已現大師風範,杜琪峰的電影首作《寒山碧水奪命金》也是部不差的作品,兩人在一開始已展現出不甘平凡的創意與毅力,勢要煉成別樹一幟個人風格,即使兩部影片在故事都各有不足之處,但細觀其構圖,靜賞其意境,真是沒一場戲不教人佩服的。又例如程小東的《生死決》,故事更差,但動作場面凌厲狠猛,最後劉松仁與徐少強濺血斷肢的慘烈大戰,影評人蒲鋒就認為是「武俠片中最富力道的一場決戰」。在那個年代,西方的肌肉型動作片與香港的武俠片都到了新高峰,不過那都早已隨風而逝了。今天劉松仁主演的《名媛望族》(據說他有份監製,可修改劇本),則又是一部典型的無線式大家族恩怨劇,毫無新意,幾個女人為一個男人爭風吃醋、哭哭啼啼,與同期另一套同樣描述如何服侍主人,整日吵吵鬧鬧的奴才劇《太大監》可謂互相輝映,故事之空洞無聊,真與八十年代的影視作品相距甚遠。沒有其他有實力的電視台競爭,又怎會有進步?拍清裝宮廷戲,還請參考李翰祥的名作吧。雖然我不認為《火燒圓明園》與《垂簾聽政》是真正第一流的經典,在紫禁城實地拍攝,李翰祥向來精雕細琢的奢華佈景使不出來,他厲害的推軌鏡頭也難以派上用場,而他處理實景與戰爭場面又明顯稍弱,故此兩片看起來就不如其在六七十年代的作品,然而他在掌控歷史虛實與營造戲劇衝突的能力依然非常優秀,難怪至今仍是華語宮廷劇的楷模。香港還有可能拍得出這個水平的劇集嗎?我相信有希望的,但絕對不可能是目前的兩個電視台能做到的了。


葉振棠主唱的《生死決》主題曲﹗
 
9 月觀影小結(* 為重看,# 為短片)

首輪影片

15/9《轟天猛將 2》(The Expendables 2,dir: Simon West,2012)


1/9  《後窗》(Backyard Adventures,dir: 陳皮、珠璣,1955)

影碟/網上資源


1/9  《大醉俠》(Come Drink With Me,dir: 胡金銓,1966) 
17/9《火燒圓明園》(The Burning of Imperial Palace,dir: 李翰祥,1983) 
18/9《垂簾聽政》(Reign Behind a Curtain,dir: 李翰祥,1983) 
22/9《寒山碧水奪命金》(The Enigmatic Case,dir: 杜琪峰,1980) 
22/9《生死決》(Duel to the Death,dir: 程小東,1983)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